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笔墨拿来,写下了字据。

    丫鬟过来,拿过去,呈给王太太。

    王太太仔细的看过,满意的点头:“好,我也不逼你们太紧,最晚五日后,你们必须将银子送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示意丫鬟将字据收起来,放好。

    “多谢太太,我们会尽快的筹集银子,保证会在规定的期限内送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王太太点头,吩咐丫鬟:“送她们出去!”

    “请等一下!”

    顾雅箬出声。

    王太太微皱了下眉头:“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不瞒太太说,我们来时镇门已经关了,我们把身上仅有的一两银子给了看门的差役,才进的镇来,如今我们身上身无分文了,要想出去,恐怕不易,太太能否让人送我们出去?”

    不知她的话哪里引的王太太舒服了,脸上竟然有了掩饰不住的笑意,声音也和善了不少:“是我的错,没考虑这么周到,天色晚了还让人捎信让你们过来,我立刻吩咐管家亲自送你们出镇去,还有啊,那一两银子也算在我头上,我让人拿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道谢后拒绝:“多谢太太,您能让人送我们出去,我们已经很感激了,至于那一两银子,我们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听她拒绝,王太太又深深的打量了她几眼,点头: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说吧,命身边的丫鬟喊了管家过来,吩咐了他。

    管家恭敬应是。

    顾雅箬拉着张氏往外走。

    张氏有些不愿意,如今家里是个什么情况,她知道的一清二楚,若是现在走出了这个门,那她们就真的欠下了一百两银子的债,别说五日内偿还了,就是五年,五十年,她们这个穷困的家也拿不出来,唯一的途径就是卖儿卖女了。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,她要一力承担,哪怕因此丢了性命也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顾雅箬仿佛知道了她心中所想,微微踮脚,凑到了她耳朵边,用只有她听得到的声音低语:“娘,放心吧,我们家里有一百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张氏身体一震,睁大了眼睛,不相信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顾雅箬给了她一个放心的微笑。

    张氏还是不相信,又看向顾灼。

    顾灼嘴唇抿的死死的,看张氏看过来,轻声说:“娘,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上前,挽住了她的一条胳膊。

    张氏傻愣愣的跟着兄妹两人出了王财主家。

    顾东正急得牵着缰绳再原地转圈,看三人出来,急忙迎上来,眼光看向张氏,不放心的问:“弟妹,没事吧?”

    看到他,张氏的眼圈又红了,摇头:“大哥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来,上牛车,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家再说。”

    几人先后在牛车上坐好,顾东赶着牛车朝着镇门方向走,管家早已经坐着自家的马车去镇门前等着了。

    几人到了镇门口,镇门已经打开,张氏对着管家又是一番千恩万谢,才在管家不耐烦的摆手中出了清水镇。

    这么一折腾,夜色已深,淡淡的月光照在崎岖的小路上,顾东小心的驱赶着牛车,缓慢的朝着家里走。

    张氏自责的声音伴随着牛蹄哒哒声响起:“都怨我,都怨我,你说我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,怎么就会洗坏了小姐那价值一百两的衣服呢。”

    顾东的心里一哆嗦,差点给将牛车赶到沟里去,赶紧勒紧了缰绳,让牛车停下,摸着几乎吓得要跳出来的心脏,哆嗦着问:“多、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张氏再也控制不住,眼泪流了出来,声音哽咽:“大哥,一百两。”

    顾东只觉得脑袋嗡嗡响,二弟腿受伤,他们也把自己的家底拿了出来给他治病,一家人吃糠咽菜很长时间了,如今全家上下连一百个铜板都拿不出来,更别说一百两银子了。

    “那怎、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好半天以后,顾东才挤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立下了字据,最晚五日内将银子送来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接话。

    “五日?”

    顾东觉得自己是真的承受不住了,以他们这样的境况,五日内凑足一百两,恐怕把家里的大人孩子全卖了也不值。

    “大伯不必担心,我既然应了,自然有办法筹得这一百两。”

    顾东听了瞪眼:“你一个小丫头能有什么办法,听大伯的,这事你们甭管了,从明日起,我挨家挨户,挨个亲戚去借钱,要是实在还不够,就把你爷奶的棺木先卖了,好歹也能凑上几个钱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不行,不行呀。”

    张氏哭泣着阻止。

    清水镇有风俗,人一旦过了五十岁,家里人便开始给准备棺材,有钱的准备好的,没钱的准备次一点的,顾南腿没有受伤以前,他们顾家的条件还可以,所以给两位老人准备的棺木也是稍微好些的,若是将棺木卖了,会让村里人戳脊梁骨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,先将这些银子凑够了要紧,万一要是凑不够,那王财主不善罢甘休,若起了歹心,倒霉的可是几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提及孩子,张氏没了话,只剩下了呜咽声。

    顾灼张了张嘴,想要将家里有一百两银票的事情说出来,被顾雅箬制止住。

    几人心情沉重的回了家,天几乎快亮了,顾南一直睁着眼没睡,心里隐约猜测家里肯定是出事了。听着院子外有动静,急忙扯着嗓子喊:“灼儿,箬儿,是你们回来吗?”

    顾英也睡的不踏实,被他一嗓子喊醒,一骨碌爬了起来,趿拉上鞋就往外面跑,看清张氏也跟着回来了,才松了一口气,迎上前去,担心的问:“娘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娘没事,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随即又扬声回了顾南一句:“当家的,我和孩子们一块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南悬了一晚上的心算是落了回去,也扬着声音说:“回来了就越好,让孩子们赶快进屋好好歇歇。”

    “哎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顾东没有进门,看了看天色,还有一会儿才能亮,想着先把牛车赶到自己家里去,免得惊扰了牛大一家人的好梦。

    顾雅箬喊住了他:“大伯,您等一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