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身材微胖,一身紫色罗裙,脚步轻移,仪态万千。

    这是顾雅箬心里对镇长夫人的评价,当然这只包括脖子以下,因为她那张脸实在是让人不忍直视,只一眼,吓得顾雅箬脚下便是一个踉跄。倒不是说镇长夫人长得丑,而是她那脸上的妆化的,如果在现代半夜出门,必定会吓死几个走路的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和掌柜夫人说着话从顾雅箬面前经过。

    顾雅箬忍了忍,再忍了忍,终是没有忍住,冲口喊住两人:“两位夫人,且慢!”

    两人停住脚步,诧异的看过来,等看清眼前只是一名衣着破旧的乡下小女孩时,镇上夫人皱起了眉头,语气不悦的质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顾雅箬还没有回话,掌柜夫人笑着打圆场:“这是给绣坊里送货的小姑娘,今日许是头一次见到夫人,心生仰慕,这才出口喊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对着顾雅箬猛使眼色,示意她顺着自己的话头说几句好听的。

    顾雅箬明白她的意思,可她上一世只所以有“百媚”的称呼,就是她能利用普通的换妆品画出不同的妆容,无论是容颜眼丽,还是丑如老妪,都恰到好处,多一笔嫌多,少一笔不足,现在看到镇长妇人这不忍直视的妆容,她的手开始发痒,又怎么能顺着掌柜夫人的话往下说呢。但也不能驳了她的好意,当即笑着说:“夫人说的是,我一乡下丫头,从来没有见过您这样雍容华贵的夫人,心里着实仰慕的很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原本是憋了一肚子火气,想要过来给掌柜夫人诉说一番,倒倒心里的苦水,见一名小姑娘不知天高地厚的喊住自己,正要将火气撒在她身上,为难她一番,听了她这番恭维的话后,满腔的火气顿时消散了不少,也不想在绣坊内众人面前落了面子,随意的摆了摆手:“看在你是给绣坊送货的份上,本夫人就补计较你的冲撞之罪了,快走吧,别在我们眼前碍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。

    不料顾雅箬又出声喊住她:“夫人,且慢!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豁然转身,心里的怒火再次升腾上来,怒气冲冲的呵斥:“无理的丫头,本夫人也是你随意喊的人吗?”

    见她发火,掌柜夫人心里暗暗叫苦,镇长夫人来时脸色不佳,定是家里发生了不愉快之事,来找她诉苦的,没想到被这小姑娘一再的阻拦,心里的怒火可想而知。这小姑娘也是的,刚才看,也是个心思灵透之人,怎么这一会儿成榆木疙瘩了,任凭她如何暗示也领会不了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的话落,顾雅箬脸上恭维的笑容消失,挺了挺小小的胸膛:“夫人,我只是看你的妆容不适合你,想要提醒你一下罢了,决不是吃饱了撑的闲着没事干,喊着你玩,既然你瞧不起我这个乡下的土包子,我也不必多次一举,给你化个适合你的妆容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不给镇长夫人反应的时间,扭头对着顾灼说:“大哥,我们走!”

    说罢,大步阔胸的出了绣坊的大门。

    顾灼反应过来,急忙也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绣坊里一阵寂静,众人还没有从刚才的事中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首先回神,摸了摸自己这张被镇长嫌弃无比的脸,偏头问掌柜夫人:“那个丫头会化妆?”

    掌柜夫人也反应过来,扯了扯嘴角,硬着头皮说了一个“是!”

    心里却是不断的在打鼓,祈祷着镇长夫人千万不要相信那个小姑娘的话,一个乡下的小姑娘,连吃饱穿暖都是问题,又哪里懂得化妆之事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却相信了她的话,急忙吩咐身侧的丫鬟:“你,快去拦住那个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丫鬟应声,急匆匆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雅箬心里的火气很大,想她“百媚”,上一世凭借高超的身手和神乎其神的化妆之术,从一起训练的几千人当中存活下来,成为了让人闻风丧胆,谈之色变的杀手,如今却被一个小小的镇长夫人嫌弃。

    越想越气怒,沉着小脸,脚下的步子迈的飞快。

    顾灼沉默不言的跟在她的身侧。

    丫鬟走出绣坊的大门,左右张望了一下,完全看不到顾雅箬的身影了。当即返回去禀报。

    “无用的东西,还不都赶快去找,找不回来,两天内不许吃饭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怒声斥责。

    掌柜夫人劝阻的话还没说,镇长夫人身侧的两名丫鬟应了声后,急慌慌的朝着门外跑去,出了门后,一左一右,跑去了不同的方向寻找。

    见人已经跑远了,再拦也来不及了,掌柜夫人在心里祈祷了几遍千万不要找到人后,看着镇长夫人的脸色,小心翼翼的说:“夫人,咱们先去楼上,我吩咐伙计一声,等那小姑娘找回来了,立刻让她去楼上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被这一气,脸色愈发的不好看了,闻言点了点头,抬脚上了楼。

    掌柜夫人吩咐了伙计后,命人准备了茶,这才急匆匆的跟上。

    顾雅箬怒气冲冲的闷着头朝前走,等气消的差不多的时候,一抬头,看到了镇门口,心里又是一阵火气,停下脚步,责备一边跟着的顾灼:“大哥,米面还没有买呢,你怎么不喊我一声,害的我们白走了这么多的路?”

    那个蛮不讲理的二妹又回来了,顾灼嘴张了张,想要辩解,想到他以前辩解的后果,会惹得她不管不顾的大闹,又把到了嘴边的话默默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顾雅箬话说出口,便后悔了,见顾灼不说话,急忙道歉:“对不起,大哥,我实在是被那个女人气坏了,才发了脾气,以后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顾灼愕然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大哥?”

    顾雅箬疑惑的又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灼回神:“哦,没什么,你若是气消了,我们回去买米面吧,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,两人转头往集市上走。

    其中的一名丫鬟沿着两人的方向而来,远远的看到他们,心中大喜,提着裙摆小跑了过来,气喘吁吁道:“小姑娘,总算是找到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