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奇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奇趣阁5200 > 玄幻小说 > 田园纨绔妻 > 第92章 不跟你一般见识 (二更)
    顾南听到了院子里的动静,正好奇的透过窗纸朝着外面张望,听见顾雅箬的脚步声,回头看她进屋了以后,笑着问:“箬儿,你又做什么让人惊掉下巴的事情了?”

    自从这个女儿换了芯子以后,顾南心里忽然就踏实了下来,以前,他最怕的是自己走了以后,张氏带着几个孩子受人欺负,这下好了,他放心了,虽然这样有些对不起箬儿,但谁让这孩子重生在箬儿的身体里呢,这照顾家人的责任自然要交付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看着顾南脸上难得笑容,顾雅箬心里也是高兴不已,却淡然的回答:“爹,没什么,就是我在路上捡了两个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顾南感觉自己的下巴惊掉了。

    “捡、捡了两、两个人?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:“还是两个英俊的少年。”

    顾南连眼睛都瞪大了,声音也提高了,不相信的问:“少、少年?”

    顾雅箬也睁大了眼睛,看着他:“爹,你不会反对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她漂亮的大眼,顾南拒绝的话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张氏后面跟了进来,看到顾南的神情,笑着摇头,她就知道当家的不会反对,以前他就特别宠爱这个女儿,自从知道她不是原来的箬儿以后,就更加的宠爱了,别说捡两个少年回来,就是捡了一堆乞丐回来,估计他也不对反对的。

    “爹既然不说话,那就是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快速替他下了决定,不给顾南反悔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箬儿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男子汉大丈夫要说话算话,更何况你还是一家之主,你刚才同意了,现在可不能反悔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急声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顾南又气又笑,“我什么时候同意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刚才,你不说话,就是同意了,你不能反悔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耍赖的说着,还转头寻求张氏的帮助:“娘,你也看见了爹没反对是不是?”

    张氏故意拆她的台,“我才刚进来,什么也没有看见。”

    “娘!”

    顾雅箬急的跺了下脚。

    张氏忍住笑,看向顾南。

    顾南嘴角的笑意掩饰不住:“箬儿,爹打算这批香囊卖了银子后,便去济仁堂治腿,家中只有你大姐一人在家,你若是留两名少年在家里,到时候传出去,恐对你大姐的名声不好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因为这事,顾雅箬松口气,“爹,我早想好了,那李斐的身体也有些不好,等我们去镇上时,可带他一起去,不就是多花点银子吗,等你的腿好了,女儿很快就能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既然她一切都打算好了,顾南也不再反对,几人商议了一番,最后决定一致对村里人说,李斐两人是远方亲戚,因为身体不适,想来乡下静养,才来了自己家中。

    既然将人留下了,那便要安排住处,张氏和顾雅箬一起将顾雅箬的东西搬去了顾英屋里,将屋子打扫干净。收拾完了,才想起来,家里没有多余的薄被给两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现在天气不冷了,让大哥和小弟盖一床,给他们匀出一床来,先凑合一晚,等过两日送爹去济仁堂以后我们再买。”

    等李斐和福来看到那条送来的棉被时,差点将眼珠子瞪出来,这也算薄被,就是家中下人盖的也比这强的多。

    顾雅箬将两人的神情收入眼底,有些不悦了:“怎么,不愿意要,那正好,我拿回去还给我大哥和小弟。”

    说完,伸手就过来拿薄被。

    福来反应过来,飞身扑在了薄被上,死死的压住:“不行,不行,说给我们了,就是我们的,怎么还能拿走?”

    薄被再破,晚上也能遮个寒凉,少爷那身体,可受不得半点冻。

    李斐的嘴角直抽搐,眼睛实在不愿意看那床打了无数补丁,看不住本来颜色的,被他那贴身的小厮当作宝贝一样压在身下的,怎么看,怎么刺眼的薄被。

    轻轻咳嗽了一声:“小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箬儿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纠正他。

    李斐又掩嘴咳嗽了一声,改了口:“箬儿姑娘,你今日从我们身上搜去的银钱也不少,可否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被顾雅箬再次打断,

    “打住!我告诉你们,这银钱到了我手里,那就是我的钱了,你们以后别打这银钱的主意,还有,银钱的事情我没有给我爹娘说,你们也不要说漏了嘴,否则的话,哼!有你们的好果子吃!”

    威胁,这绝对是威胁,福来趴在薄被上,气的胸膛剧烈的起伏。

    顾雅箬看在眼里,笑着激他:“怎么,不服气,有本事咱们打一架,打赢了我,银钱就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福来张嘴。

    李婓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雅箬瞥眼看去,李斐不自在的又咳嗽了几声。

    福来立刻改了口,“哼!好男不跟女斗,我才不跟你这个小丫头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撂下这一句话,顾雅箬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抬眼看着她的背影,李斐眼睛微眯,他知道,顾雅箬一直在试探他们,可他不明白,他们是哪里露出了马脚,让她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哪里露出了马脚,当然是全身都露出了,顾雅箬要是知道了他的疑问,肯定会这样回答他,可没有办法,谁让两人看上去像两只待宰的大肥羊呢,即使知道两人的身份不一般,她还是照样下手了,她现在太缺银子了,光凭着家里人缝制的这点香囊,猴年马月才能过上富足的日子,她需要加快挣钱的步伐了。没有银子,那是什么都做不成的。

    知道二弟家立了字据,赔偿牛二家一头牛后,顾东心里那个懊悔,早知那日他便执意跟着去了,也不会出现了这样的事,现在好了,二弟治腿的时日又要往后拖了,这样想着,顾东和顾耀加快了采摘野花的速度。

    马氏看在眼里,有些心疼,也加紧了自己手里的活计,想着赶紧做好,自己也能帮着缝制香囊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顾东从山上下来,背着背篓刚走进院子里,顾雅箬喊他:“大伯,我想请你帮个忙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三更随后就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