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两人拿着包子出了镇门口,看到赶车的老汉坐在门口的凉棚下,悠哉的喝着水,正在等做牛车来的妇人们再跟着回去。

    顾雅箬抬脚欲走过去,被顾灼一把拉住:“二妹,天还不到中午,我们走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朝着他的胸前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顾灼立刻收回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前,戒备的低声叫嚷:“你可不能再打这些铜板的主意了,爹的腿还等着银子救治呢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大哥,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的这一句话,将顾灼后面要说的话全堵了回去,看看她冒着汗的脸颊,想起她前些日子刚受了伤,身体还没有养过来,顾灼咬了咬牙,伸手入怀,准确的抓住了串铜板的绳头,拽开,从上面摘下两个铜板来,握在手里:“那好,你做牛车回去,大哥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们做牛车早点回去,还可以再去山上摘一些花儿下来晾晒,也能再多卖一些钱,如今你省下这两文钱,却少挣了十几文,二十几文,你觉得那个更合算些?”

    顾灼愣住,如今家里的日子艰难,他只想着能省一文是一文,却是没想到箬儿说的这些,现在被她一提醒,猛然醒悟过来,是啊,他们早回家一个时辰,多摘一个时辰的花儿,能挣不少的铜板呢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些,顾灼伸手又入怀中,再次掏出两个铜板:“好,听你的,我们早些回家。”

    以为还要多费一些口舌呢,没想到他这样轻易的被说服了,看来这个大哥以后也是个可塑之才,顾雅箬笑着点头,两人朝着凉棚下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一出镇门口,赶车的老汉便看到了,但并没有出声招呼他们,想着天色还早,两人会走着回去,毕竟早上的时候,那个少年可是一路跟着牛车过来的,没想到两人说了几句话后,朝着凉棚走来,老汉有些意外,等两人走近了,笑着开口问:“你们可是要做牛车回去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不知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去?”

    抬头看了看顶头的太阳,老汉笑着道:“我们酉时才往回走,现在天色还早,你们可以再去镇上买些需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两人囧在原地,脸色有些微红。

    顾灼是因为从来没有做过牛车来镇上,不知道是到了晚上才回去。顾雅箬则是忘了这牛车非常的慢,来回一趟镇上要四个时辰,当然不会跑两趟,更囧的是,她刚才才劝说顾灼同意做牛车早点回去摘花。

    两人一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老汉收起了笑意:“怎么,你们着急回去?”

    顾灼点头,“我们还要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他要说漏嘴,顾雅箬急忙打断他的话:“我们今日来镇上是找大夫问问,我爹的腿还能不能治好,顺便买些米面回去,家里的小弟,小妹早饭还没有吃,肯定饿坏了。”

    秀丽村和清水村相隔不远,顾家发生的事情人们也是有所耳闻,赶车的老汉更是早就听说了,知道顾家现在的日子艰难的很,闻言,脸上的不悦消失了下去,重新露出笑意:“如此,你们只能走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也只能是如此了,两人和老汉打过招呼后,背着背篓开始慢慢的朝着家的方向走,大概走出来一里多路后,路上的行人逐渐的少了,顾雅箬停住脚步:“大哥,我们歇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看她鼻子尖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,顾灼应声,放下背篓。

    顾雅箬也放下了背篓,稍微喘息了一会儿,从里面拿出油纸包,打开,包子喷香的味道立刻扑鼻而来,“大哥,吃完这些包子我们再回家。”

    顾灼无意识的咽了下口水,狠狠的看了两眼后,转过身去:“你吃吧,大哥不饿。”

    早上只吃了那么一个难以下咽的窝头,又走了那么远的路,怎么可能不饿,顾雅箬眼珠转了转,捧着包子绕道顾灼面前,故意将包子举到他鼻子前,一派天真的问:“大哥,你真的不吃吗?”

    香喷喷的味道入鼻,顾灼忍不住又咽了几下口水,别说家里现在这种情况,便是以前,也很少吃到这样香的包子,可自己是大哥,上有重伤在床的爹,下有弟弟妹妹们,即使再馋,再想吃,他也不能吃这些包子,狠劲吸了一下鼻子,闻了下香喷喷的味道:“大哥不吃,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嘴里边便被塞进了一个包子,顾雅箬自己手里也拿了一个,塞进嘴里,咬了一大口,含糊不清的说:“大哥,吃吧,吃饱了我们好有力气早点走回家。”

    包子已经到了自己嘴里,不吃不行了,顾灼狠下心,接过,也咬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一个包子很快吃完,顾雅箬又拿起来一个,顾灼眼神闪了闪,弯下腰想要背起背篓。

    “大哥如果不将剩下的两个包子吃了,我便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似乎猜到了他的打算,干脆坐在了地上,惹得路人的行人奇怪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二妹,你快起来,你是大姑娘了,怎么能做这么没有礼仪的事,这要是传出去,对你的名声不好。”

    顾灼骇了一跳,放下背篓,去拉她起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却是满不在意:“大哥不吃,我便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到周围人的目光,再看看打定主意不起来的顾雅箬,顾灼急得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,只得无奈答应:“你快起来,我吃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先吃,你吃完了我便起来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边咬着手里的包子,边仰着小脸说道。

    顾灼无法,只得蹲在了她身侧,尽力挡住众人的目光,拿过她手里的两个包子,很快便吃完了。

    不用他说话,顾雅箬麻溜的站起来,拍了拍自己的手,笑嘻嘻的说:“大哥,我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顾灼心里酸酸的,眼中有什么在闪耀,急忙装作背背篓的样子,低下头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两人走了一半的路程,正是刚过中午的光景,路上的行人几乎是没有,顾雅箬也有些走累了,喘着粗气请求:“大哥,我们歇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顾灼点头,还未说话,忽然从路旁的大沟里蹦出来几条人影,对着两人大喝道:“站住!劫道的!将你们身上的钱财留下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看到好多老朋友的身影,心里暖暖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    推荐好友昕玥格的《娇宠悍妻:将军,来种田!》,正在pk,看文还有竞答活动参与呦,你还在等什么?

    海边小农女的温馨种田生活,贫穷女也有春天!

    引山泉水,种百亩田;烤鱼烤虾,扇贝海螺。

    鱼丸作坊,珍珠首饰;金银珠宝,变身首富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拐个又帅又有型的大将军,却偏偏不爱种田只爱种包子,肿么破?

    嗯,在线等,挺急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