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赶车的老汉自然愿意,第二天早早的来到了顾南家门口。

    除了两个小人儿,家里的人都醒了,将所有遮盖好的背篓放在牛车上以后,张氏压低了声音嘱咐顾英:“英儿,今日不要上山了,留在家里照顾好你爹。”

    顾英小声应下。

    张氏,顾灼,顾雅箬坐着牛车来到了秀丽村,牛车经常等客的地方。

    村边已经有几名妇人等着了,见牛车上几乎装满了,看了看她们母子三人几眼,笑着对老汉道:“张伯,今天的生意好啊,一大早牛车就要占满了。”

    老汉心里也是高兴,捋着胡须笑着招呼几人:“赶快上来吧,咱们马上走,不等人了。”

    几名妇人应声,找好了位置,麻利的上了牛车。

    老汉扬起牛鞭,吆喝着牛儿朝前走。

    几名妇人不住的朝着背篓里打量,想要看清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,怎么会有一阵阵的香味随着风儿飘进鼻子里,无奈背篓遮掩的太严实了,无论她们左看右看,上看下看,还是看不出来,张了张嘴,想要询问张氏,看她们母子三人一副不理会任何人的模样,便打住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一路无事,两个时辰后到了镇门口,妇人下车,各自提着手中要卖的东西去了集市上,母子三人最后下了牛车,张氏先将一个背篓背在身上,又要去拿另一个。顾雅箬拦住她:“娘,绣坊距离城门较远,我们还是雇牛车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氏有些心疼,来时雇牛车已经花了二十文了,这已经是她两日辛苦洗衣的工钱了,如果再送进镇去,免不了还得再加钱。

    “娘,无论如何,我们三人也背不动这五个背篓,还有,快到你上工的时辰了,您若是去晚了,东家不会责怪您吗?”

    张氏没了话说,只得将背篓重新放在牛车上,想要嘱咐两人卖了钱后不要乱花,又怕被老汉听去了,只说了句:“你们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,“娘今日去了后,再给主家说一声,让她们快些找人。”

    “娘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张氏说完,急匆匆的走进镇里。

    “张爷爷,再多给你五文钱,你将我们送去镇里的绣坊行吗?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问。

    又能多得五文钱,张老汉笑眯了眼,二话不说,按照两人指的方向来到绣坊前,停好牛车。

    顾灼和顾雅箬从牛车上下来,将背篓一一卸下来,看着赶车的老汉走远了,嘱咐顾灼看好东西,顾雅箬抬脚走进绣坊里。

    掌柜的一眼便看到了她,吩咐伙计招呼前来卖绣活的人,从柜台后走了出来,笑着打招呼:“小姑娘,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,掌柜的,几日不见,您越发的精神了。”

    一大早听到这样的称赞,掌柜的乐开了花:“小姑娘,今日送了多少过来?”

    顾雅箬伸出五个手指头。

    掌柜的讶异:“五十斤?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摇头:“五背篓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更加的惊讶了:“这么多,还是像上次一样完整吗?”

    顾雅箬得意的挺了挺胸:“那是自然,虽然我不是男子汉大丈夫,但说的话也是一言九鼎的,说好了给您送什么样的货,绝不会有差错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一阵大笑:“好,那就直接送去后院吧,我瞧瞧,是不是如你说的那样好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挠了挠头:“这个有点难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背不了那么多呀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愣了一下,随即再次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绣坊内卖绣活的众人羡慕的看过来,将顾雅箬打量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顾雅箬仿如没有察觉到众人看向她,神色自如的笑眯着眼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掌柜的吩咐伙计帮着顾灼将背篓送去了后院。

    顾雅箬空着手跟在和掌柜的一起跟在后院。

    伙计将背篓一一小心的放好,掌柜的笑着对顾雅箬说:“小姑娘,再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绝技如何?”

    “每个背篓里是二十斤整,掌柜的如果不信,可以让伙计称一下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摆手,伙计上前,称好了重量,回来禀报:“掌柜的,每个背篓里都是二十一斤,刨去背篓的重量,正好是二十斤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神了,掌柜的心里动了下,笑着问出口:“姑娘这绝技是天生的,还是后来练出来的?”

    顾雅箬傲娇的抬了抬头,小姑娘的心性流露无疑:“不告诉你!”

    掌柜的微愣了一下,随即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一名妇人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:“好久没听到你这样大笑了,是什么事惹得你如此高兴?”

    话落,人也到了掌柜的跟前,眼神不经意的扫过顾雅箬。

    顾雅箬也大方的打量了她几眼。

    妇人看在眼里,心里称奇,看着小姑娘的穿着打扮,应该是乡下人没错,可举止大方,神情坦然,面对她这个生人,也没有丝毫的胆怯。

    掌柜的止住笑意,笑着介绍:“夫人,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有绝技的小姑娘,今日又让我开了一回眼界。”

    妇人眼睛一亮,又仔细的打量了顾雅箬几眼,笑着道:“当家的前几日告诉我,有个小姑娘有估重量的绝技,原来是你呀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点头:“是的,夫人,就是我,清水村的顾雅箬。”

    妇人微愣,随即笑着称赞:“好个有趣的小姑娘,怪不得让当家的称赞不已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过奖了,那是掌柜的慧眼识珠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再次笑出声来,妇人的笑意也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一名伙计从前面匆匆的跑过来,恭敬禀报:“掌柜的,夫人,镇长夫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收敛了笑意,对妇人道:“你去招呼一下吧,我给小姑娘结了帐以后过来。”

    妇人颔首,去了前面。

    掌柜的给顾雅箬结了帐,总共是二两半银子。

    顾灼颤着手将碎银子揣到了怀中,背着上一次留下的背篓,和顾雅箬一起准备从前堂出去,正好碰到掌柜的夫人领着镇长夫人朝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顾灼急忙低下头。

    顾雅箬却悄悄打量了镇长夫人一眼,这一眼,差点没吓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