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顾雅箬淡然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在她面前站定,直接开口说:“我给你两个选择,一个是卖身到我的府中,成为我的丫鬟,另一个是以后你每次来镇上,我便派人好好的”招呼“你一顿,你选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微微一笑,神色从容淡定:“抱歉,夫人,我一个也不选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气的胸膛快速起伏了几下,气急败坏的声吩咐自己带来的丫鬟:“将这个死丫头给我拿下,我今天倒要看看,她到底选不选!”

    几名丫鬟应声,就要上前来。

    柳娘急忙回身挡在顾雅箬面前:“夫人,有话好说,她只是一个小姑娘,哪里需要你如此大动干戈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已是气恼之极,哪里听得了她的劝说:“柳娘,这件事没有转圜的余地,看在咱们相交多年的份上,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这个闲事了。”

    柳娘站着没动,陪着笑脸:“夫人说的极是,可如果顾姑娘有个什么意外,我们这制作香囊的原料可就没处着落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顾雅箬送来的干花保存的完整,花香持续时间长,他们绣坊内的上一批香囊可是卖了个高价钱,而且还引来了几个大客户,要是顾雅箬出了事,他们绣坊内也会跟着受损失的。

    商人唯利是图,镇长夫人知道,要是有办法,她也不想断了柳娘的财路,可一想到昨夜,好不容易来了她房中两夜的老爷,又被那几个狐媚的东西勾引了过去,她的气就不打一出来,要不是这个野丫头一连几日没有过来,没有及时给她修补脸上的妆容,至于老爷去了别处吗?今天无论用什么手段,她都必须让这个丫头答应了做她的丫鬟,那样以后每日她都可以美美的面对老爷了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还没有说话,顾雅箬略带讥讽的声音从两人身后响起:“夫人,您崩劝了,镇长夫人昨夜欲求不满,今日火气大的很,你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犹如被人踩到了尾巴,回头尖声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柳娘则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,愣愣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顾雅箬抬高了头,笑着反问:“不是吗?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“嗷”的一声对她伸出手,“我撕了你!”

    顾雅箬身体左移,轻松躲过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手抓空,尖声命令自己的丫鬟:“一群蠢货,还不快给我抓住她!”

    几名丫鬟蜂拥着上前。

    柳娘回过神来,急忙伸手阻拦:“等一下,等一下,有话好说……”

    哪里有人听她的话,几人全部对着顾雅箬出手。

    顾雅箬左躲右闪,似乎是一个不小心,碰到了桌子角上,脚下一个趔趄,仰面朝地上倒去,手忙脚乱间,碰翻了一把椅子。

    几名追她的丫鬟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,一个,两个……叠罗汉一样压在了倒翻在地的椅子上,发出撕心裂肺的“哎呦”声。

    柳娘完全傻了眼,呆呆看了看已然站稳脚跟,毫发无伤的顾雅箬,又看了看不断发出哀嚎的丫鬟们,不明白情势一下子怎么变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气的头顶上都冒烟了,大声怒骂:“一群没用的废物,还不赶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丫鬟们哪还能起得来,尤其最下面一名丫鬟,疼的几乎都要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顾雅箬似受到惊讶一般拍了拍自己的胸膛,嘴里还不忘说着:“娘哎,吓死我了,幸亏没有摔倒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的鼻子已经快歪了,不顾礼仪的捋起袖子,“死丫头,你别动,看我抓住你不让人扒了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看到她的动作,顾雅箬眼里闪过一丝兴味,刚才被她激起得火气消散了一些,语气也不那么尖锐了,“夫人若是扒了我的皮,以后谁还帮你化妆呢?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的动作顿住,绷着脸看着她,询问:“你还要为我化妆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不为夫人化妆吗?”

    顾雅箬反问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愣了下,仔细想想,这个丫头确实没有说不为自己化妆,是自己一来就要求她卖身去自己府中的,对,就是让她卖身去自己府中,那自己以后就可每日都美美的面对老爷了。想到此处。镇长夫人又想起来自己今日来的目的,刚要开口说话,顾雅箬先她一步开口:“夫人如果做出强买我入府的事情,不出两日,就能传遍清水镇,到时镇长大人的名声受到牵连,您说,他还会对您有好脸色吗?”

    当然不会有好脸色,镇长夫人也是被昨夜的事情气懵头了,根本没想那么多,现在被顾雅箬这样一问,才知道自己差点做下了蠢事。

    柳娘也已经回过神,闻言急忙劝她:“夫人,顾姑娘说的对,您还是不要这样冲动,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心里已然知错,有了这个台阶,镇长夫人自然是跟着下了,不过为了显示自己的气势,还是“哼”了一声,“看在柳娘的面子上,我暂且放过你,不过,你以后要每日过来镇上给我化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恐怕有些困难,不过,我有别的办法让夫人每日都保持最美的妆容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听闻,眼睛一亮,完全忘了刚才的事,急急的出声询问: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顾雅箬看向刚挣扎着站起身,呲牙咧嘴的丫鬟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皱眉,训斥:“没用的东西,赶快滚出去,别留在这里碍眼!”

    几名丫鬟战战兢兢应声,争先恐后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屋内清净下来,镇长夫人面向顾雅箬,急切的询问:“到底是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顾雅箬淡笑着回答:“我可以将我的绝技交给夫人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霍然站来起来,不敢相信的拔高了声音问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柳娘也是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,不敢置信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顾雅箬轻点头:“我说话算话,不过,这绝技我不能白传给夫人,你要付我银两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多少?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迫不及待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和夫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,这样吧,一百两,我教给你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