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她的话落,顾灼惊吓的睁大了双眼,恨不得上前来捂住她的嘴巴,“二妹,你小点声,别让人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神情也戒备起来。

    他这副样子,反倒惹得过路的人纷纷看过来。

    顾灼更加的紧张了,想也不想的,仿佛跟人有仇似的,一一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顾雅箬笑得直不起腰来了。

    顾灼已然急得脑门上出了汗,听见笑声,转过头来也瞪了她一眼:“你还笑,要不是你大声嚷嚷,那里会有人注意我们?”

    这个大哥太可爱了,顾雅箬实在是控制不住,笑得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顾灼急得没有了办法,急声诱哄:“你别笑了,等会儿到了前面,大哥给你买糖人吃。”

    见他脑门上的汗急得都滴落下来了,顾雅箬终于停住了笑声,忍着笑意点头。

    顾灼终于松了一口气,又恢复了刚才戒备的神情,眼睛不停的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摇头,左右看了看,看到前面有一家米粮店,抬脚朝着店内走去。

    顾灼紧跟在她身侧。

    掌柜的看到两人进来,询问:“两位,要买些什么?”

    顾雅箬在店内看了一圈,指着上好的米面问:“这些怎么卖?”

    见她直指上好的米面,掌柜的有些意外,看两人的穿着,不像是吃的起这些的人,不过还是回道:“上好的米是十五文一斤,细面是二十文钱一斤。”

    进了店内,顾灼的神情也没有松懈下来,并没有注意顾雅箬看了些什么,直到二十文钱入耳,才回神,看到她站在上好的米面前,立刻慌了,急忙阻止:“二妹,我们不买那些,买些寻常的米面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要不是自己的爹受伤了,以他们目前的条件,买些次等的米足够了,至于面,是想都不想的。

    “十斤上好的米,五斤细面,麻烦掌柜的给便宜一些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仿如没有听到他说的话,直接对着掌柜的说。

    顾灼更加的着急了,冲口而出道:“二妹,我们没有钱买这么好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怀里是什么?”

    顾灼下意识的更加捂紧了胸前:“我、我、我……这、这……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询问掌柜的:“您看,能给我们便宜多少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眼光扫过顾灼。

    掌柜的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,也看了顾灼几眼,思量了一下,道:“你们这些总共是二百五十文钱,确实不能便宜了,但我可以多给你们二斤糙面。”

    糙面是五文钱一斤,二斤就是十文钱,掌柜的话落,顾雅箬立刻讨价还价道:“这样吧,掌柜的好人做到底,糙面我们不要了,您多给一斤白米吧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摆手:“这可不行,我亏得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七口人,这些米面也只能吃半个月左右,到时我们还会过来您的店里,掌柜的少赚一些,拉个回头客,我们来的次数多了,您不也有赚头吗?”

    掌柜的还是摇头:“话是这样说,谁知道你们以后还会不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顾灼早已经急得不行了,闻言急忙道:“二妹,既然掌柜的不愿便宜,我们还是买些糙米吧,这白米和白面也太贵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他这是劝阻的话,没想到掌柜的却听出了别的意思,心思很快打了几个转。

    顾雅箬心中暗道了一声顾灼这句话说的是恰到好处,面上却什么也不显的又问了一遍:“掌柜的,真的不可以便宜吗?”

    刚才态度那么坚决,掌柜的现在也不好直接改口,假装犹豫了一会儿,才咬着牙,一副赔钱的模样问:“你们以后真的常来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不但如此,您若是给我们便宜了,我们回村后,会大力的夸赞您的店,说不定以后村里的人都会来您这店里买米面呢。”这上好的米面一般的乡下人可吃不起,掌柜的心里明白,但也顺着她的话头一脸肉痛的说道:“好,你们这些东西我不挣钱了,多给你们一斤白米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掌柜的!”

    顾雅箬声音欢喜,顾灼却着急的不行,还要阻拦,掌柜的已经命伙计将米面装好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给钱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出声催促。

    顾灼没法,只得从怀中掏出了铜板,仔细的数出二百五十个,不舍的交给掌柜的。

    他数的极仔细,掌柜的看的清楚,接过以后,数也没数,直接说道:“不多不少,正好。”

    顾灼将剩余的铜板小心的放入怀中,弯腰将米面全部背在自己背上,也没有理会顾雅箬,大步出了米面店。

    顾雅箬知道他是心疼了,笑着对掌柜的点了下头后,快步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灼闷不吭声的朝着镇门口的方向走,顾雅箬伸手拽住他的衣襟:“大哥!”

    顾灼看向她,抿唇不语。

    “以后送货还要用背篓,我们去集市上买两个新的吧。”

    顾灼张了张嘴,想到家里的背篓确实破的不能再用了,反对的话咽了回去,掉转头,闷不吭声的朝着集市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背篓很便宜,大的三文钱一个,买两个只用了五文钱。买好以后,顾灼将米面放入里面,再背在身上,顿时轻松多了,紧抿的嘴唇才稍微放开了一些。

    顾雅箬也背了一个空背篓在身上,两人顺着集市往外走。

    刚走了没几步,顾雅箬在一个肉摊前又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顾灼的心顿时提了起来,说话也结巴了:“二、二妹!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想吃肉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回头,一副祈求的表情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都没有用过这样的表情祈求过自己,顾灼心里一软,不由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要二斤瘦肉,二斤肥肉,五斤大骨。”

    生怕她反悔似的,顾雅箬声音极快的对买肉的大汉说道。顾灼想要阻拦,已然来不及了,懊恼的狠抓了几下自己的头皮,暗暗发誓,以后再也不答应二妹的任何要求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眼前穿着破旧的两兄妹还是个大主顾,大汉高兴的应了声后,麻利的割好了四斤肉,用麻绳串好,又用油纸包好了大骨,递到顾灼面前,“肉钱总共是八十文,大骨不要钱,送你们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