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牛车晃悠了一个多时辰后,终于到了镇门口,老汉让所有人下了马车。妇人们三三两两的结伴去了镇里,顾雅箬留在原处,等着张氏和顾灼。

    又过了约莫半个时辰,张氏和顾灼两人才脚步匆匆而来,看到顾雅箬老老实实的站在镇门口等着,张氏松了一口气,擦了一下脸上的汗珠后,走到她面前,问:“箬儿,饿了吗?娘这里还有一文钱,可以给你买个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被顾雅箬打断:“娘,路上我已经将那个窝头吃完了,我不饿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娘就去主家了,你和你大哥去卖花,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,娘尽管去忙,不用担心我们。”

    张氏应声,急匆匆的朝着镇里走,走了几步,想起来什么,又转头走回来:“箬儿,要是……这些花儿卖不出去,你也不用着急,娘已经在打听了,等有了活计,立刻让你大哥来上工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乖巧的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张氏放心的朝着镇里走去。

    顾灼也擦干了脸上的汗珠后,问:“二妹,我们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先进镇里看看。大哥累了吧,将竹筐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顾灼摇头:“我不累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知道他的脾气,顾雅箬也没有坚持,兄妹两人走进镇内,漫无目的的走着。

    顾雅箬边走边四处打量,顾灼紧跟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来到一处胭脂水粉店前,顾雅箬停住了脚步:“大哥,你在门外等一会儿,我进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顾灼应声。

    顾雅箬走进店内。

    店门刚开不久,伙计们打扫干净了以后,刚站立在柜门以后,看到有人进门,下意识热情的招呼:“您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出口,看清是个衣衫破旧的小女孩,后面的话咽了回去,变了态度,冷淡的问:“你要买什么?”

    顾雅箬飞速的扫视了一圈店里,笑着问:“不知道你们这店里收不收香囊?”

    店里经常来卖香囊的,伙计已经见怪不怪了,闻言仔细的看了她几眼,看她的穿着打扮也知道不会有好的香囊,顶多是卖个几文钱的那种,有些不耐烦的回道:“我们店里只收用料上等的香囊,你一个乡下的小丫头,有吗?”

    顾雅箬也不恼,笑着说:“好的香囊我没有,不过我采集了一些制香囊的花儿,已经晾晒干了,不知道你们这里收不收。”

    一大早还没有进客人,却来了一个卖干花的,伙计的火气不打一处来,看也没看顾雅箬说的干花,冷着脸挥手驱赶:“去去去,我们这里不收,赶紧走!”

    顾雅箬也不恼,依旧笑着问:“真的不收吗?我那可是上等的干花。”

    赶不走,伙计更加的恼了,从柜台后出来,挥手再次驱赶她:“出去,出去,再不出去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顾灼在门外听到动静,立刻走了进来,挡在顾雅箬面前,“别碰我妹妹!”

    伙计立刻火冒三丈:“哟呵,臭小子,想找打?”

    顾雅箬深深看了伙计一眼,对顾灼道:“大哥,我们走!”

    两人走出脂粉店。

    伙计在后面啐了一口唾沫:“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,竟然来我们这样的店里卖东西,瞎了你们的狗眼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回头,看了眼“留香阁”三个大字后,嘴角微撇,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后,继续朝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顾灼默不吭声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又问了几处小的胭脂水粉店,都说不收。

    顾灼没了底气,几次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顾雅箬倒是丝毫不在意,继续边走边看,来到一家比较气派的绣坊前,停住脚步,依旧嘱咐顾灼:“大哥,你在外面等我,我进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连续几家都碰壁,顾灼已经心虚了,闻言拉住她的衣襟,抬头看了看眼前的绣坊,咽了下口水:“小、小妹,我、我们还、还是去别处看看吧,这绣坊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被顾雅箬打断:“大哥,我们晾晒的这些花儿,绝对是一等一的,去了小店,卖不上价钱就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,可是这是绣坊,能收我们的花吗?”

    “我去问问,能收最好,不能收我们也不损失什么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说完,走进绣坊内。

    顾灼没有拦住,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头。此时也只能睁大了眼睛看着她,想着要是再被人赶出来,自己好去保护她。

    绣坊里的人很多,大多数都是来卖绣活的。顾雅箬进去后,看着柜台上除了摆放着绣活,还有不少的香囊,眼睛一亮,也不着急了,等在了一旁,看着那些过来卖绣活的人和掌柜的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卖绣活的人都走了,顾雅箬才走到掌柜的面前,脆生生的问:“掌柜的,你们这里收香囊吗?”

    掌柜的抬眼看来,见面前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,穿着虽然破旧,但浑身干干净净,整整齐齐的,立时有了好感,笑着问:“你要卖香囊?”

    顾雅箬摇,丝毫没有怯意的回道:“我不卖香囊,我卖制作香囊的花儿。那是我们一家人精心采摘,晾晒好的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先是一愣,随即明白过来,看这小姑娘的穿着打扮,便知时穷苦人家里的孩子,应该是家里买不起做香囊的布料,这才改为卖花的。正好天气渐热,香囊的需求量大了,她们店里刚接了一批制作香囊的活计,正发愁干花的来源呢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脸上的笑意更深:“小姑娘,能不能让我先看看你们晾晒的花儿?”

    “我大哥在外面背着呢,能让他进来吗?”

    听她有礼的对答,掌柜的不由的仔细打量了她几眼,一般的女孩子,听到了这样的好消息,早就一溜烟跑出去将人喊进来了,哪像这个小姑娘一样,先出声询问。遂笑着点头:“让你大哥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高兴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还没见顾雅箬出去,顾灼早就急得团团转了,看到她出来,眼睛在她身上快速的看了一圈,见没有被人推搡的痕迹,松了一口气,刚要开口说话,顾雅箬已然笑着对他招手:“大哥,快进来,掌柜的想看看我们的花。”

    顾灼有些不相信,微愣了一下后,才迈着迟疑的步子走到她面前:“二、二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先进来,别让掌柜的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说着转身往里走,顾灼只好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进了店内,看到掌柜的穿着,在看看店内摆设的那些精致的绣品,露出了怯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