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顾雅箬似被吓到了,微张着小嘴惊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顾灼一个疾步挡在了她面前,声音发颤的喝问几人:“你、你们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晃动着身体,痞笑着往前走了几步,到了距离他们只有一步远的地方站定,眼光在顾灼身上转了一圈,语气逼人:“小子,我刚说打劫的,你没有听到吗?”

    顾灼下意识的想要捂住胸前,又想到不能让这些人知道自己身上有铜板,硬生生的克制住了自己的动作,梗着脖子说:“你们劫错人了,我们没钱。”

    男子狞笑了一声:“没钱,没钱能买肉,别想蒙骗老子,老子从集市上就开始跟着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他们,顾雅箬心思微动,眼珠转了转,忽然绕过顾灼,来到男子面前,后知后觉的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男子猝不及防,吓了一大跳,忍不住后退了两步,捂了捂差点被震聋的耳朵,怒声呵斥:“死丫头,瞎叫什么,小心我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惊叫声停止,顾雅箬猛然回身抓住顾灼的胳膊,声音惊慌,眼睛却是亮晶晶的:“大哥,他们是劫道的!”

    几名男子闻言脚下同时踉跄了一下,怪不得这小丫头刚才一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,原来是刚反应过来,少爷不是说这个小丫头不但聪明,还很彪悍吗?这完全说的不是一个人呀。

    顾灼再次用力将顾雅箬拉去了自己身后,紧张的叮嘱她:“二妹,在我身后藏好,找机会你先跑。”

    情急之下,他的声音没有压低,几名男子听到了耳朵里,距离较近的男子发出一阵狂妄的笑声:“想跑?小子,你打错算盘了,若你今日乖乖的交出你们的钱财和购买的东西,我们哥几个便好心放你们一马,如果不然……”说到此处,嘿嘿笑了两声,朝着路边的沟里看了两眼,又不怀好意的看了看他身后,接着说道:“今日就是你的死期,至于那小姑娘,如此漂亮精致,卖去青楼,怎么也得十两八两的银子。”

    顾灼脸色唰一下白了,挡着顾雅箬的身体也有些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顾雅箬却踮起脚跟,从顾灼身后露出半个头来,没头没脑的嚷了一句:“我大哥不会打算盘。”

    几名男人再次微愣,随即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,顿时恼了,脸上露出凶恶之色,齐刷刷的往前走了几步,站在和先前的男子并列的位置,一人道:“我看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不想活命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立刻吓得缩回了顾灼身后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先前男子朝着顾灼伸手:“快点的,别让老子废话!”

    顾灼护着顾雅箬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哟呵,还敢躲?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!”

    男子说着,手朝着顾灼胸前抓来。

    顾灼刚要闪避,顾雅箬却是使足了力气,在身后猛然推了他一把。顾灼身体控制不住,朝着面前的男人扑去。

    男人没想到顾灼竟然朝自己扑来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眼睁睁的看着他将自己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声呼喊同时响起,有顾雅箬的,有几名男人的。

    几条人影也同时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顾雅箬反应的最快,当先跑到摔倒的两人面前,弯下腰身,想要扶起顾灼,背上的背篓不经意的撞到了当先跑过来的男子脸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,惊得所有人抬眼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名男子捂住自己的脸,痛声大叫,似乎有隐隐的血迹从手指头缝中渗透出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吓得小脸都白了,连顾灼都顾不上扶了,直起腰身,对着受伤的男人鞠躬道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太担心我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她动作的摆动,背上的背篓也在不停的摆动着,剩余的两名男人想要靠近都靠近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个死丫头,想找死是不是?”

    顾雅箬一连串道歉的动作刚停,一名男子嘴里骂着,推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顾雅箬收势不住,踉跄着后退了一步,正好跌坐在顾灼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惨叫,刚才被顾灼扑倒的男子想要起身,却又被重重的压在了地上,两眼一翻,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转眼间自己的人伤了两个,剩下的两名男子急眼了,也顾不得受伤的同伴了,齐齐的朝着顾雅箬扑来,嘴里愤怒的叫喊着:“死丫头,我看你是活够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尖叫了一声,急忙翻滚了两下,躲开他们的碰触,脚却在不经意的扫过一人的脚踝时,不着痕迹的用力一踹。

    疼痛猛然袭来,这名男子也惨叫了一声,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大哥,扑倒他!”

    趁着仅剩的一名男子愣神之际,顾雅箬朝着顾灼大喊。

    顾灼下意识的蹿起身,朝着男子扑去,男子不防,被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顾雅箬也顺势飞速的一跃而起,在顾灼还没有来得及注意她的时候,用胳膊肘迅速的在跌坐在地的男子的太阳穴上重击了一下。

    男子“噗通”一声,倒在地上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接着顾雅箬又一跃而起,暗中用力,落在顾灼身上,嘴里还故作惊慌的喊着:“大哥,我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下面的男子只来及翻了个白眼,也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眨眼间的功夫,四个人只剩下一个还站着的。

    顾雅箬站起来,朝他走去。

    剩下的男子看着眼睛晶亮的顾雅箬站起来,接连退后了几步,惊恐的指着她:“你、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,她指我,我害怕!”

    顾雅箬惊吓的抱住头告状。

    只剩下一个,还是个受伤的,顾灼霎时什么也不怕了,飞速的跑过去,低下头,一个用力,将男人顶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大哥,好样的!”

    顾雅箬兴奋的喊着,跑过去,迅速将自己的空背篓套在男人的头上,对着它一阵拳打脚踢:“打死你个坏蛋,不知道我们家里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吗,好不容易得了几个铜板,还来劫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被打的头昏脑胀,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顾灼心里的火也激起来了,上去狠狠的踹了几脚,男人彻底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顾雅箬这才停住手,喘息着拿下背篓,看到那人猪头一样的脸,憋闷了许久的心里莫名的畅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二妹,我们快走吧,等一会儿他们醒来,我们便走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顾灼也长舒了一口气,急急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等一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