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老大夫也是好意劝之,见她不听劝,执意如此,微叹了一口气,“我先回去研究一下治疗你爹腿的方子,你们也准备好银两吧,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最少要……一百两。”

    看着整洁却有些破旧的房屋,以及屋子的摆设和他们一家人的穿戴,老大夫实在不忍心说出一百两这个数来,可他只是济仁堂里一名坐诊的大夫,吃的是济仁堂的饭,拿的是济仁堂的工钱,必须是照规矩做事,就算他想帮也帮不了这一家人。

    一百两,顾灼听闻,身体不由得微微颤动了几下,门外的顾英脸色脸色瞬间也变得煞白,唯有顾雅箬神情不变,镇静点头:“好,多谢老大夫了,您请放心,我们会尽快凑足这一百两。”

    老大夫微微叹息了一声,示意伙计背好药箱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灼愣着没动,顾雅箬送他们出去,等到了篱笆墙外,马车旁,掏出了两角银子,递到老大夫面前:“这是诊费和马车费,请您收好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她,老大夫什么也没说,伸手接过银子,上了马车,吩咐车夫:“走吧!”

    车夫扬起马鞭,马车缓缓而去。

    顾雅箬转身往回走,屋内传出顾南痛苦的声音:“不治了,不治了,我不治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走进去。

    顾南神情痛苦,眼眶泛红,看她进去,低声祈求:“箬儿,爹不治了,不治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抿唇。

    看她不应承,顾南祈求:“箬儿,爹求你了,爹不治了,爹只要每日里看到你们就开心了,爹不想因为这两条没有希望的双腿,而弄得家破人亡。”

    上一次,因为五两银子,俏俏差点被卖了,如果是一百两,他真不敢想象,几个孩子会为此做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顾雅箬目光坚定的看着他,语气坚决:“不会的,我们不会家破人亡。”

    “箬儿,箬儿。”

    顾南连声呼唤:“爹求你了,爹不治了,只要你们好好的,爹就是躺在床上一辈子也是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顾英眼泪喷涌而出,急忙紧紧捂住自己的嘴,生怕自己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顾灼的眼泪也是大颗大颗的往下落。

    顾雅箬看了他们一圈,将剩余的银子拿出来,“除去今日卖的二两半银子,我还另外多挣了十两,爹,大哥,大姐,你们放心,有我在,我们不会家破人亡,爹也不会一辈子都躺在床上。”

    三人挣着泪眼模糊的眼,震惊的看着她,好一会儿,顾南才哆嗦着嘴唇问:“箬儿,你、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遇到了镇长夫人,给她化了一个满意的妆容,这十两银子,是她赏我的。”

    顾南有些不相信她的说辞,这个二女儿,平日里虽然也喜欢描眉画眼,但那都是自己躲在屋子里,偷偷化着玩的,家里人可是一次也没有见过她化成什么样,镇长夫人怎么也得是富家大户里的小姐,怎么可能比自己的女儿化的还差。心里想着,看向顾灼。

    顾灼点头:“二妹确实给镇长夫人化了妆。”

    至于化成什么样,他没见到,更不知道镇长夫人给了十两银子的赏钱。不过这个话,他没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那是真的了,顾南感觉自己就是在做梦,一点儿真实感也没有。使劲摇晃了几下自己的头,想证明一下这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顾雅箬的声音在他头顶上方响起:“爹,您不是在做梦,这确确实实是我挣得,您想,我有了这手艺,还愁挣不来一百两银子?”

    “可、可、可……”

    顾南想说些什么,可又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顾雅箬将银子放在了他的手里:“爹先将这些银子收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顾灼也慌忙伸手入怀,掏出那二两半银子,“还有这些,爹也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阻拦住他:“大哥,这些是我们买米面的钱,留在你那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了那么多,有半两银子就够了,多余的放在爹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顾英急忙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顾雅箬摇头:“天气眼看就要热了,我们一家也需要准备一些夏天的衣服,还有家里的米面,如果吃不好,我们哪里还有力气上山摘花,这点银子还是留着慢慢用吧。”

    顾英张了张嘴,想要说他们有夏天要穿的衣服,不用买了,被顾灼拉住,对着她摇了摇头,顾英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晚上张氏回来,听说了顾雅箬给镇长夫人化妆的事,惊讶不已,又听说顾南的腿需要一百两银子才有可能治好,辗转反侧了一夜没有睡着觉,第二日,去了镇上后,找到了主家管事的,央求了半天:“管事的,我知道我这样催你不合适,可我家里确实需要我,您看看,什么时候能找到人来代替我。”

    管事的也是生气,当初有好几个女人要来主家洗衣服,是因为她和中间人关系不错,才给了张氏这个机会,没想到她还没有洗多少天便不想来了,这要不是看在中间人的面子上,她早就跟张氏翻脸了,原本她是想着拖一个月,再让她走人的,倒时也不至于让东家说她办事不牢靠,可她倒好,不体谅她的难处,每日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催着她再找人替代她,所以说话的语气也就没有那么客气了:“张氏,当初咱们可是说好了,这份工你可是要做半年的,可你这才做了半个月,便想不做了,你以为这是你家呢,说不干就不干了。”

    管事的还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么不客气的话,张氏也知道自己做不对,态度更加的谦卑了,身体几乎要弯成一半了:“张嬷嬷,我知道是我的不对,您不要生气,这样,三天,不,五天,我免费洗五天的衣服,五天后,我走人行吗?”

    管事的哼了一声,打量了她几眼,嘴角微撇,带笑不笑:“张氏,我们东家可是这清水镇上有名的大善人,你当初提出来,每日结工钱的时候,我们东家爽快的就答应了,你可着着清水镇打听打听,还有这么好的东家吗?”

    张氏连忙回答:“没有,没有,东家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东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你觉得我们东家会贪你几天的工钱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