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张氏慌忙摆手:“张嬷嬷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……”

    管事的一甩衣袖,哼了一声:“既然不是,就好好干你的活,咱们当初怎么说的,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张氏下意识的上前追了一步,急声呼唤:“张嬷嬷,您……”

    管事的理也没理她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张氏站在原地,望着她越走越远的身影,重重叹了一口气后,继续去浆洗今日的衣服。

    三日以后,顾雅箬和顾灼又雇了张老汉的牛车,拉了五大背篓干花过来绣坊,牛车到了绣坊门口,顾雅箬刚从牛车上下来,一个人影从绣坊内里快速的冲出来,冲到她面前,声音里带着焦急和欢喜:“你可来了!”

    顾雅箬定睛一看,竟然是那日拦住她的镇长夫人身边的丫鬟,眼神闪了闪,眉头顿时皱了起来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不记得我了,我是镇长夫人身边的秋香。”

    秋香急切回到后,又接着说:“我们夫人命我在这里等你好几天了,快快快,赶快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伸手就要拉顾雅箬的手。

    顾雅箬后退了一步,躲过:“我为什么要跟你走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快些去给我们夫人化妆呀,那日我们老爷看了夫人的妆容以后,惊为天人,这几日一直歇在夫人房里,夫人高兴坏了,命我来找你,说无论如何也要把你带回府里去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冷声拒绝:“抱歉,我今日无空,恐怕不能随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见她不应允,秋香态度恶劣了起来:“夫人让你去,你必须去,你若是不识好歹,有你的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犹如没有后听见,越过她朝着绣坊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站住!”

    秋香尖利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掌柜的听到了动静,从柜台里出来,刚走到门口,看她迎面走来,笑着打招呼:“顾姑娘,你来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秋香已然也走进了绣坊内,叉腰挡住了顾雅箬的前面:“小姑娘,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要是惹得我们夫人不高兴了,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化了妆容的第二日,便派了丫鬟过来,询问顾雅箬的地址,掌柜的是真的不知道,镇长夫人只得派了丫鬟守在绣坊里,刚才两人的对话,掌柜的也隐约听到了一些,明白顾雅箬是不想去镇长家里,笑着对秋香说:“既然顾姑娘不愿意去,请你们夫人来绣坊里一趟好了。”

    连掌柜的都给面子,偏这么个小姑娘不知好歹,秋香的心里更加的生气了,伸出指着顾雅箬:“告诉你,今日你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,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如何?”

    顾雅箬提高了声音,“是让镇长拿了我下大狱,还是仗着权势强压我就范?”

    没料到她说这样的话,秋香瞪大了眼睛:“你、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顾雅箬朝前走了一步,气势逼人的看着她:“你们夫人出钱,我付出了绝技,在上一次妆容化完以后,我们就已经两清了,如今你拿着手指着我,还对我出言不逊,莫不是认为我是一个乡下的小姑娘,就能任意由你们欺负了?”

    秋香的脸色唰一下白了,手快速的收回,藏到了背后,强自辩解:“我没有这个意思,你不要污蔑我。”

    扫视了周围闻声看过来的人们一眼,顾雅箬提高了声音:“你是镇长夫人的丫鬟,而我不过是一个乡下的小丫头,我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?敢污蔑你?”

    “镇长夫人”四个字入耳,过路的人脚步停了下来,纷纷竖起耳朵想要听清楚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秋香更加慌神了,后退了一步:“我、我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着秋香说不上话来,掌柜的急忙打圆场:“秋香姑娘,你还是回去请夫人过来一趟,我担保顾姑娘会在在绣坊内等着。”

    秋香咬了咬嘴唇,看了顾雅箬一眼,转身小跑着回去喊人。

    见她走了,周围看热闹的人也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掌柜的吩咐伙计将背篓卸下来抬去了后院,并让人去喊自己的夫人。

    柳娘听闻,急匆匆的过来,笑着道:“顾姑娘,你可来了,我这几天可一直都惦念着你给我化妆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也露出了笑容:“夫人莫急,我这不是来了吗?”

    柳娘笑着伸出手,做了个请的姿势:“你来了,我自然是不急了,来,我们楼上说话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,随她去了楼上。

    掌柜的看着两人上楼的背影,眼睛眯了起来。这个顾姑娘,出生在农家,却一点儿农家人的怯懦也没有,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家能教养出这样的孩子。

    柳娘和顾雅箬到了楼上不久,镇长夫人脸色不虞的领着几名丫鬟而来,进门后怒气冲冲的问:“那个臭丫头在哪儿?”

    掌柜的急忙从柜台后出来,回道:“在楼上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抬脚就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掌柜的喊住她:“夫人且慢!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停住脚步,眉头紧皱,回头看他:“何事?”

    掌柜的斟酌了下说辞,尽量委婉一些:“夫人,您如果还想要顾姑娘给你化妆容,态度还是要软化一些,据我的观察,她是吃软不吃硬的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哼了一声:“一个乡下的野丫头也想让我对她和颜悦色,她也配?今日她若是应了我的条件还好,若是不应,我倒要看看她的皮是吃软还是吃硬?”

    说完,怒气冲冲的上了楼。

    柳娘和顾雅箬在楼上说的正投机,听到了蹬蹬蹬的上楼声,心里一咯噔,立刻站了起来,快步走到了门口,还未来得及打开门,门一把被从外面推开,镇长夫人那张恢复了本来面容,有些狰狞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柳娘下意识的挡在了她的面前,小心的问:“夫人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没有回答,带着些愤恨的目光看向了顾雅箬。

    顾雅箬对着她淡然一笑,微微点头示意:“夫人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的火气噌就冲上了脑袋,一把拨开柳娘,朝着顾雅箬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