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柳娘错愕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笑问:“夫人是不是觉得我疯了?”

    柳娘回神,急忙摆手:“不是,不是,我只是没想到姑娘这么、这么……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接话:“这么不正常是不是?”

    柳娘更加的着急了,“不、不、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觉得姑娘实在是太随心所欲了,不、不对,是大气,大气,一点儿不像是寒门小户出来的,倒像是大家族里培养出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这夸奖我爱听,等回家后讲给我爹娘,她们一准儿也乐坏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道。

    柳娘也跟着笑起来,整个人显得越发的艳丽。

    顾雅箬收敛了笑容:“不过,我还真有事求夫人。”

    柳娘痛快的应下:“你说,只要是我能做到的,一定帮你做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多难的事,夫人这绣坊里如果有剩下的多余的布头,可否白给我一些,我想拿回去试着做一些香囊,拿来卖钱,毕竟我爹的腿还不知道需要花多少银两,我们能多挣一些是一些。”

    绣坊里布头有的是,只不过大一些的自己的人都用了,剩下的一些小的,都是不能当材料的,顾姑娘对自己这样大方,自己要是给她一些零碎的布头,太说不过去了,柳娘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顾雅箬一直看着她的神色变化,见她面露犹疑,笑着开口:“夫人若是有难处,只当我们说过。”

    人家刚给自己化了妆,自己这点小忙也帮不上,柳娘有些不好意思,脸都有些微微红了:“顾姑娘,不瞒你说,这大些的布头我们都自己用了,这小一些的根本不能做香囊,给了你也是回去做抹布,我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顾雅箬暗暗松了口气,笑着道:“甭管大的,小的,只要夫人没用的,尽管给我就是,我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意思,要不然,我给你扯一些上好的布料,你拿回去做吧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拒绝:“夫人有所不知,我们家里人从来没有做过这香囊,这布头拿回去本来就是让她们练手的。”

    是这样,柳娘心里好受了一些,脸上也浮现了一丝笑容:“既然如此,我这便命人去给你们全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夫人。”

    柳娘摆手:“这布头扔着也占地方,给了你,我还省心了呢,不过我也有个条件,等你们的香囊做出来之后,要拿过来让我看看,如果好,我们绣坊就收下。”

    要的就是她这句话,顾雅箬心中暗喜,脸上却不显:“夫人不说,我也会拿来让您和掌柜的过眼的。”

    事情说完,柳娘就要往外走,顾雅箬拦住她,指了指她的脸:“夫人,你若是这副样子下去,掌柜的见到了,万一在众目睽睽之下失了态,可不太好,还是我下去请掌柜的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柳娘的脸更红了,在胭脂的映衬下,似要滴出血来,伸出手,毫不客气的打了她一下:“臭丫头,我好歹长你不少,哪里有你这样取笑我的。”

    话虽然是这样说着,脚下却没动地方。

    顾雅箬笑出声来,在柳娘羞得受不住,作势伸手又要打她时,急忙后退了几步,笑着说:“我这就下去请掌柜的上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快步走了出去,并顺手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看着还在晃动得房门,柳娘想象着一会儿掌柜的见到自己的情景,心砰砰得跳个不止。

    顾雅箬脚步轻快的下楼,到了掌柜的面前,故意绷紧了面容,“掌柜的,夫人请您上去,说是有重要的事情找您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心里纳闷,抬头看了看楼上,没有任何动静,忍不住出口询问:“她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顾雅箬一本正经得摇头:“不知道,夫人没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看她神情严肃,掌柜的心里犯起了嘀咕,嘴里道:“你们二位先等一下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微微撩高衣摆,三步并作两步,急匆匆得去了楼上。

    “小妹。”

    顾灼担心的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顾雅箬露出笑脸:“大哥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顾灼微微放下心来,将手里已经攥出汗来的碎银悄悄的给她看,压低的声音里带着喜悦:“小妹,今日卖了三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点头:“大哥收好,等一会儿我们拿了东西就走。”

    顾灼听话的将碎银放入了怀中,继续小声问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我和夫人要了一些她们不用的布头,回家让娘和大姐试着做一下香囊,如果成了,赚的银子会比现在多很多。”

    一听可以多赚银子,顾灼的两眼放出了光,高兴的点头。

    大概一刻钟后,掌柜的才从楼上下来,黝黑的脸上布满了红晕。

    顾雅箬朝他后面看了一眼,没看到柳娘,心里了然,抿唇微笑。

    掌柜的走到她面前,不自在的掩嘴咳嗽了两声,道:“顾姑娘稍等,我这就命伙计将碎布头全部给你拿来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点头:“多谢掌柜的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摆手,随即吩咐伙计,

    伙计去了后院,不大的功夫便拖了两大口袋布头过来,回禀:“掌柜的,总共就这些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点头,对顾雅箬道:“顾姑娘,暂时就这些,你先用着,等过几日还有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再次道谢:“多谢掌柜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顾姑娘客气了,您对柳娘……”说到这,顿了顿,脸又红了红。

    “我和夫人那是投缘,掌柜的要是客气就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哈哈一笑:“既然如此,我就不多说了,希望姑娘下次来的时候,能将做好的香囊拿来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当即说道:“这个我不会跟掌柜的客气,老实说,我还指着您和夫人这绣坊发财呢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又是一阵哈哈大笑,那双精明的眼睛却在她的身上打量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顾雅箬察觉到了,却装作什么也不知,又神色自若的说:“掌柜的,家里没有米粮了,我们还需要去买一下,这些布头先放在您这里,等一下,我们雇了牛车来全部拉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尽管去,如果雇不到牛车,我还可以让伙计送你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推荐路的完结文爽文《田园佳婿》

    一场意外,21世纪的“孤星”孟倩幽穿越到同名同姓的农家小女孩身上,从此开启了风生水起的农家生活。可谁能告诉她,这个未来的夫君是个什么鬼?

    小剧场一:“小妹,那个男孩就是你未来的夫君”。大哥孟贤指着远处一个衣衫破烂的男孩说到。,倩幽一听,顿觉天雷滚滚动。

    小剧场二:“小妹,你未来的夫君又被打了!”二哥孟齐急慌慌的冲进大门,对孟倩幽喊道。孟倩幽额头的青筋跳了跳。

    小剧场三:“姐,你未来的夫君……”小弟孟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孟倩幽打断,“去告诉爹娘,我未来的夫君,我们自己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