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兄妹俩一前一后出了绣坊,掌柜的看着他们的身影,眼睛眯起,好一会儿才挥手招过来一名伙计,低声吩咐:“你去打听一下,这顾姑娘家住哪里,家里有什么人,还有家里的情况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是,掌柜的。”

    伙计应声,拔脚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掌柜的喊住他。

    伙计停住脚步,退回他身边:“掌柜的,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你小心一些,千万不要让她发现。”

    伙计再次应声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掌柜的心里有些忐忑,虽然只打过几次交道,可他能看出来,这顾姑娘不是一般的乡下人,尤其是她嘴角带着淡笑,无论遇到何事,一切尽在掌握中的从容,就算他这个虚长几十岁的人也不及,更何况,她还有那出神入化的绝技,但凭借这一手,以后也必定是个出人头地的人。想到此处,心里一个激灵,那顾姑娘有如此本事,定然也是一个机灵的人,若是被她发现了自己派人跟踪她,那后果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掌柜的急匆匆的走出绣坊门,对着伙计已然走出很远的背影大喊:“生子,回来!”

    生子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喊他,回头一看,见掌柜的正站在门口,焦急的对他挥手,立马转头小跑了回来:“掌柜的,您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用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待他做出反应,又嘱咐道:“刚才我吩咐你的事,不要对任何人说起,只当没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生子虽满头雾水,却还是点头应下:“掌柜的放心吧,我已经忘了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点点头,转身回了绣坊内。

    顾灼和顾雅箬出了绣坊以后,径直来到了上次买米面的地方。

    掌柜的一眼就认出了他们,笑着迎上前来,直接问顾雅箬:“小姑娘,今日还是买上好的米面吗?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:“今日要多买一些,掌柜的可要多优惠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一听要多买,掌柜的更加喜笑颜开了,连忙应声:“好说,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身上有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顾雅箬转向顾灼问。

    掌柜的眼睛亮了起来,同时也不住的打量着兄妹两人,上一次两人来时还只是用铜板,这次都有了银子了,也不知短短的时日内,他们怎么得来的?

    自己身上有多少银子,二妹知道的一清二楚,却还要问自己,顾灼心里疑惑,不知她要做什么,却也老实回答:“三两!”

    顾雅箬转向掌柜的:“我们只有三两银子,您看看,能给多少上好的米面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这米面店,只是一个小的米面店,平日里接待的也都是些乡下的穷人,顶多买个几十文的糙米糙面,一个月也碰不上有几个大主顾,上次兄妹俩买那些米面,已经让他很高兴了,这次竟然一口气买三两银子的,掌柜的高兴的都不敢大力喘气了。小心翼翼的回道:“还是按姑娘上次的买法,我多赠你们一些便是。”

    虽然赠出去以后,便没有了多少赚头,可这也比那些零零散散卖出去的,赚的多。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,声音里带着笑意:“多谢掌柜的,您放心,以后这米面呀,我们只来你一家买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听的心花怒放,越发高兴,亲自动手给她们称好了米面。

    顾灼也不想劝了,因为他劝也没用,只静静的站在一边,心疼的握紧了手中的银子。

    米面买完,顾灼神情沮丧,满脸不舍得将银子递给了掌柜的。

    顾雅箬看在眼里,笑着摇头,心中暗想,如果她找个契机,将一百两的银票给大哥看,不知道他是个什么反应,会不会昏过去,或者说干脆拿头去撞墙,看看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米面先存放您得店里,一会儿我们顾牛车来拉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给掌柜的打招呼后,出了米粮店的门。

    顾灼跟在她身后出来,嘴唇抿得死死的,一言不发得越过她,朝着镇门口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了没两步,被顾雅箬喊住:“大哥,我们去济仁堂一趟。”

    顾灼脚步停下,回头,带着些怒气的说:“别说一百两银子了,就是今日挣得三两银子都花完了,我们去济仁堂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不说话,转身朝着济仁堂的地方走。

    顾灼在后面气的直跺脚,有心不管她,但看她越走离自己越远,又怕她出个什么意外,还是追了上去,生着闷气的跟在她的身侧。

    顾雅箬偏头看向气鼓鼓的他,觉得这个大哥实在事可爱的很,忍不住起了逗弄的心思,看了看大路两边过路的人很少,凑近了他一些,压低了声音问:“大哥,你认不认得一百两的银票的?”

    别说一百两的银票,就是一两的银票,顾灼也没有见过,闻言哼了一声,不悦的说:“你又打趣我,我哪里识得一百两的银票?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顾雅箬故意轻轻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顾灼忍不住瞪她,没好气的说:“你叹什么气,三两银子可是你花完的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的神情更加的郁闷:“镇长夫人奖赏了我一百两的银票,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原本想要大哥看一看的,可你也不识得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找个人看就好了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顾灼下意识的回答,刚说了一半,才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,停住脚步,瞪大了眼,激动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:“二妹,你、你、你是说……你……?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点头,伸手入怀,拿出一百两的银票,展开递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顾灼眼眸瞪的更大,双手哆嗦着,想要接过,又不敢接。

    “二妹,这、这是……这是我们的?”

    顾雅箬将银票放入他颤抖不已的手里,将他的手指一一合上:“大哥,你感受一下,千真万确,是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顾灼身体僵住,看着自己的手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顾雅箬站在一边笑看着他。

    慢慢的,顾灼的眼圈红了,看着露在外面的银票,松开了手指头,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直到手心里的银票全部露出来,才狠狠的吸了一口气,猛然将银票胡乱放在顾雅箬的手里,转身朝着最近一间店铺的墙面跑去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每天上午10:25准时发文,扣扣阅读那边同步要慢一些,大概10:35左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