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顾灼很快租了马车过来,还是前两次的那个车夫,几人都熟知了,又认识路,顾雅箬将买好的包子递给他两个:“吃吧,吃好了将马车赶得平稳一些,我们还要去镇门口接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车夫早就闻到了香喷喷得肉味,正馋的在心里流口水呢,听顾雅箬要给他两包子,却吓得急忙摆手:“多谢小姑娘,不要,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一个肉包子好几文钱,他若是吃了,等下要马车费的时候,他是让钱还是不让钱。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将包子放在他手里:“吃吧,打了好几次交道,我们也算熟知了,这包子就算我请你的,马车钱不会少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车夫的脸色有些涨红,伸出粗糙的大手不好意思的接过包子,“多谢小姑娘了,以后你们来镇上有什么事,需要我帮忙的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这味道实在是太香了,车夫接过,三两口便吃完了一个,伸出舌头将嘴边的油渍舔干净,用袖子随意擦拭了一下自己嘴后,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油布包,小心翼翼的将剩下的另一个包子包好放入了怀里,然后拿起放在身侧的鞭子,吆喝着马儿快走。

    来到镇门口,少年和福来还坐在原地,少年端着一杯茶水在慢慢的喝着,福来则满面愁容的看着镇门口。

    马车在茶水摊前停下,顾雅箬从马车上下来,福来一眼看到了他,眼睛一亮,站了起来,高兴的对少年说:“少爷,她真的回来了!”

    少年淡淡的一个眼光看过去,福来立刻用手捂住自己的嘴,不敢再多说话了,自从遇见这个小姑娘后,少爷这已经是第二次用这种让人胆战心惊的眼光看他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他们喝了多少钱的茶水?”

    “三十文钱!”

    摊主回答,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笑意。这一会儿功夫,可比往日一天的收入还多。

    顾雅箬掏钱的动作顿住,上前了一步,仔细的看着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被看的不自在,轻轻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原以为你是个可怜的,没承想是个败家的,这一会儿功夫,竟然喝了三十文钱的茶水,比我们一顿中午饭还贵。”

    嘴里嘟囔着,顾雅箬掏出三十文钱交给了摊主。

    少年的脸腾的下红了,看着自己面前刚倒满的一杯茶水,喝也不是,不喝也不是。

    摊主高兴的接过,连声招呼着下次一定再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瞥眼看到他的神色,眼珠一转,凑近了他的桌子旁,笑嘻嘻的说:“表哥,这茶水五文钱一碗,倒掉太可惜了,不如你喝完了我们再走啊。”

    连喝了四碗茶水,少年已经喝饱了,只不过是看着摊主殷勤的站在他们的桌子边,不好意思拒绝,才又让他倒了一碗的,现在顾雅箬竟然这样大声的说出来,少年心中知道,她这是故意要整自己。

    脸上的红晕退去,淡淡一笑,将茶碗推去了一边:“我喝饱了,不想再喝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看着他,提高了声音:“果然是有钱的少爷,五文钱一碗的茶水说不喝就不喝了,你这样子,去了我们家,我们家可伺候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无碍,你们吃什么我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少年站起来,优雅的弹了弹衣袍上并不存在的土,淡淡的笑着说。

    再次确定眼前的这个家伙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,顾雅箬瞥了撇嘴,暗嗤了一声,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如果你们那杯茶水真的没人喝了,可否倒给我?”

    一直看着这边的赶车的张老汉,看顾雅箬转身要走了,终于忍不住开口问。五文钱一杯的茶水呀,他这一辈子连喝也没有喝过。

    顾雅箬微微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立刻又转身,双手捧着茶碗到了张老汉面前:“张爷爷,您若是不嫌弃的话,就喝了吧,我表哥这个败家子被家里人宠惯坏了,我也正心疼这茶水呢。”

    原本是张口要茶水的,张老汉还有些脸上挂不住,没想到顾雅箬还给她端了过来,心里那个熨帖呀,满是皱褶的脸上笑开了花:“不嫌弃,不嫌弃,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说完,接过她手中的茶水,倒入了自己的碗中。

    其余喝茶的人看到了,羡慕不已,眼巴巴的看着张老汉。

    “张爷爷,我们先回去了,我爹娘还在家里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给张老汉打过招呼以后,朝着马车走去。

    福来背好包袱,扶着少年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几人上了马车,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等马车走远了,张老汉才端起了自己的茶杯,轻轻抿了一口,口齿生香,回味无穷,不由得满足的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众人看在眼里,更加的羡慕。

    马车上,顾雅箬拿出买来的包子假意递到少年面前:“中午了,都饿了,你先吃两个包子垫饱一下,等回到家里再让我娘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肚子里都是茶水,随着马车的晃动还在不停的响,哪里还感觉到饿,少年心中越发确定顾雅箬这是再整自己,抬眼看着她亮晶晶的,闪着毫不掩饰作弄意味的大眼睛,少年深呼吸了一口,又呼吸了一口,勉强压抑住自己窜到嗓子眼的火气,撇开眼,没什么好气的说:“我不饿!”

    “咦,为什么?”

    顾雅箬一脸不解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了,还没有吃饭,不是应该很饿吗,你为什么不饿,是因为你们还藏在了别的地方有银子,趁着我们离开的时候买吃的了?”

    连鞋底的二百两都被她搜走了,两人的身上是彻底的一文钱也没有了,少年闻言黑了脸,转眼看向他,咬牙切齿的说:“你不要太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这样就恼了,还以为多好玩呢,顾雅箬撇了撇嘴,嗤了一声,将包子放入顾灼手中:“大哥,他们不知,咱们吃。”

    连福来也不给了。

    福来张嘴,想说自己饿了,可看到少年那张阴沉的脸,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,用手捂住自己饿的咕咕叫的肚子,哀怨的看着顾雅箬和顾灼两人。

    顾灼感受到了,可顾雅箬不说话,他也不敢给,如今这个二妹,他可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顾雅箬只当没看见,丝毫没有女孩形象的大口香甜的吃着包子。

    福来看在眼里,更加的饿了,禁不住的咽口水。

    车夫认的路,马车赶得很快,一个时辰便到家了。

    顾雅箬从马上跳下来,对着迎出来的张氏道:“娘,我捡了两个人回来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楼下的电钻终于停了,我去码字,争取明日三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