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“我背着吧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伸手想要接过大汉手里的肉,放进自己的背篓里。

    顾灼抢在她的前面接过,顺手放在了自己的背篓里,然后从怀中掏出剩下的铜板,数出八十个后,交给了大汉。

    看两人只有这点铜板,却买了这么多的肉,周围那些羡慕的眼光瞬间变了样,毫不掩饰的露出嘲笑,也不知道是谁家养的这么败家的孩子,这年头,吃饱穿暖都是问题,竟然还买肉。

    顾灼明白众人心里想的什么,忍受不了他们的目光,脸色涨红的背着背篓,慌乱的朝集市外走。

    顾雅箬背着空篓跟在后面,意识到顾灼生气了,没有再买别的,其实按她刚才的心思,是要将今天这些铜板花完的。

    顾灼是真生气了,但不是生顾雅箬的气,而是生自己的气,二妹还小,不知道家里的日子艰难,买东西不知道省着,自己却是知道的,却没有阻拦住,是越想越后悔,越想越懊恼,脚下的步子不知不觉加快了,等他回过神来,才发觉身边没有顾雅箬的身影,顿时吓坏了,急转身往回走,呼唤的声音里带着恐慌:“二妹!二妹!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人应声。

    顾灼更加着急了,再次呼唤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哭意:“二妹,箬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在这!”

    顾雅箬的应声从不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顺着声音,顾灼看到人群里她那小小的身体,急急忙忙的冲过去,一把抓住他,忍不住焦急的责问:“你去哪儿?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“刚才经过一家成衣店门口,我看里面的衣服太好看了,忍不住停下多看了几眼,再回头就找不到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听她说完,顾灼庆幸不已,随即又嘱咐道:“集市上人多,你要紧跟着我,别走丢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也有些后怕的点头:“知道了,大哥!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这次顾灼没有在前,而是紧紧陪在顾雅箬身侧。

    顾雅箬眼中幽光闪过,刚刚她发现有人跟踪他们,便故意装作看衣服的样子,停下脚步,想要看看是谁,想要做什么,没想到跟踪的人竟然也停下了,并没有继续追踪顾灼,看来他们的目标是自己,而非顾灼。

    “灼儿,箬儿?”

    一道带着疑惑的问声传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回神,看清眼前的人,不禁微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眼前的妇人和张氏长得一模一样,如果不是她穿着细布的衣服,衣服上一个补丁也没有,还有那裸露在外,不算粗糙的双手,顾雅箬几乎以为她就是张氏了。

    “小姨。”

    顾灼出口喊人。

    妇人应声,眼光落到了顾雅箬身上,打量了一圈后,伸出手,想要抚摸她的脸颊:“瞧箬儿这小脸瘦的,小姨看着心疼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偏头躲过,也笑着喊了人。

    妇人的手落空,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,等听到顾雅箬的喊声后,神情隐约闪过痛苦,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这一切不过是霎那间的事,顾灼并没有察觉,顾雅箬却注意到了,心中微动,在她接收的原主的记忆力,眼前的妇人和张氏是双生子,张氏先出生,是姐姐,她是妹妹,后来嫁到了镇上,据说日子过的还不错,婆家人对她也很好。

    妇人收回了手,却还是紧盯着顾雅箬的面颊:“你娘前些日子过来借钱,说你上山时,不小心受伤了,怎么还来镇上?”

    “劳小姨挂念了,我的伤早好了,今日是跟着大哥来镇上买些米面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回道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姐姐家原本就不富裕,如今姐夫这个一家之主受了伤,躺在床上不能动弹,家里的日子艰难到什么样可想而知,两人来镇上无非是买些糙米,糙面,能糊口,全家人饿不死罢了,妇人深深叹了一口气,解下荷包,从里面掏出大约半两的散碎银子,递到顾雅箬面前:“小姨身上只带了这些,你们拿去吧,好歹买些细面,补补身体,看看你,都瘦成什么样了?”

    顾灼也站在一边,按说这个小姨应该两个孩子都关心才是,可她却仿若忘了顾灼一样,只关心自己,顾雅箬心里疑惑,面上却是不显,微笑着拒绝:“多谢小姨了,您已经帮了我们家很多了,这银子我们不能收,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跟小姨客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妇人说着,就想将银子强硬的塞到顾雅箬手里。

    顾雅箬退后了一步,躲开她的碰触,“真的不用了,我娘来镇上做工,每天都会发工钱,我们家暂时还过得去,多谢小姨了。”

    妇人眉头微皱:“你娘来镇上做工了?在什么地方,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娘没告诉我们,我们也不知道,小姨要是担心的话,我们回家问问娘,等再来镇上的时候告诉小姨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你愿意去小姨家?”

    她的话落,妇人欢喜的问,双眼紧紧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顾雅箬蓦然记起,自己从小到大,不知为什么,一次都没有去过这个小姨家,答应的话在喉咙里转了一个圈又咽了回去,改为了别的话:“大哥经常来镇上的,到时让他给小姨去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妇人脸上明显的露出失望,喃喃道:“是灼儿呀?”

    “小姨不愿意大哥去吗?”

    顾雅箬试探的问。

    妇人立刻回道:“你这是说的什么话,灼儿能去,小姨欢喜还来不及呢,但小姨也想你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气不早了,我们该回去了,小姨要是没有别的事,我和大哥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没说完,便被顾雅箬打断。

    妇人话声顿住,没有点头,而是四处看了一眼,对两人道:“快中午了,小姨给你们买些吃食,带着路上吃吧。你们等着,我去去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没等两人反对,脚步极快的朝着一个包子铺走去,不一会儿买了一大一小,两包包子回来,大的交给了顾灼:“这里面是十个包子,拿回家给家里人吃。”

    剩下的交给了顾雅箬:“这里面是五个,肉的,路上你们俩人吃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小姨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接过,笑着道谢。

    妇人脸上也露出了笑意,声音温柔:“小姨不是外人,不用这么客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