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两人齐齐回头看向她,眼里闪过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顾雅箬晃着手中的菜刀,看着两人,扯动嘴角,露出自以为“和善”的笑意:“我们家欠你们银子是事实,放心,我们不会赖账的,银子会还给你们,至于这期限呢,要稍微的长一些。”

    想到刚才的菜刀架在男人脖子上,如果他们两人不答应,她立刻就会砍了男人的架势,她嘴角的那丝笑容在两人的眼里也变成了阴恻恻的,不由得齐齐打了一个哆嗦,同时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顾雅箬看在眼里,嘴角的笑容消失,真的阴恻恻起来:“怎么,不愿意?”

    男人和女人对望了一眼,大着胆子哆嗦着嘴唇问:“多长期限?”

    顾雅箬伸出三个手指头:“三个月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男人听完,顾不得害怕了,立刻出声反对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顾雅箬微微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男人吓得拉着女人又后退了一步,眼中的惊惧依然在,却还是梗着脖子不同意:“不行,三个月的时间太长了,你们家不愿意将孩子卖给我们,我们还指着这银子去买别家的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买孩子?”

    顾雅箬眼里闪出骇人的光:“你们真的是贩卖孩子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和女人拼命摆手,女人着急的开口解释:“我们两人成亲快二十年了,一直没有孩子,辛辛苦苦的攒下了这五两银子,就是为了买个孩子,当、当初是有中间人在中间说和,我们才答应了你们家一个月后来抱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见他们的神情不像是说谎,顾雅箬的神色才缓和了下来,说道:“既然字据我已经撕了,就算是有中间人,我们不承认这五两银子的欠债,你们也是没有办法的。不过,我看你们也不像大奸大恶之人,所以呢,这五两银子,我一定会还你们,不过,你们必须得宽限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!”

    男人头摇的拨浪鼓一样,说什么也不同意:“不光你们一家,别的人家也有卖孩子的,而且、而且价格还比你们家低,女孩只要四两银子,要不是看在你们家的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,我们也不愿多出这一两银子,既然你们不愿意,那就赶快把五两银子还给我们,我们也好再去别家买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没说话,看了看四周,又抬头看了看天,这才笑望着两人说:“多好的天气,多好的地方呀!”

    两人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,但本能觉得有危险,咽了下口水后,战战兢兢的问:“什、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顾雅箬看着两人,上前了一步,压低了声音,笑眯眯的问:“你说这阳光煦暖、山清水秀的,要是死在这个地方,是不是也算是个好归宿了?”

    说完以后,还晃了晃手里的菜刀。

    两人听完,再看到她的动作,惊愣在原地,豆大的汗珠立刻从额头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男人下意识的将女人护在身后:“你、你敢?杀人可是会被砍头的!”

    女人吓得拉住男人的衣襟,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“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连个过路的人也没有,杀了你们后,将你们的尸体扔到山上去喂狼,神不知鬼不觉的,有谁会知道是我杀了你们?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眯眯的问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女人听完,吓得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顾雅箬皱了皱眉头,还没有说话,女人抖颤的尖利的喊声又起:“当家的,银子我们不要了,不要了!”

    想到刚才顾雅箬一下子就制住了他,男人心里也是害怕的狠,嘴唇哆嗦了半天,一个硬气的字也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反而笑着摆手,摇头:“不行,不行,这银子我是非还你们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了,不要了,我们不要了,只要你放了我们,这银子我们不要了!”

    女人抖颤的尖利声继续响起,边说边拉着男人的衣襟后退。纵然那五两银子是他们多年积攒下来了,但和命比起来,那就微足道了,大不了他们这一生就不要孩子了,两口子相依为命到老也比这时候没了命强。

    两人一步步后退,顾雅箬却紧跟着上前了几步。

    顾灼看着,于心不忍,当时借钱的情形他知道,确实是说好了的,也的确是他们家不守信用,不愿意将小妹卖给他们,想到此处,抱着俏俏上前劝阻:“二妹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现在有银子给他们?”

    顾雅箬回头反问。

    顾灼的脚顿住,紧紧抿住了嘴唇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顾雅箬也停住了脚步,故意重重的叹息了一声:“其实我也是好意,我本想着你们也是不易,又帮了我们家大忙,三个月后还你们十两银子,让你们有多余的银钱买个男孩,给你们养老送终的,既然你们不愿意,那就算了,这样吧,一个月,一个月后我们还你五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十两银子”,此话入耳,男人和女人已经停住了脚步。再听说可以买个男孩养老送终,眼里迸出了渴望的光,当即脑袋一热,什么顾虑也没有了,立刻冲口问道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顾雅箬可是说话算话的,不过,刚才你们不同意,现在是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了,晚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便被男人大声打断:“我们愿意!”

    男人唯恐顾雅箬反悔似的,用的声音很大,震得顾雅箬的耳朵嗡嗡直响。

    顾雅箬皱眉,伸手,捂了捂自己的耳朵,感觉好一点了,才摇着头拒绝:“晚喽,我不愿意了。三个月,五两银子变十两银子,这天下掉馅饼的好事,我随便在村里一吆喝,有的是人送银子过来,哪里还轮到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!”

    女人完全忘了害怕,一个大步窜到顾雅箬面前:“我们两口子可是在你们家最困难的时候帮过你们,虽然是有目的的,但也是救了你们家的急不是,这样的好事就应该先轮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: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看向顾灼:“大哥,你说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