<
    “我和爹去镇上时,曾经见过,很简单的,以娘和大姐的针线手艺,缝制起来会很快,只是……”说到这停顿了一下,在一家人期待的眼光中,又接着说道:“这缝制香囊的布料也必须是上好的,我们家暂时是买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,顾英高兴了一天的心凉了一大半,焦急的问。

    “大姐不用着急,我已经想好了,左右我们也不知道香囊能卖多少银子,等晒干了一些花儿后,我们先拿去镇上卖一些,试探一下价格,然后再想布料的事。”

    顾英还是不放心,又迫不及待的问:“这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能行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肯定点头,安慰她:“大姐,你放心吧,我识字多,知道的事儿也多,听我的准没错。”

    别说清水村,就是附近几个村里的人,也没有几个识字的,所以人们对于识字的人,那是信服的很。顾英闻言,又欢喜起来:“那我们明天去山上多摘一些,就算是卖不了大价钱,能挣些铜板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所有人应声,想到很快就能挣到钱了,高兴的不行。

    张氏心里也欢喜,从袖带里掏出了十个铜板递给顾英:“这是娘今天挣的,你看看家里缺什么,拿着去买,别省着,娘明天又能挣回十个铜板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顾英颤着手接过。唯恐这十个铜板会飞了一样,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。

    顾雅箬看了看张氏通红的手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一连几日,兄妹几人摘了不少的花儿,院子里眼看就要晒不下了,村里的人从篱笆墙外看到,纷纷的摇头叹息,这顾南家的几个儿女,平日里看着也是懂事的,怎么这顾南倒下了,一个个的就不着四六了呢,不知道赶紧上山去挖点野菜,想法填饱肚子,反而摘了这些没用的花儿,还摆的家里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日,头几天摘下的花儿渐渐的晒干了,顾雅箬小心的收在了竹筐里,一层层的摆好,直到摆满了一竹筐后,才对顾灼道:“大哥,明日你和我去镇上吧。”

    顾灼点头:“好,明早和娘一起去,路上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第二日早上,顾雅箬还在睡梦中,被张氏的敲门声惊醒:“箬儿,起来了,再不起来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睁开眼,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天色,起床穿好衣服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氏等在门口,看她出来,嘱咐她:“早上天凉,你多穿一些,早饭咱们就不在家里吃了,一人一个窝头,咱们路上边走边吃。”

    顾灼也已收拾妥当。

    张氏小声嘱咐顾英照看好家里以后,娘仨出了门。

    张氏和顾雅箬空着手,顾灼背着竹筐。

    三人走了一段路后,天还是黑漆漆的,顾雅箬穿越过来的这具身体大伤刚愈,走了这段路后,便有些气喘吁吁了。

    张氏听到她粗重的喘息声以后,有些心疼,吩咐顾灼:“灼儿,从秀丽村走。”

    顾灼默不作声的拐了个弯,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张氏又对顾雅箬道:“箬儿,来,娘背你走一段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脚步顿了顿,眼中闪过讶异。

    黑夜里,张氏看不到她的神色,见她没有动静,蹲下身体,又催促了一遍:“来,娘背你。”

    那股异样的情绪再次冲上顾雅箬的心头,她抿着嘴唇,看着眼前弯着的身体,声音不自觉的柔了很多:“娘,我不累,我们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张氏还要坚持,顾雅箬已经上前,扶她站好,搀着她的胳膊,带着笑意的说:“我拽着娘的胳膊就好,这样也省劲不少。”

    见她执意不肯,张氏只好点头。

    三人走到秀丽村村口,一辆牛车正停在那里,上面已经坐满了人,赶车的老汉扬着牛鞭,正要赶着牛车走,张氏赶紧领着顾雅箬走到牛车前,笑着对赶车的老汉说:“张大爷,我这闺女想要去镇上,您看能不能坐您这牛车?”

    老汉看顾雅箬不过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,挤一挤还是能坐下的,点头,道:“别人都是三个铜板,你这孩子小,就给两个吧。”

    张氏从袖带里摸索了半天,才摸出两个铜板,递给了老汉,对顾雅箬道:“箬儿,快上牛车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站着没动:“娘,您和大哥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腿脚快,在后面跟着,等牛车到了镇上,我们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跟着你们一块走吧,能省一个铜板是一个铜板。我的身体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张氏刚要说话,牛车上的一名妇人不愿意了:“我说你们,到底走不走,我们还等着去镇上卖东西补贴家用呢,去晚了,占不到好位置,可就卖不到好价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马上就走。”

    张氏陪着笑脸,回了一句,又催促顾雅箬:“箬儿,听话,别让大家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哥的竹筐给我吧,这样也能轻省一些。”

    赶车的老汉一听,看了眼顾灼背上的竹筐,慢悠悠道:“那样的话,可就要三文钱了。”

    张氏吓得急忙摆手:“不用,不用,我们娘俩轮流背着,只让这孩子上牛车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,催促顾雅箬:“快点上去呀,箬儿。”

    想着自己现在这副不中用的身体,顾雅箬抿了抿嘴唇,坐在了牛车的一角上。

    老汉扬起牛鞭,牛车缓缓的走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氏紧走了几步,对老汉道:“张大爷,您到了镇门口,就让我女儿下车,让她站在那里等我们,千万不要乱跑,我们随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老汉应下。

    张氏又对着牛车上的妇人们陪着笑脸说道:“我这女儿年纪小,麻烦各位路上给照顾下,我这先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那些淳朴的乡下人热心肠的应下。

    张氏又赶紧道了谢。

    一开始,张氏和顾灼还能紧跟在牛车后面,渐渐的两人越落越远。

    顾雅箬看着两人渐渐变小的身形,心中竟然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上一世她没有家人,从来没有感受过家人的温暖,这一世全都有了,而且还是对她极好的一家人,虽然清贫了些,可有她在,日子很快就会好起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