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刚才自己想象的画面一下浮现在眼前,顾雅箬情急之下大喊:“大哥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好大一声响随之也跟着响起,顾雅箬不忍心的看去,顾灼那个二百五的脑袋直直的撞在了店铺门前的柱子上。

    顾雅箬跑上前,着急的询问:“大哥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顾灼摸着自己撞的有些发昏的脑袋,嘿嘿直乐:“嘿嘿,嘿嘿……二妹,真疼,是真的,我不是在做梦!”

    顾雅箬气笑,踮起脚,拿开他的手,发现额头上已经淤青了一块,又气的想骂他。还没等开口,顾灼一把抓起她的手,拉着就摇摇晃晃朝前面走,嘴里还说着:“走,小妹,我们去济仁堂,马上就找老大夫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骂人的话咽了回去,乖乖的跟在了他身后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来到济仁堂,同时大步走了进去,一眼看到了老大夫,径直来到他面前,顾灼喊人:“老大夫!”

    老大夫还在研究医书,闻言抬头,看清是她们兄妹俩,露出诧异:“你们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顾灼松开顾雅箬的手,凑近了他一些,左右看了看,欢喜的压低了声音说:“老大夫,我们凑足了一百两,不知何时可以送我爹过来?”

    老大夫更加的惊讶,不由得上下打量了兄妹两人,心中暗忖他们用了什么办法,竟然在短短的几日内,便凑足了一百两,要知道,别说是乡下人了,就是他这个小有名气的,常年坐诊的大夫这一生也没有攒够这么多的银两。

    顾雅箬将老大夫的反应看在眼里,自动略过,装作迫切而又担心的询问:“老大夫,我爹的腿……?”

    老大夫回神,“哦,既然银两凑足了,随时可以送来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老大夫,明日我们就送人过来!”

    顾灼欣喜不已,连忙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几日,老大夫也研究了不少的医书,对于顾南的腿确实也没有找到好的方法,但他先前已经应允,如果现在反悔的话,不但对他的名声受损,还会连累济仁堂的名声,如今只能是先让人送进来,慢慢的再研究了。老大夫缓缓点了点头:“济仁堂辰时初开门,你们可早点过来。”

    想到顾南的腿有治了,也许过不了多少时日便又可以走路了,顾灼心里那个高兴呀,当即响亮的应了一声:“哎,明日我们一早过来。”

    老大夫眼光在他激动的脸上略过,落在了顾雅箬的脸上,眉峰皱了皱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得了老大夫应允,两人出了济仁堂,顾灼只觉得今日的阳光都灿烂了许多,浑身也充满了无数的动力,转头对着顾雅箬说:“二妹,你去绣坊里等着,我去镇门口找张爷爷,让他将我们买的东西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赶忙拉住他,看了看顶头的大太阳:“大哥,天色还早,还不是回去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顾灼挠了挠头,傻乎乎的问:“那怎么办,我们总不能一直等到天黑吧,再说了,我们买了那么多的东西,被那些人看到,肯定会问东问西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雇一辆马车回去,不仅没人看到,走的还快。”

    顾灼急忙摆手:“不行了,不行了,今日卖的三两银子已经全花完了,我们哪里还有多余的银钱雇马车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扶额,真不知说什么好了。两世为人,都没有碰到过他这么死心眼的人。

    看到了她的神情,顾灼还很小心翼翼的问:“二妹,我是哪里错了吗?”

    顾雅箬无奈,问他:“大哥,我们雇马车去哪儿?”

    顾灼奇怪的看她一眼,“当然是回家里呀,难不成我们还要去别处?”

    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顾雅箬真想用手掰开他的脑袋看看,他里面那白乎乎的一片,是不是浆糊。

    看她眼神有些吓人,顾灼咽了咽口水,禁不住后退了一步,满是不解的挠着脑袋,仔细的想了又想,也没有觉得自己的话说的哪里有错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们既然是回家,那到家以后是不是就有钱付马车费了?”

    顾雅箬磨着牙齿,好心的“恶狠狠”的提醒他。

    顾灼眼睛一亮,顿时醒悟过来:“对呀,我们回家便有钱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顺带夸了顾雅箬一句:“二妹,你好聪明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没有理会他,眼睛朝着济仁堂内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顾灼也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,济仁堂里人来人往的,和他们来时一样,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又憋不住了,问:“二妹,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找上一次帮我们雇马车的伙计,问问他在什么地方可以雇到马车?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你在这等着,我进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回了济仁堂内,找到那个伙计,打听清楚了地方,走了回来:“走吧,二妹,我们去雇马车。”

    两人来到距离济仁堂不远的集市边上,一排几辆马车停靠在路边,顾灼一眼看到上次送他们回家的那个车夫,大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车夫也认出了他,松开了些许就缰绳,往前迎了几步,脸上堆起热情的笑容:“这位公子,你是要雇马车吗?”

    平生第一次被人叫公子,顾灼有些手足无措起来,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头,有些脸红的说:“我不是什么公子,你以后切莫这样喊了。”

    车夫笑着应下,还接着问:“您是雇马车吗?”

    顾灼点头:“我们今日买的东西有些多了,想雇你的马车送回去,路你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!”

    车夫高兴的应了一声,拽了拽缰绳,一边让马儿缓缓动起来,一边高声说:“还是三十文钱,我将马车牵出来,您二位再坐上来。”

    三人先来到米面店,将购买的东西放在了马车上,又来到了绣坊,将两大袋的布头也放在了马车上,车夫高高的扬起马鞭,脸上带着笑容的赶车马车出了清水镇。

    原来走过一趟,认识了路,这次就快了,半个时辰便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顾英远远的看到马车,领着两个小人儿迎了出来,看到马车上的东西,吓了一跳:“大哥,二妹,怎么买了这么多?”

    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两大袋子布头,顾雅箬从马车上跳下来,稳稳的落在了顾英身边:“大姐,这两袋子里的布头是绣坊的掌柜的白给的,不是买的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感谢jiaojiao818,139**112的打赏。

    感谢书城小可爱清歌的打赏。

    笔芯,爱你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