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掌柜的也在打量着顾灼,见他局促不安,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的样子,心中不解,按理说能教养出顾雅箬这样不卑不亢的女儿,儿子也不会差了呀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将竹筐放下,让掌柜的看看我们的晾晒的花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的声音响起,打断了掌柜的思绪。

    掌柜的回神。

    顾灼已经将竹筐从背上卸下来,将上面遮盖的东西拿开,屋中顿时充满了淡淡的香味,沁人心脾,舒爽至极。

    掌柜的目露惊喜,从柜台后出来,径直走到竹篓前,看到完好无损的花儿整整齐齐的躺在竹篓内,不由得出声赞叹:“好完整的人花儿,你们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我们是我们挣钱的方法,可不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观察她神色,知道她对于自己晾晒的花儿非常满意,暗暗松了一口气,故意调皮的回答她的话。

    听她机智调皮的回答,掌柜的对她是越发的欢喜,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几分,笑着说:“这些花我都收下了,你们打算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顾灼猛然抬头,不敢置信的看着掌柜的。

    顾雅箬却笑着道:“我们是第一次来镇上卖这些花儿,不知道是什么价格,掌柜的给个价吧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点头:“一般的时候,我们店里收干花是二十文钱一斤,但你们这些花儿晾晒的好,基本都是完整的,我略给你们高一些,二十五文如何?”

    “就听掌柜的,二十五文,不过我们家里还有不少这样的干花,不知道你们还收不收?”

    掌柜的眼睛一亮,急声询问:“还有多少?”

    顾雅箬伸手比划了一下,略带些小得意的说:“满满的一院子,都晒了多半干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那自己制作香囊的花儿就不用愁了,这个念头刚在脑中闪过,掌柜的立即开口说道:“这样吧,小姑娘,咱们打个商议,不管你们有多少花儿,全卖给我可好,我可以给你预付一些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顾雅箬略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掌柜的脸上的笑容有些凝固: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连忙摆手:“掌柜的是个实在人,能找到你这样的大买主,我们求之不得,可是我们除了家里的那些,每天还会去山上采摘,我怕您全部买不下。您也知道,像我们这样的穷苦人家,好不容易找到这样挣钱的方法,自然是想多卖一些钱的,要是砸到了手里,我们哭都找不到地方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,掌柜的脸色缓和回来,笑着说:“小姑娘,你可知道我这绣坊是咱们清水镇是最大的,我若是买不下你们全部花儿,那就没人能买的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顾雅箬眼睛发亮,紧盯着掌柜的,惊喜的问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

    掌柜的语气笃定。

    顾雅箬也不含糊,立刻承诺:“那就全卖给掌柜的!”

    说完,顿了下后又说道:“预付银子就不必了,我们相信掌柜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的掌柜的心里十分的熨帖,当即招呼伙计:“将这些花儿拿去后院过秤。”

    伙计应声,过来小心的提起竹筐就要往后院走。

    顾雅箬又说道:“里面的花儿我都是按层序排的,如果倒出来恐怕会损坏花儿,这竹篓就暂时放你们这吧,等下次来送货时我们再换走,至于重量,你们找一个差不多大小的竹篓替代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听她说的这样周详,掌柜的更加对她刮目相看,吩咐伙计:“就按这个小姑娘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伙计应声,提着竹筐去了后院。不大一会儿空着手回来禀报:“掌柜的,总共是十四斤八两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落,顾雅箬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掌柜的点了点头,拿过算盘算好帐,递到顾雅箬面前:“小姑娘你看,总共是三百七十文钱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扫了算盘一眼,没有接这个话茬,而是笑着对她说道:“掌柜的,我有一个绝技,想要给您表演一下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这次是真愣了,不知她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,不过,做了这么多年的掌柜的,即使心中再如何的惊讶,也很快镇静了下来,嘴角带笑的将算盘放回了柜台上,开玩笑的问:“小姑娘,不知道看你这绝技表演,收钱吗?”

    顾雅箬也笑着回道:“给别人看是不收钱的,至于掌柜的吗?要想给钱,我也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接着道:“我这绝技,需要在后院展示,不知道掌柜的可否介意我去后院。”

    听她提及后院,掌柜的眼中一道幽光闪过,快的让人捕捉不到,不动声色的又打量了顾雅箬几眼,笑着点头:“好,我倒要看看,你这小姑娘有什么绝技?”

    说完,对伙计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伙计领会,头前带路,领着几人来到后院。

    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,有没有绝技顾灼还不知道,听完顾雅箬的话后,心中已然着急的起了火,想要阻止,却插不上话,现在看众人去后院,在后面急得剁了几下角后,匆匆跟上,想着要是二妹要是一会儿出丑的话,就将责任烂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比起前面的整齐,后院稍乱一些,盛着干花的竹篓放在院子一侧,顾雅箬扫过一眼后,看没有动过的痕迹,歪着头面带笑意的对掌柜的说:“掌柜的,我的绝技是不管任何东西,只要在我手中一过,我便知道它的重量。”

    一个三十多岁,穿着比店里伙计要体面一些的中年人走过来,正好听到她说的话,脚下踉跄了一下,急忙稳住心神,上前来恭敬的对掌柜的说:“掌柜的,这位是……?”

    进了后院,掌柜的眼睛时刻在顾雅箬的身上打转,见她看过竹篓后,才说出了自己的绝技,眼睛微眯了一下,再注意到中年男人的神态,一个念头在脑中闪过,随即又很快否认了,管事的是自己的一个远房亲戚,自打自己十多年前来镇上开绣坊,就帮着自己打理这绣坊后院,从来没有出过差错,应该不会做那样的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