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顾灼还要说什么,顾雅箬紧跟着开了口:“我娘在哪里,我们要先见见她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沉着冷静,没有丝毫的慌乱。

    女人(王太太)诧异,又打量了她几眼,眼里有疑惑闪过,不是说这顾家的孩子都是烂泥扶不上墙的吗,怎么眼前这个小姑娘遇到这样的大事还是这么从容淡定。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着,脸上依旧维持着慈善的笑容:“可以,我这就命人将她带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对着身边的丫鬟吩咐了几句。

    丫鬟走了出去,不大一会儿带着张氏进来。

    一日不见,张氏仿佛老了十多岁,连走路都有些缓慢了,一进门看到顾灼和顾雅箬,眼眶立刻红了:“灼儿,箬儿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张氏面容虽然凄苦,但周身没有受伤的痕迹,只是她头上沾到的那片干枯的叶子却刺痛了顾雅箬的眼睛,抬脚走到她身边,伸手轻轻的将那片叶子摘掉,“娘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张氏摇头,“娘没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上前走了几步,“噗通”跪在王太太面前,砰砰砰的连着磕了几个头:“太太,是打是罚都可以,求求你,放过我的孩子,我这辈子做牛做马都会赔了那两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抿唇,上前拽起张氏:“娘,您先起来。”

    顾灼也红了眼眶走到张氏身边。

    张氏跪着没动,声音带着祈求:“太太,求求您了。”

    王太太眼睛快速闪了几下,笑着开口:“你这是说的什么话,我何时说要牵连你的孩子了?你们只要赔偿了损坏衣服的银两,我立刻放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就是因为家里没有银两,张氏看到顾灼和顾雅箬,才心里害怕的,两个孩子都大了,如果太太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,她一个无权无势的乡下人只有任人摆布的份。

    顾雅箬眼光锐利的看向女人,开口问:“那两件衣服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王太太被她的眼光看的不舒服,掩饰性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,轻轻的放下后,才慢悠悠的开口:“不多,大概一百两。”

    张氏倒抽了一口气,恨不得抬手抽死自己,自己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,将小姐最喜爱的两件衣服硬生生的洗坏了。

    “太太可否将那两件衣服拿来我们看一下?”

    顾雅箬盯着女人脸上的表情,开口问。

    王太太似乎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顾雅箬看在眼里,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王太太开口,声音里没有了善意:“小姑娘是觉得我们冤枉了你娘?还是觉得我们会趁机讹诈你们?”

    “太太想多了,您和我们无冤无仇,又家大业大的,怎么可能讹诈我们,只不过我娘平日也是心细的人,这洗衣服的活计也做了这么多年,怎么还会这么不小心,洗坏了衣服?我们也是心里有疑惑,才出口请求的,太太若是觉得我的要求过分了,不拿出来也可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的这番话听着好听,实际上是起了怀疑,王太太做了这么多年的当家主母,又岂能听不出来,脸色当即沉了下来:“小姑娘,好尖利的一张嘴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微微一笑:“夫人过奖了,乡下人没见过世面,不懂得说话,如果有冲撞您得地方,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不要与我计较。”

    王太太一口气噎在了喉咙里,是咽也咽不下去,吐也吐不出来,憋得脸色都有些青紫了。

    顾雅箬淡笑得看着她。

    王太太闭了闭眼睛,勉强压下心里的怒气,声音有些发抖的吩咐丫鬟:“去将那两件衣服拿来。”

    丫鬟很快将衣服拿来,扔在了顾雅箬面前的地上,“看看吧,这就是你娘洗坏的衣服!”

    顾雅箬站着没动,似笑非笑地看着女人。

    王太太的脸色愈发不好看了,她和老爷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维持和善的形象,绝不能在这个小丫头面前破了功,立刻厉声呵斥丫鬟:“大胆的奴婢,还不快把衣服捡起来!”

    丫鬟名叫翠红,跟在王太太身边好多年了,她也是看到王太太的脸色被顾雅箬气的不好看,才做出这样的举动的,没想到被呵斥了,慌忙弯腰将衣服捡了起来,递给顾雅箬。

    顾雅箬接过,将破口处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,确如女人所说,这衣服是被洗破的,可这么结实的衣服不可能会这样被轻易洗坏的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王太太见她眉头紧皱,不说话,沉着声音问:“怎么?可找出了我们府里陷害你娘的痕迹?”

    顾雅箬将衣服紧紧抓在手里,“太太说笑了,您和王老爷是这清水镇有名的大善人,不知帮助过多少人,怎么会陷害我们这身无分文的乡下人。”

    王太太哼了一声:“既然如此,那就别再废话了,赔偿银子吧。”

    一听银子,张氏又砰砰砰的磕起了头:“太太,我们家里实在是没有银子,求求你,放这两个孩子回去,我留在府里,做牛做马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衣服你都能洗坏了,我这府里可不敢再用你了,要么,你们赔偿银子,要么,我让人送你去见官,两条路,你宣一条吧!”

    “我去见官,我去见官,求求您,太太,将两个孩子放走吧。”

    张氏继续祈求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王太太一把拍在桌子上,怒声问:“张氏,我何时说过要为难你的孩子了,你这样说是何居心。”

    张氏吓到了,微张嘴,答不上话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弯下腰,扶住张氏:“娘,起来!”

    张氏紧紧抓住她的手:“箬儿,娘去见官,娘去见官!”

    顾雅箬手上用力:“娘,有什么话先起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张氏被她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目光转向张太太:“我们赔偿银子,只不过今日捎信之人并没有说清是什么事,我们没有捎带银子过来,我可以先写个字据,最晚三天以后将银子送来。”

    “箬儿!”

    张氏焦急的喊她,拼命的对她摇头,家里如今这样的情况,别说一百两银子了,就是十两银子也是拿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等的就是她这句话,王太太闻言,立刻吩咐丫鬟:“拿笔墨来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爱的们,中秋快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