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顾英的埋怨声也随之跟着响起:“你个死丫头,故意逗我的是不是,看着你大姐我出丑,你高兴是不是,看我今天不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手又举起来,朝着顾雅箬身上打去。

    顾雅箬端着碗尖叫着跑开,躲到了顾灼身后,故意提高了声音叫嚷:“爹,大哥,救命呀,大姐要打死我!”

    顾南坐在屋中,将几人得对话听的清清楚楚,嘴角露出了几个月来的第一次笑意,扬着声音对着外面说:“该打,谁让你敢逗弄你大姐。”

    顾灼也故意躲开了身体,笑着附和:“爹说的对,二妹确实该打,大妹,你使劲打,大哥只当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装作气的跺脚:“你、你们……等娘回来,我一定告诉她,你们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顾南在屋中哈哈大笑,这个二女儿,从小冷淡的很,和这几个孩子也不亲近,没想到摔破头后,人倒是活泼了许多。

    顾灼也笑着抿唇。

    盛儿和俏俏两个小人儿当了真,齐齐冲上来抱住顾英的腿,为顾雅箬求情:“大姐,二姐知道错了,你饶过她吧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大笑,上前来搂住两个小人儿,低头在两人的面颊上各亲了一下:“还是盛儿和俏俏疼二姐,二姐下次去镇上,给你们买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人儿眼睛发亮,异口同声的问:“真的,二姐?”

    “真的,二姐说话算话,不但给你们买好吃的,还给你们买新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两个小人儿放开了顾英,蹦跳着欢呼不已。

    顾英脸上也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顾雅箬站直身体:“大姐,赶快把包子吃了,晚上我们包饺子吃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顾英响亮的应了一声,也不推脱了,拿着包子塞进嘴里,狠狠的咬了一大口,虽然是素馅的,但那满口的香味,还是让她不自觉的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将碗中的包子端进东屋,给了顾南。

    顾南也笑着吃完。

    包子吃完,顾英进去厨屋,看到两人买来的米和面,差点忍不住叫出声来,转身走出来,不赞同的埋怨顾灼:“大哥,你怎么能买这么好的米面,得花掉多少铜板呀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端着空碗正好出来,闻言道:“不是大哥,是我非要买这些上好的米和面的,我想好好补补我的身子。”

    顾英没了话说,转身又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姐,还有肉呢,我们剁了包饺子吧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在她身后嚷。

    顾英没回声。

    顾雅箬知道她是心疼了,也不去劝解,而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大声的“自言自语”:“我怎么感觉自从受伤了以后,身体有些发虚了呢,今天去镇上的时候,头竟然有些发昏。”

    顾英霍然转身出来,一连串的问:“是不是这些天累到了,怎么没让大哥带你去看大夫?”

    顾雅箬吸了吸鼻子,眨巴着一双清亮的大眼,可怜兮兮的说:“不是累的,是饿的,不用看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等着,大姐这就去给你包饺子。”

    顾英不疑有它,说完,挽起袖子,又进了厨屋。

    顾雅箬颠颠的跟了进去,笑嘻嘻的拿出肉放在她面前:“这二斤瘦的,砍一半包饺子,肥的熬油,至于这大骨,敲碎了熬汤,给爹喝,补腿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脸讨好的看着她,还不时的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,一副等着我聪明吧,快点夸我的表情。

    顾英被逗笑,伸手轻轻推了她一下:“去去去,到菜园子里拔些青菜,剁碎了掺在头里,别留在这里碍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!”

    顾雅箬响亮的应声,转身快速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英笑着摇头,看了看案板上的瘦肉,到底是没舍得切一半下来,只是切了一小块剁碎。

    到了天蒙蒙黑,饺子包完了,顾英看了眼天色,还不到张氏回来的时辰,便又将买来的肥肉,全部炼成了油,晾凉,倒入油罐里。

    张氏一进院子,便闻到了香味,奇怪的开口询问:“你们做了什么,哪里来的香味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人儿叫着娘扑到她的怀里,仰着小脸,争先恐后的说:“娘,娘,大姐今天包了饺子。”

    张氏微愣:“包饺子,哪里来的白面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家里的最后一点白面,早在多日前就吃完了。

    两人又争先恐后的回答:“大哥和二姐卖了钱,买了米面和肉。”

    张氏欣喜不已:“还真的卖了钱了,卖了多少?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迎上来,低声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张氏捂住了自己的嘴,防止自己叫出声来,好半天才颤着声音问:“这么多?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:“娘从明日再也不必去给人洗衣服了,我们全家人一起去摘花。”

    张氏并没有立刻应下,有些为难的说:“娘当初可是跟人说好了,如果不想干了提前给东家说一声,等她们找到合适的人才能走人,如果明日不去了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娘明日去了就给东家说,让她们快点找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氏应下。

    虽然只放了半斤肉,对于好几个月没有沾过荤腥的人来说,那也是香喷喷的了,一家人吃完饺子,都兴奋的不行,聚集在东屋里,守着顾南,畅想着那满山的花儿都是铜板,直到半夜才各自回屋睡觉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大早,张氏照常去了镇上,吃过早饭,顾灼几人也去了山上。

    卖了铜板,有了动力,几人的动作更加的快了,恨不得一下自将满山的花儿都摘到家里去。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嘱咐她们一定要小心一些,保持花儿的完整性,这样花香味才能更浓一些。

    几人都点头表示记下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日,院子里晾晒的花儿基本上都干了,顾雅箬,顾英,和顾灼三人小心翼翼的将它们收在了背篓里,足足五大背篓,这下凭着顾灼一人是无论如何也背不去镇上的。

    顾灼犯了难。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建议:“大哥,我们雇牛车去镇上吧。”

    顾灼有些担心:“要是被村里人知道了这些花儿能卖钱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好说,你今日傍晚的时候去一趟秀丽村,和赶车的老汉说说,我们明日做他的牛车去镇上,连人带背篓给他二十文钱,不过有个条件,他必须赶着牛车来我们家里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发家第一步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