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镇长夫人喜笑颜开,笑着自夸:“没想到本夫人也有这样的天赋,短短两个时辰,便几乎学会了这绝技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附和:“我也从来没有见过夫人这么天赋高的人。”

    被她这样一捧,镇长夫人心里那个美呀,当即扬声对着外面喊:“春秀!”

    春秀应声进来,一瘸一拐的走到她面前,恭恭敬敬的喊:“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给顾姑娘一百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春秀诧异抬头,眼光看向顾雅箬,不明白夫人对她的态度怎么突然来了一个大转变。

    顾雅箬笑意盈盈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春秀皱眉,抿了抿唇,对镇长夫人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察觉到她没有动作,眉头也皱了起来,呵斥:“你耳朵时聋了,没听清楚吗?给顾姑娘一百两银子!”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春秀想要劝说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的脸色立刻黑了,“啪!”的一声拍在桌子上,“怎么?本夫人连一百两银子也做不了主了?”

    春秀双腿发软,“噗通”跪在地上:“夫人饶命,奴婢这就拿银票。”

    说完,颤抖着手拿出荷包,从里面拿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,跪着前行了几步,双手举到镇长夫人面前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伸手接过,看了看,递给顾雅箬:“你看看,这是一百两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微笑着接过,看也没看,小心的折叠好,:“夫人身份高贵,一言九鼎,自然不会蒙骗我这乡下的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镇长夫人心里熨帖,当即掩嘴笑了起来:“你这小丫头,嘴巴还挺甜,不过你别忘了,我绝技我还没有学会,你要时不时的来镇上,再指点我一些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也不推脱:“这个是自然,我每隔三五日便会来绣坊送货,到时让掌柜的派人去知会夫人一声如何?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说完,对着铜镜又照了照,这才满意的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春秀赶紧起身,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柳娘送她去了楼下,顾雅箬坐在椅子上,手指轻轻的叩击着桌面,想着一会儿是直接去济仁堂找大夫,还是先买一些必需品回去,直到听闻了柳娘上楼的脚步声,才收敛了神色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柳娘推门进来,满脸的笑意,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:“你说你呀,人小胆子大,刚才差点没吓死我,偏你还是一副没事人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也笑了起来:“夫人看错了,我也吓得不行,要不然,我能服软?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不是?”

    柳娘眼神闪了闪,接下她的话茬:“既然你知道,我也不多说了,只是你这性子呀,以后要收敛一些,有些人能得罪,有些人是我们得罪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致谢:“夫人教诲的是,雅箬谨记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这天色也近中午了,我看你也累了,今日我做东,留你兄妹俩在绣坊内吃个午饭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夫人,只是家里确实有事,我爹双腿受伤,躺在床上,我娘来了镇上做工,补贴家用,家里只剩下幼弟和幼妹,我们不能太晚回去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她家里是这样的情况,柳娘也没有坚持,“既如此,你们便早些回去吧,等哪日有空时,我再招待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说道:“借您的光,我才凑足了给我爹治腿的一百两银子,我怎么也得报答您才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,搬过椅子示意柳娘坐好:“别的不说,这妆容可是我一早就答应您的。”

    柳娘急忙推脱:“你这孩子,我都这把年纪了,虽然爱美,但也不急于这一时,你还是赶快回家去,这化妆的事啊,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半是恭维,半是打趣的说:“夫人真爱说笑,您这年纪,正是风韵正盛,妩媚多娇的年纪,我保证呀,我给你化的这妆容让掌柜的看着移不开眼睛。”

    柳娘的脸腾的就红了,手下意识的摸上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顾雅箬调皮的冲她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柳娘的脸更红了,心也动了,低头端起水盆去了楼下换了清水回来,自己清洗干净了脸,坐在了椅子上:“顾姑娘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蹲在她面前,自己的端详了她的脸形,瓜子脸,柳叶眉,樱桃小口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鼻梁有些塌,影响了整张脸的美观。

    拿过胭脂水粉,顾雅箬专心致志的开始化妆,一刻钟后,便已化好,端过铜镜,放在她的面前,笑问:“夫人请看,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柳娘睁开眼,即使早有准备,还是被镜子里的自己惊艳到,有些结巴的问:“这、这、这真的是我?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打趣:“难不成这屋子里还有别人。”

    柳娘伸出手,试探的在自己引以为憾的鼻梁上轻轻的碰触了一下,没有塌下去,又碰了一下,还是没有变成原来的样子,欣喜不已:“哎呀,顾姑娘,你可真是神了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夫人若是想学,我可以教给您,只不过今日不行了,您得等几日,等我下次再来镇上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柳娘转身一把抓住她的手,眼里迸出惊喜的光:“顾姑娘,你说的可是真的,你真的愿意教我?”

    顾雅箬开起了玩笑:“夫人,您和掌柜的可是我的财神爷,我们全家能不能吃上饭全靠您们了,我哪敢欺骗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这样说,有了你送来的干花,我们这香囊也卖出了不少,我和掌柜的才应该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顾雅箬开口,又说道:“这样吧,我和镇长夫人一样,也给你一百两银子,你等着,我这就去取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要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拦住她:“夫人若是给我一百两,别说以后我不教给夫人这化妆绝技了,就是那干花,我也不卖给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柳娘大惊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道:“我这人呢,做事讲究眼缘,若是对眼了,什么都好说,若是不对眼,即使金山银山摆在我面前,眼睛我也不眨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啊啊啊啊,同时更两本书,要崩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