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顾灼的脚步下意识的向前动了一下,垂在身侧的手握的紧紧的,嘴唇微动,想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顾南的眼睛瞪得更大了,似要瞪出来一般:“你们捡来的?”

    顾雅箬重重的点头,小脸上带着欢喜,期待的看着顾南,一副等着夸赞的模样。

    顾南双手发颤,哆嗦着接过碎银子,捧在手心里,两行热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,哽咽自语:“我顾南的孩子有救了,老天爷厚待我一家呀。”

    看他激动的样子,顾灼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,迈出的步子也退了回来,抿紧了嘴唇。

    “快,灼儿,去喊你们吴叔吴婶,赶快将这银子还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顾南激动之后,立刻出声吩咐。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

    顾灼应声,抬脚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大哥,等一下!”

    顾雅箬喊住他,回头看着顾南:“爹,这些银子我想留下给你治腿。”

    顾南摆手拒绝:“我这腿已经这样了,好不了了,不用管了,赶快将银子还给你们吴叔吴婶,这样他们也不必惦念俏俏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吴兄弟两口子答应什么时候有银子,什么时候再还,可他这心里还是不踏实,万一银子还的晚了,两人买不到孩子,再惦记自己的俏俏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爹难道希望一辈子躺在床上,让人伺候?”

    顾雅箬皱紧了好看的眉毛,反问。

    “爹当然希望和以前一样,可大夫都说了,爹的腿已经没希望了,就不要多浪费银子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还是不放弃:“爹只是请了镇上的大夫看了看而已,又没有去县里看大夫,更没有去府城看看,怎么就知道没有希望了呢,我还盼着爹的腿好起来以后,和以前一样,陪我们上山,和我们一起挣很多的银子呢。”

    顾南的眼睛冒出了希望的光:“你的意思是爹的腿还能治好?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,一连串的说:“能,肯定能,一定能,绝对能,等我们攒够了银子便去县里看,如果不行,再去府城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一说,顾南死寂许久的心顿时又活了过来,但凡有一点希望,谁愿意躺在床上,让人伺候一辈子呢,要是自己的腿真的能治好,自己又可以像以往一样,撑起这个家,为孩子们遮风挡雨,让孩子他娘不这样辛苦操劳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看看手里捧着的银子,咬了咬牙,“听你的,这银子留下,大不了等爹的腿好了以后,多给你吴叔吴婶一些银子作为补偿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也欢喜不已:“爹将银子先收起来,我去看看大姐将包子热好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着,朝着顾灼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顾灼抿了抿唇,闷声说了句:“爹,我也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便大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紧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刚出东屋门口,顾灼猛然停住脚步,转过身来,嘴唇刚张开。

    顾雅箬先他一步开口:“我不说,大哥不说,又有谁知道那些银子是怎么来的呢?大哥难道不想早日治好爹的腿吗?”

    顾灼抿了抿唇,又抿了抿,“如果这件事被人知道了,就说是大哥做的,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愣住。

    顾灼却一言不发的去了院中的背篓旁,将里面的米面拿出来,放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包子热好,顾英去厨房拿了两个碗,一个里面放了一个包子,递给了两个小人儿,又拿了两个放在了一个碗里,交给顾雅箬:“二妹,你去给爹送去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朝着锅中看了看,一个包子也没有了,微皱起了眉头:“大姐,你的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饿,剩下的留着慢慢吃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从面前的碗中拿出一个,强硬的塞到了她的手里:“你也吃一个。”

    顾英急忙又放回了碗中:“二妹,我真的不饿,拿去给爹吃吧,咱们家已经好久没有吃过包子了。”说完,怕顾雅箬再强硬的塞给她,连忙转身去了今日刚晾晒的花儿前,“今日天气好,我将它们翻晒一下,过两日又可以卖钱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瘦弱的背影,顾雅箬心里涌起了不知名的情绪,抬脚跟了上去,再次将包子塞入她的手中:“大姐,我们今日卖了许多钱,买了米和面,你放心,以后我们再也不会挨饿了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顾英自动忽略了,只听到了卖了很多钱,急忙拉着她走到了一边,将声音压得低低的,询问:“你告诉大姐,今日到底卖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顾雅箬伸出四个手指头。

    “四十文?”

    顾英眼眸瞪大,惊喜不已。

    顾雅箬摇头,故意逗她:“不是四十文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顾英的嘴保持着微张的动作,欢喜的神情退去,好一会儿才失望的低喃:“不是四十文呀!”

    顾雅箬故意绷紧了脸,一本正经的、重重的点头:“对,不是四十文。”

    “只卖了四文,可那些米和面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小姨帮我们买的?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顾英生气的伸手捶打了她一下:“你还笑,也不说清楚,害的我还以为真的卖了很多钱,白欢喜了一场。”说完又道:“不过卖四文也不少了,这才卖了一小点,要是全卖了,也有几十文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得快直不起腰来了。

    顾灼放好了米面,从厨屋里出来,看到顾雅箬的样子,也禁不住抿了抿嘴唇:“大妹,二妹逗你呢。”

    顾英有些不明所以,傻傻的看了看顾灼,又看了看顾雅箬。

    顾雅箬止住了笑声,一手端着碗,一手搀住了顾英的胳膊,清了清嗓子,煞有其事的说:“大姐,你可要站稳了,我告诉你,我们卖了四……百……文。”

    顾英的身体僵住,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顾雅箬端着碗在她面前晃了晃:“大姐,乐傻了?”

    顾英一把抓住她挽住自己胳膊的手:“二妹,你掐我一下,使劲掐!”

    顾雅箬抽回自己的手,从她手中拿过包子,一把塞进她的嘴巴了:“大姐,包子烫不烫?”

    顾英点头,含糊不清的应:“烫!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说:“烫就对了,证明你没有在做梦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做梦,真的卖了四百文?”

    顾英急忙拿出口中的包子,傻傻的问。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点头,刚要再逗弄她几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顾英一巴掌拍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俺可是个勤奋的娃,每天2000字,足足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