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顾雅箬有过目不忘的本事,自然知道她是谁,不过还是装作不认识的样子,皱起了眉头,询问:“你是谁?为什么拦着我们?”

    丫鬟急忙回答:“我是镇长夫人的丫鬟,奉了夫人的命来请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干脆利落的回她:“镇长夫人?不认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不认识,夫人刚刚还给你说过话呢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:“原来那就是镇长夫人,不好意思,我前些时日摔坏了脑袋,落下了毛病,什么事转头就忘了。”

    丫鬟的脸色有些发白,试探的问:“那你刚才和夫人说化妆的事也忘了?”

    顾雅箬眉头皱的更紧:“我说过吗?我怎么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说完,还不忘扭头问顾灼:“大哥,我会化妆吗?”

    顾灼下意识的摇头。

    丫鬟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。老爷已经连着数日没有去夫人的房中了,夫人的火气越来越大,经常无缘无故的拿她们这些下人出气,不是罚就是责骂,今日春秀好容易劝的夫人出来散心,刚才听顾雅箬这样一说,她们几个还心里欢喜,若是这小姑娘真的能替夫人化一个好的妆容,引得老爷过来夫人房中,那她们这些下人的苦日子就熬出来了。可现在小姑娘说自己根本不懂化妆之术,这让她回去怎么禀报,夫人还不扒了她的皮。

    越想越害怕,越想越哆嗦,整个身体都发起抖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犹如没有看到,绕过她往前走。

    顾灼急忙跟上。

    眼前没了人,丫鬟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,转身快步追上顾雅箬,伸出双手挡在她的面前,尖声喊:“你不能走!”

    顾雅箬被迫停下脚步,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明明就说了,替我们家夫人化妆,即使你不记得,你这大哥总记得吧,总之,你不能走,跟我回去给夫人交差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不跟你回去呢?”

    “今日你别想走出这清水镇!”

    顾雅箬的眼睛眯起,周身发出凌厉的气势。

    丫鬟骇的脸色都白了,却还是寸步不动的挡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顾雅箬忽而莞尔一笑,收敛了周身的气势:“好,我跟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丫鬟微微松了口气,脸上恢复了一点儿血色。

    “二妹,你……”

    顾灼担心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顾雅箬安慰他:“大哥,不必担心,说不定我们今日又有一笔进项呢。”

    既然镇长夫人想要以权压人,她顾雅箬也不是好欺负的,今日不大赚她一笔,对不起今天自己受的窝囊气。

    顾雅箬和顾灼前面走,丫鬟紧紧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三人回了绣坊。

    伙计急忙上去禀报。

    掌柜夫人的心悬了起来,却又不得不吩咐伙计:“快将人请上来。”

    让顾灼在楼下等,顾雅箬独自一人上了二楼,一副没事的样子,笑吟吟的跟两位夫人打了招呼,静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声音有些发冷的开口:“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回夫人,我不敢撒谎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哼了一声:“谅你也不敢!”

    顾雅箬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又接着说:“看在柳娘(掌柜夫人)的份上,我给你这个面子,如果你化的好看,我自然有赏,如若不好看,后果你可要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不慌不忙,笑嘻嘻的摇头:“夫人,我刚才确实是想帮您化一个合适的妆容,可您拒绝了,现在我不想为你化了,还请您见谅!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气的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:“不识抬举的乡下丫头,竟然敢这样对本夫人说话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不痛不痒的捂了捂自己被震得发痛得耳朵,无惧得站在她面前,还是一副笑嘻嘻得模样。

    这个小姑娘送来得的花儿,她也看过了,确实是做香囊得好材料,柳娘实在是不愿意丢失这么好的客源,忙笑着打圆场:“夫人,您别生气,我来劝劝她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哼了一声,没在说话。

    柳娘急忙将顾雅箬拉到了一旁,低声劝解,“顾姑娘,就算是看在我和掌柜的面子上,你无论如何为夫人化个好妆容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她已完全忘了自己之前还担心她不会化妆的事。

    家里还有不少晾晒的花儿,还要和绣坊打交道,更何况掌柜的人也不错,顾雅箬顺势点头:“不过,我有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白帮她化妆,她必须付我银子。”

    柳娘深深打量了她几眼,微皱了眉头:“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不多,看在您和掌柜的面子上,给十两即可。”

    倒也不多,柳娘松口气,“我应你了,这十两银子我帮夫人给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摇头:“不行,必须是夫人给的,您要是垫付,这妆我还不给她化了。”

    这姑娘的性子怎么这么轴,柳娘有些头疼,无奈的回了镇长夫人身边,斟酌了再斟酌,才把顾雅箬的要求说出来。

    妆还没化呢,竟然先要银子,镇长夫人的火气又上来了,脸色也变了,眼看着怒火就要发泄出来,顾雅箬轻飘飘的一句话甩过去:“夫人可以不答应,反正于我没有坏处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的怒火顿时消散了,想到自己当前的处境,咬了咬,但实在气不过被一个乡下的小丫头如此拿捏,咬牙切齿的说:“化的好,自然少不了你的,化不好,你今日休想全须全尾的回去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淡淡一笑,自若回道:“那是自然,我出手,从来没有砸过自己招牌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!”镇长夫人恨恨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雅箬不再跟她废话,笑着请求柳娘:“夫人,请您命人帮我打一盆清水来,还有你的胭脂水粉,也要借给我一用。”

    东西很快准备齐全。

    “请夫人先将脸上的妆容洗去,我好看看您适合什么样的妆容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刚要高声吩咐丫鬟进来为她洗脸,被顾雅箬制止:“我这化妆之术,是我的一个独家绝技,容不得外人观看,夫人还是自己动手清洗吧。”

    “故弄玄虚!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不屑的哼了一句,却还是乖乖的自己清洗干净了脸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推荐好友舒薪种田文《农女巧当家》

    谁说女子就要三从四德,良善才能嫁的好人家。

    她朱小秉持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。

    面对各种渣,她撸起衣袖,手撕白莲,狠怼绿茶,怒踹贱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