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顾雅箬凝眉,眼中凌厉的光一闪而过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顾灼狠狠的一拳打在墙壁上,随着墙壁上的土簌簌落下,手上的血迹也更加的明显。

    顾英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妇人越发不安了,急忙解释:“箬儿,俏俏、俏俏只是暂时被人抱走了,娘已经和他们说好了,等一个月后我们凑足了五两银子,就会把俏俏赎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赎?”

    顾雅箬的声音尖锐起来:“你卖了自己的女儿?”

    妇人的脸色霎时苍白了,急忙摆着自己的双手,慌乱的解释:“不是的!不是的!娘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便被顾雅箬的喊声打断。

    妇人愣住。

    顾灼看向她。

    顾雅箬大步迈出门槛,随意的扫了一眼,朝着临时搭建的厨屋走去,从里面拿出一把破口的菜刀握在手,对着顾灼问:“大哥,知道他们走的哪条路吗?”

    顾灼明白了她的意图,毫不犹豫的急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顾雅箬快步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箬儿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妇人苍白着脸色,紧跟着走了几步,担心的问。

    回应她的是两人越来越远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顾英反应过来,也往外走:“娘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英子,等等,娘也跟着你们去!”

    妇人想要跟上,东屋里却传来顾南的声音:“孩子他娘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妇人停住脚步,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顾英已经跑远了。

    顾灼跑的飞快,顾雅箬用劲了全力才勉强跟上,不由得暗自咒骂这具破败的身体,要搁在前世,别说这个速度,即使比这快十倍,对于她而言也没有丝毫的难度,哪里像现在,满身大汗,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大概跑了三里多路,远远的看到一男一女两道身影抱着俏俏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顾灼大喜,跑的飞快,不一会儿便追上了他们,伸出双手,挡住了两人的去路:“你们站住!”

    两人一愣,随即抱紧了怀里的小人儿,警惕的问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雅箬连呼哧带喘的追上了她们,深喘了几口大气后,将手里的菜刀抛高了一下,又稳稳的抓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破旧的刀口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来并不刺眼的光,两人惊惧的抱着俏俏后退了几步,声音不稳的问:“你、你们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做什么,带我妹妹回家而已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露出笑容,如说家常一般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女人抱紧了俏俏,斩钉截铁的拒绝:“不可能,这孩子已经卖给我们了,你们不能出尔反尔?”

    顾雅箬嗤笑出声,不紧不慢的问:“卖给你们?可有字据?”

    男人上前一步,将女人挡在身后:“有!”

    顾雅箬伸出另一只手,“哦,拿来我看看!”

    男人迟疑。

    顾雅箬收回手,掂了掂手中的菜刀,不慌不忙的说:“没有字据,你们这是拐卖人口,我们可以去衙门告你,按咱们的律令,可是要砍头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慌了,催促男人:“当家的,将字据给她们看看。”

    男人盯着她手中的菜刀,伸手从怀中拿出一张字据,递到顾雅箬面前:“这是字据,当时你们家借银子的时候可就说好了,三个月期限一到,如果没有银子偿还,孩子就给我们抱走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接过,仔细看了一遍,点头:“你说的不错,确实是这样写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听了,刚要松一口气,却见顾雅箬三两下就将字据撕掉了,惊得立时睁大了眼睛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顾灼也是愣住。

    将纸末扬飞,顾雅箬拍了拍手:“好了,现在字据没有了,你们也该将小妹还给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飞扬的纸屑,再看看满不在意的顾雅箬,男人反应过来,暴怒:“你们竟敢使用如此卑鄙的手段赖账,我跟你们拼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人朝着顾雅箬扑来。

    “二妹,小心!”

    顾灼惊呼着上前。

    只见眼前一道光亮闪过,顾灼还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,顾雅箬的菜刀已经抵在了男人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当家的!”

    女人惊呼出声,抱着俏俏欲上前。

    “别动,否则的话,我的手一抖,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威胁。

    女人吓得不敢乱动,瞪大了双眼,惊恐的问:“你,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小妹,我们再商量还你们银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女人抱着俏俏的手愈发的紧,舍不得松手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顾雅箬淡笑着将菜刀往前送了一下。

    男人吓的白了脸色,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“别,别……我放,我放!”

    女人看着菜刀,慢慢的蹲下身子,将俏俏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俏俏立刻跑了过来,抱住了顾雅箬的大腿,抬起头,欢欢喜喜,软软糯糯的喊了声:“二姐!”

    顾雅箬的心颤了颤,看着明显欢喜的小人儿,放柔了声音:“小妹,去大哥那边。”

    小人儿欢喜的点头,跑去了顾灼身边。

    顾灼颤抖着双手抱起她。

    “孩、孩子我还给你们了,你快把当家的放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急切的请求。

    顾雅箬拿开了菜刀,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女人急忙上前,看了看男人的脖颈:“当家的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男人苍白着脸色,惊魂未定的摇头:“没、没事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的声音再两人的身后响起:“好了,我们来商议一下还你银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我默默的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