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顾灼看向她。

    顾雅箬也眼神灼灼的看着他,笑眯眯的说:“大哥,这么好的发财的机会,我们怎么能错过?”

    被她说的有些懵,顾灼不明所以的左右看了看,并没有发觉什么,奇怪的问:“什么发财的机会?”

    顾雅箬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,指着地上躺着的四人:“大哥,你去他们的怀里摸摸,看有没有银子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顾灼尖叫一声,不可思议的看着她,神情变得严肃起来:“二妹,我们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,这样和他们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料定了他有这样的反应,顾雅箬也不气恼,笑着劝说他:“大哥,你看他们,像是长期做这一行的人,不知道抢劫了多少人,发了多少的不义之财,今日要不是我们运气好,身上的东西说不定也会被他们抢去了,这样的人,就该给他们一些教训。说白了,我们这叫替天行道。”

    最后这句话,顾雅箬说的颇有几分豪迈的味道。

    顾灼还是坚持:  “可、可、可我们也不应该搜刮他们身上的银两,这样的我们与他们无异。”顾雅箬扶额,索性不给他废话了,直接走到一个男人面前,伸手就往他的怀里探去。

    “二妹,你……”

    顾灼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,眼看着顾雅箬的手已经伸到了男人的怀里,并且开始从里面摸索。

    顾灼黑了脸,大步上前,一把将她的手扯出来:“你是个大姑娘了,这样做成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顾雅箬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,还维持着伸手的动作,“那大哥来?”

    顾灼的脸色更黑了,嘴唇紧抿,瞪了她好几眼,才无奈咬牙说:“你去一边等着,大哥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!”

    顾雅箬响亮的应了一声,欢喜的去了一边站好。

    顾灼一一搜过去,还真的从几人身上搜出了几块散碎银子,放在手心里,黑着脸捧到了顾雅箬面前。

    “大哥真能干!”

    顾雅箬称赞着,伸手将所有的碎银子拿过来,放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顾灼张了张嘴,想要说什么,顾雅箬却已经转身,背好背篓:“大哥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,回头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四名男子,顾灼也沉默的背上背篓,跟上顾雅箬的脚步。

    许是得了银子心情欢快了,也许是怕几名男子醒过来,追上他们,接下来的路程两人不约而同的较快了脚步,没有一个时辰便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已是半下午的光景,顾英心中惦念着今日能否卖到钱,没有去山上,而是领着两个小人儿在家里晾晒昨日摘下来的花儿,透过篱笆墙,远远的看到两人回来,立刻迎了上去,压低声音忐忑的问:“怎么样,卖出去了吗?”

    顾雅箬靠近她,也压低了声音,声音里带着压抑不住的欢喜:“大姐,我们买了米面和肉。”

    买了米面和肉,那就是卖出去了,顾英反应过来,激动的差点蹦起来,迫不及待的连声问:“卖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大姐,有什么话我们回家再说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眼睛四处看了看,见有村里的人从门前路过,笑着提醒她。

    顾英也看到了村里人,明白了她的意思,点头,随着他们回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两个小人儿也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盛儿,俏俏,大哥给你们带回来好吃的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告诉两人。

    两个小人儿的眼睛立刻亮了,期待的看向顾灼。

    顾灼放下背篓,从里面拿出油纸包,递给顾英:“我和二妹碰到小姨了,她给买的包子,给娘留两个,剩下的你们热热吃了。”

    是包子,顾英的眼睛也亮了,接过来以后,连询问卖多少钱都忘了问了,急急忙忙去生火热包子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们去和爹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提醒顾灼。

    顾灼点头,两人去了东屋,两个小人儿则去了灶台边,巴巴的等着包子快点热好。

    放下了心里的负担,不再想着寻死,顾南的气色似乎好了好了很多,看到两人进来,眼光在他们身上转了一圈,笑着询问:“箬儿,走了这么远的路,累不累?”

    一句话,疼宠之意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状似不经意的看了顾灼一眼,见他脸色无异,好像已经习惯了顾南的态度一样,顾雅箬心里疑惑,在这个时代,绝对的是重男轻女,顾南怎么会偏宠她这个不上不下的二女儿。心里想着,脸上却露出笑容,笑着道:“爹不用担心,早上我是坐着牛车去的,不累。”

    顾南点头,昨日听说二女儿要去镇上,他便让张氏捎带了三文钱,嘱咐她送女儿去秀丽村坐牛车。

    “爹,您猜猜我们今天卖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眯了眼睛,凑近了顾南面前一些,欢喜的问。

    看她的样子,是卖了钱了,顾南心里也十分的高兴,不管怎样,家里总算有个进项了,孩子们的也不用再挨饿了,不过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,毕竟那是没人要的野花不是。但也是面露笑意的配合着问:“卖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二十五文!”

    顾雅箬有些自豪的回答。

    顾南惊讶:“卖了这么多,比爹一天的工钱还多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他一个大劳力去镇上打工,一天也只能挣二十文钱。

    顾雅箬摇头:“错了,这只是一斤的价格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顾南惊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,不相信得反问:“一斤卖二十五文?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。

    顾南瞪着大眼看向顾灼。

    顾灼也点头。

    顾南还是不信,伸出右手掐了下自己没有受伤的左胳膊,疼,是真的疼,不是做梦,这才信了,高兴得恨不得起来跑两圈,喃喃自语:“太好了,太好了,这下一家人总算不再挨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止这些呢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说着,伸手入怀,从里面掏出来那几块散碎银两,捧到顾南面前:“我和大哥在回来得路上,捡到了这些,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人过来寻找,看来这是老天爷看咱们家日子艰难,接济咱们的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打开后台,看到老朋友的留言,好高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