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掌柜的心里这样想着,脸上却带着和煦的笑容道:“小姑娘,你这绝技我可真的是闻所未闻过,既如此,你当面展示一下,也好让我们开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毫无怯意,也笑着回道:“掌柜的,可任意指定我能提起的东西,看看我是否有偏差?”

    掌柜的笑着点头,随意的指着管事的身后的一辆牛车上,刚买来的一筐青菜,“这筐青菜的分量不算重,小姑娘可以估算一下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二妹!”

    顾灼忍不住出声喊她,大步走到她身边,一脸担忧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帮我将青菜拿下来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道。

    顾灼抿唇,犹豫着没动。

    掌柜的看在眼里,眉头微动。

    管事的却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,心里暗忖,看来这小姑娘是忽悠人而已,否则的话,她的大哥不会这么犹豫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,快点,我们一会儿还要去买家用的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催促。

    顾灼暗暗咬了咬牙,伸手将青菜提了下来,放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顾雅箬伸出双手,勉强提离了地面,微微掂了一下,轻轻放在地上,偏着头核算了一下,笃定的对掌柜的说:“这筐青菜是二十六斤,掌柜的如果不信,可让伙计称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落,管事的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,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,死死的盯着她。这筐青菜确实是二十六斤,但是采购清单上他却写的是三十斤,不但是青菜,就是别的采买他也是虚报了重量,为的是从中捞些油水,这要是让伙计称重了,那他的所作所为就露馅了,那这份工也就保不住了,当即反应过来,呵斥顾雅箬:“那里跑来的乡下野丫头,竟敢在我们掌柜的面前耍这小伎俩,故弄玄虚,真不知天高地厚,还不快滚出去!”

    顾雅箬嘴角勾起,露出嘲弄的微笑。

    管事的看在眼里,更加的火大,刚要开口再呵斥,掌柜的声音响起:“吴管事,这小姑娘是不是故弄玄虚,让伙计称下重量就好,你又何必有如此大的火气?”

    管事的心中一惊,意识到自己反应有些过激了,立刻换了笑脸:“掌柜的,我长这么大,还没有见过有人能精确的估算重量的,更何况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乡下野丫头,你不要被她蒙骗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已然收敛了笑容,绷起了小脸,不紧不慢的走了几步,来到管事的面前,抬头,扫视了他冒出虚汗的额头一眼,语气有些咄咄逼人:“管事的,我有爹娘,还有哥哥姐姐,弟弟妹妹,你却一再的喊我乡下野丫头,不知是何意?”

    没料到她会有这么大胆,竟然敢质问自己,管事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愣愣的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掌柜的还是头一次看到管事的被一个小丫头问的哑口无言,觉得好笑,也不帮腔,站在一边看热闹。

    顾雅箬问完以后,站在原地,等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管事的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居高临下的指着顾雅箬,手指头都要戳到她的鼻子尖了:“你,你,你个野……”

    顾雅箬的眼睛眯起,周身的气势攸然一冷,说出的话语让管事的莫名感觉心头发冷:“管事的,慎言,虽然我是乡下人不错,但不是野丫头,也不是可以任人任意辱骂的。”

    管事的被她的气势震慑住,剩下的话噎回了肚子中。

    顾雅箬转身,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:“掌柜的,您能做成这么大的绣坊,定然是有非比寻常的心府,相必早已经看穿了我的小手段,明白了我的小心思,您若是还想买我们的干花,请重新给我们称一下重量,该是多少是多少,多了我们一个铜板不要,少了我们不卖了。”

    眼光在管事苍白的脸上扫过,落在了顾雅箬紧绷的小脸上,掌柜的挥手:“将背篓里的干花重新称一下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伙计应声,走过来两人,合力称好了重量,回来恭敬的禀报:“掌柜的,总共是十六斤八两。”

    整整少了二斤,怪不得这个小姑娘不愿意,要知道五十文钱乡下人省吃俭用的们可以过一个月呢。

    管事的额头上的冷汗冒的更凶了,掌柜的没有理会他,吩咐伙计:“再将那筐青菜称一下。”

    伙计称好,再次过来禀报:“掌柜的,这筐青菜是二十六斤。”

    这次伙计的话落,后院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齐齐看向管事的,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平日里憨厚老实的他,竟然会做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掌柜的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:“十六斤八两,二十五文钱一斤,总共是四百二十文钱,小姑娘,这账目可对?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,“一文不多,一文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你们兄妹两个随我去前面,我将铜板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掌柜的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回身回了前面,伙计们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顾雅箬招呼愣成木头人的顾灼:“大哥,走吧!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

    顾灼愣愣的应了一声,机械的跟着顾雅箬来到前面,心里还在发懵,二妹有这样的绝技,他怎么不知道。

    命伙计数出四百二十文钱,亲自用绳子串好,递给顾雅箬,掌柜的面色如常的笑着嘱咐:“小姑娘,别忘了我们说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自然的伸手接过铜板,交给身边的顾灼,似忘了刚才的话一般,笑着应下:“那是自然,要知道整个清水镇再也没有你这么大的买主了。我若是忘了,就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一阵大笑,亲自送两人到了门口,看着他们走远,才收敛了笑容,转身一言不发的回了后院。

    走出去很远,直到感觉不到掌柜的眼光了,顾雅箬才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顾灼并排走在她身侧,一直紧紧的捂着鼓鼓的胸前,眼睛不停的四处查看,一副怕人过来抢钱的模样。

    见他的样子,顾雅箬失笑:“大哥,你这是唯恐别人不知道你的怀里藏着铜板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