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“白给的?”

    顾英惊喜的问。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,在靠近自己的两个小家伙的头上揉了揉,脸上有着歉意:“二姐忘记给你们买好吃的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人儿同时摇头,异口同声的说:“我们不要好吃的,留着铜板给爹治病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蹲下身体,分别揉搓了几下两个小人儿的小脸,看到他们的小脸发红了,才停下了手:“二姐确实忘了,这样吧,等下次去镇上,二姐带你们一起去,你们想吃什么,二姐就给你们买什么?”

    两个小人儿的眼睛亮了起来,“二姐,真的吗?我们也可以去镇上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可以的,二姐说话算话,不过现在吗……?”话说到这,放开了两人,笑嘻嘻的凑到了顾英身边:“大姐,你先给我三十个铜板,将今天的马车费付了。”

    顾英闻言,瞪大了眼,提高了声音:“你们今天卖的银钱呢?”

    顾雅箬露出心虚的笑:“我一不小心都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都花完了,你……”

    顾英心里那个气呀,这个二妹,以前不知道过日子也就算了,毕竟那个时候家里没有什么事,可现在爹伤了腿躺在床上,还等着银子治腿呢,她不但不知道省着些花,反而变本加厉了,今日的那些干花可是卖两三两银子呢。有心想说她几句,又怕惹得她脾气上来,像以前一样闹起来,到时候还得连累爹操心。气的跺了跺脚,转身生气的去屋里,数了三十个铜板出来,给了车夫,然后一句话不说的将其中的一个盛布头的大袋子搬下来,直接扛去了院内。

    顾灼手脚麻利的将剩余的东西卸下来,看着车夫远去后,才快步走进院子里,拉着顾英到了一个角落,小声的给她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顾英高昂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顾灼的声音紧跟着响起:“当然是真的,这种事我哪能骗你,有银票为证。”

    顾英咚咚咚的跑到顾雅箬面前,小脸激动的红通通的,抑制不住激动的连声问:“二妹,大哥说的都是真的,你真的……”说到这里,想到什么,后面的话咽回去,但还是抑制不住激动的再三确认:“二妹,是真的吗?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顾雅箬什么话也没说,从怀里掏出了银票,放入她的怀里。

    顾英的眼眸瞪大,死死的盯着银票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看她的反应和顾灼一样,顾雅箬失笑,伸出手在她眼前晃动了几下,笑着道:“大姐,回魂了?”

    顾英愣愣的抬头看着她,咽了几下口水,小心翼翼的问:“二妹,你说这银票我打开看看,不会看飞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得直不起腰来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顾英傻傻的问。

    顾雅箬止住了笑意,靠在了她的肩膀上,对她眨了眨眼睛,坏笑着问:“大姐,你听说过银票有长翅膀的吗?”

    顾英竟然还摇了摇头,如实的回答:“没有!”

    顾雅箬再次笑出声,拍了拍她的肩膀,领着两个小人儿走进院子里,径直朝着东屋走去。

    顾英捧着银票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顾灼将所有的东西搬进院子里,放置好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跟着走进东屋。

    顾南已经傻了,将银票反过来覆过去的看了好几遍,还是不敢相信的问:“箬儿,这银票是真的吧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镇长夫人给的,那还有假,大哥已经和济仁堂的老大夫说好了,明日送你去医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、好!”

    顾南连声应着,没有反对,对两个小人儿招手:“盛儿,俏俏,你们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人儿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顾南深喘了一口气,小心的将银票递到他们面前:“你们看看,这就是银票,爹这一辈子也没有见过,以后也可能没有机会再见了,你们可要看好了,记仔细了,免得长大以后被人笑话连银票也没有见过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人儿乖巧的点头,眼睛睁得大大的,仔仔细细的看着银票。

    顾雅箬的心里有些发酸,心里似有什么东西要翻涌出来一般,急忙开口:“爹,女儿能挣来第一张银票,也会挣来第二张,第三张,您放心,以后咱们家除了银票,还是银票,保证您看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箬儿说话爹信,爹等着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一句,像是想到了什么,收敛了笑意:“你们一定要记住爹的话,不管是铜板还是银票,咱都堂堂正正得去挣,绝不可以走旁门邪道。”

    五人同时点头应声:“知道了,爹!”

    银票顾南收好,五人来到了外面,顾雅箬解开布袋,将里面碎布头拿出来摊开在了地上,仔细得查看了之后,问顾英:“大姐,你针线活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算可以,家里的衣服都是我在缝缝补补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拿出几块布头拼凑出一个香囊的形状,道:“大姐,香囊就是这个样子的,你去拿针线,缝制一个我看看,如果缝制的好,我们便可以大赚一笔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可以挣钱,顾英麻利的去了屋中,拿了针线出来,盘腿坐在地上,穿针引线后,低头认真将那几块碎布头缝制到一起。

    两个小人儿和顾灼睁大着眼睛看着。

    顾雅箬则趁着这个功夫又拼凑了几块。

    顾英的手脚很麻利,不一会儿便缝制了一面,递到了她面前:“小妹,你看看,行吗?”

    顾雅箬接过,仔细的看了看,针脚细密,匀称,满意的点头:“大姐将另一面也缝制好,我装上些干花,戴戴看看,效果如何?”

    顾英点头,低下头又很快的缝制了起来。

    针线活顾灼帮不上忙,转身想将院中晾晒好的干花收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帮忙看一下,看大姐做一个这样的香囊需要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顾雅箬拼凑着那些碎布头,头也不抬的说。

    “哦”

    顾灼应声,站在原地没动。

    一个香囊做好,顾雅箬让顾英和顾灼分别戴在了腰间,她一手搓着下巴,仔细的看了又看。又指着地上拼凑起来的几块碎布说:“大姐,你将这个也缝制一下。”

    顾英点头。

    如此做了几个,天色已晚,顾雅箬心中已然有了打算,便让顾英停了手,刚要说让她去做晚饭,一个女人急匆匆的而来,站在篱笆墙外询问几人:“这里可是顾南家?”

    顾雅箬应声:“是,您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临村的,你娘在镇上出事了,让我给你们捎个信过来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感谢书城159**26的打赏,谢谢亲的鼓励和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