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柳娘听到顾雅箬的话,也不好意思在屋中呆下去,寻了个借口出去了。

    二楼屋内只剩下了镇长夫人和顾雅箬两人。

    顾雅箬让镇长夫人坐好,然后后退了几步,仔细端详她的面容,又走进了几步,伸手刚扶住她的下巴,还没有来得及近距离端详,被镇长夫人“啪”的一声将手打落,怒声呵斥她:“休要对本夫人动手动脚!”

    顾雅箬朝天翻了个大白眼,没有好气的反问:“夫人,我不碰触你,如何给你化妆呢?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被噎住,好半天才回了一句:“那我不管,你再对我如此轻浮,我命人将你的手砍断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气的差点将满盆的水倾倒在她的身上,忍了又忍,深呼吸了好几大口,才将怒火压了下去。拿过柳娘的胭脂水粉,开始给她化妆。

    化妆是她天生就喜欢的事,只要这些东西在手,无论多糟糕的心情也能平复下来,现在也是如此,一上手,刚才的不愉便完全抛去了脑后,全身心的开始帮镇长夫人化妆。

    见她专注的样子,镇长夫人隐隐有了期待,也没有了轻视之意,完全按照她的话语行事,让闭眼就闭眼,让抬高头就抬高头,配合的很。

    屋内完全没有镇长夫人的声音,只顾雅箬偶尔的一两句话传出来,守在外面的春秀和秋香的心一直提着,不时的悄悄透过门缝想要朝里面看几眼,无奈门关得太紧了,两人什么也瞧不见。

    柳娘的心里也是着急,想了一下,提起裙摆悄悄的下了楼,找到掌柜的,低声给他说了整件事。

    掌柜的眉头微皱,低声询问:“你看顾姑娘的神情像是有把握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柳娘想了想,点头:“看着倒是胸有成竹,但是她一个乡下小姑娘真的会吗?别得罪了镇长夫人,给我们绣坊惹来祸端。”

    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现在再担心这些已经晚了,我看顾姑娘不像是乱来的人,你且安心吧。”

    柳娘心里着急,语气不自觉的大了些:“我安不下来呀,主子派我们来清水镇很多年了,我们一直没有出过差错,要是因为这件事受了连累,那岂不是太冤了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连忙冲她摆手。

    柳娘反应过来,瞬间白了脸色,急忙四下看了看。

    掌柜的拍了拍她肩膀:“你不要太着急了,若你不放心,可去二楼房门口等着,如果顾姑娘化的妆容不能看,你好及时弥补。”

    也只能是这样了,柳娘点了点头,拍了拍自己的脸,等脸色的血色恢复了一些,才又匆匆的回了楼上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里面没有动静,春秀和秋香已经开始急得团团转。二刻钟后,还没有动静传来,柳娘的脸色也开始不好了。

    三人正心急如焚间,顾雅箬天籁般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一口气还没有完全松下来,里面紧接着传出了一声尖叫:“啊!”

    春秀和秋香什么也顾不上了,同时推开门,冲了进去:“夫人!”

    却在看到镇长夫人的那一瞬,瞪大了眼睛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柳娘也随后跟着进来,看到她那张精致的,和刚才判若两人的脸,也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柳、柳娘,这是我吗?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伸出手,想要抚摸自己的脸,却又怕弄坏了脸上的妆容,手无处安放问。

    柳娘傻傻的点了点头:“夫人,我认识您这么多年,从来不知道您如此漂亮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更加的高兴了,转过身去,对着铜镜照了又照,觉得自己真是的稀世美人,一颦一笑都引人无限遐想。

    两名丫鬟也回过神来,喜笑颜开的恭维,

    “夫人,您真是太美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比老爷新纳的姨娘还要美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咱老爷见了,肯定再也迈不开腿,离不开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镇长夫人越发的高兴了,大手一挥:“赏,统统有赏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夫人,谢谢夫人。”

    几人沉浸在喜悦中。

    顾雅箬冷请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:“既然夫人满意,那答应给我的十两银子……?”

    “春秀,给顾姑娘拿银子!”

    春秀应了一声,拿出荷包,从里面掏出几块散碎银子递到了顾雅箬面前:“给,这是十两,只多不少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放在手里掂了掂,满意的点头:“我大哥还等着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喊住她。

    顾雅箬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春秀,再给她十两。”

    春秀又掏出了几块散碎银子,递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顾雅箬没接:“夫人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这是另外赏你的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淡然一笑:“多谢夫人,无功不受禄,我们说好十两就是十两,多了我一文不拿。”

    “拿着吧,留下住址,我若有需要,随时派人去传你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脸上的笑意消失,嘴角微撇,露出嘲弄,没有答话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忙着看自己的容颜,没注意到她的神色,看她一言不发往外走,愣了愣,回头,询问柳娘:“她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当然是不愿意的意思,柳娘在心里嘀咕了一句,脸上却堆起笑容:“夫人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点头,回转身,再次看着铜镜里的自己,漫不经心的说:“去吧,顺便劝劝她,别不识抬举。”

    柳娘匆匆的下了楼。

    顾雅箬正在给掌柜的告别,柳娘喊住她:“顾姑娘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看向她,脸上已恢复了笑意:“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的手艺这样好,改天有空时能不能帮我也化个妆?”

    柳娘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下次我来送货时如何?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说定了,你可要快些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最多三五日,我便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几个笑答,柳娘丝毫没有提及替镇长夫人传话之事,而顾雅箬也没有提及报酬之事。

    亲自送兄妹俩出了绣坊,柳娘转身给掌柜的使了一个眼色,抬脚去了后面自己的屋子里。

    掌柜的接收到,吩咐伙计好好的招待客人,也跟着回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站稳,刘娘迫不及待说:“老爷,这个顾姑娘可不是凡人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各位美人,推荐一下好基友的文文

    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军嫂

    五女幺儿

    一朝穿越,韩窈无奈的发现,自己竟穿到了艰苦的七十年代,变成了一个没爹没娘没钱没粮的小孤女,这里物资奇缺,唯独盛产各路极品。

    于是,韩姑娘就开启了发家致富、手撕极品的生活,要干就干,要撕就撕,不撕的淋漓尽致不够痛快!

    物资奇缺怕啥?咱有空间呢!

    极品来了怕啥,咱有智慧呢!

    找茬挑衅的来了怕啥,咱有未婚夫呢。

    呃……对了,未婚夫?

    她啥时候有个未婚夫了?

    还是个黑不溜秋的兵哥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