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顾东回头:“箬儿,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雇佣牛车的钱你拿着,等送牛车的时候给人家。”

    顾东摆手:“算了,这几个铜板大伯家里还是有的,你们留下买点吃食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顾雅箬再说话,赶着牛车走了。

    顾雅箬站在院中,看着牛车远去的方向,眸色幽幽。

    “娘,大哥,二妹,天快亮了,你们回屋休息一下,我去做点吃的,等做好了喊你们。”

    几人昨晚就没吃饭,这大半夜过去了,肯饿坏了。

    顾英说着,走到灶台边,掀开锅盖,开始添锅做饭。

    张氏走上前:“英儿,我来吧,天色还早,你也去再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喊住两人:“先不急着做饭,我们去爹屋里,将昨日的事情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张氏急忙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压低了声音:“箬儿,你爹还病着,这事不能让他知道,免得他跟着着急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微微一笑,也调皮的学着她的样子压低了声音,还故意拉粗了:“娘啊,爹手里有银票呢,不告诉他,我们怎么有银子赔给人家呢?”

    张氏被她这个样子逗笑,沉重了一晚上的心舒缓了一些,伸手摸了摸她的头:“箬儿,你不用安慰娘,你爹手里哪有银票?”

    顾雅箬顺势抱住了她的胳膊,拖着她朝屋里走去:“娘不信,去问问爹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张氏被她拖进东屋里,屋子里黑灯瞎火的,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顾南已经适应了黑暗,看到两个人影进来,开口嘱咐:“慢一些,别磕碰到了,孩子他娘,赶快点上油灯。”

    张氏熟手熟脚的点亮了油灯,屋子里亮起来,顾南那张久不晒阳光的,有些苍白的脸映入了她眼里。

    有什么东西似要开闸一般从眼眶里喷出来,张氏急忙仰起了头,将眼泪逼了回去,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无恙:“当家的,我……”

    顾雅箬打断了她后面说的话:“爹,娘昨日不小心将王财主家小姐的衣服洗破了,王太太要我们赔偿一百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顾南猛然睁大眼,将张氏上下打量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张氏心里紧了紧,冲口而出道:“当家的,你别着急,我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被顾南担心的声音打断:“他们为难你了没有?”

    张氏要说的话咽了回去,半张着嘴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嘻嘻笑了两声:“爹,最疼的还是娘,我们呀,只能靠边站了。”

    张氏和顾南的脸同时腾的红了,张氏忘了一百两银子的事,伸手作势要打她:“你这个丫头,胡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大姐,救我!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躲去了顾英身后,还调皮的伸出头来对着张氏吐了吐舌头,眼睛却看向顾南:“爹,你不管管你媳妇吗?”

    顾南笑出声:“该打,竟敢取笑爹娘,该重重的打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神色可怜的将头瘫在顾英的后背上:“大姐,完了,我们肯定不是亲生的。”

    这只是一句玩笑话,没想到顾南突然变了脸,大声呵斥了一句:“胡说什么,你们几个都是你娘辛苦十月生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顾灼、顾英和顾雅箬被他突然拔高的声音吓到,全部不解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张氏的心里紧了紧,急忙坐在他身边,挡住几人的视线,防止几人看到顾南脸上的表情:“他爹,箬儿只是开玩笑呢。”

    顾南也意识到着急的反应有些过大,闭了闭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再次睁开眼,语气恢复了如常,但还是很严肃:“你们几个,记住了,以后不能再拿这样的事开玩笑,爹不愿意听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爹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灼、顾英没有多想,急忙应下,顾雅箬的心里却动了动。

    这么一闹,屋子里的气氛又有些严肃,顾南从贴身的衣襟里拿出那张银票,放到张氏的手里:“这是灼儿和箬儿昨日挣得,还热乎着呢,天亮以后,你带着孩子们给王财主家送去,以后这洗衣服得活啊,咱不干了。”

    即使顾雅箬一再说家里有一百两银子,张氏也是不信的,此时看着手心里的银票,感觉跟做梦似的,强忍了许久的眼泪也“啪嗒,啪嗒”的落下来,滴落在她的衣襟上。

    “当家的,这真的是我们家的?”

    哽咽着,嗓音颤抖着,张氏还是不敢相信的问。

    顾南抬高手,费力的用自己的衣袖给她擦拭眼泪:“千真万确,你别哭了,若是打湿了银票,我们真的没有银子赔给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张氏闻言,赶紧低头在他的衣袖上蹭了蹭:“我不哭,我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看着眼前这温馨的一幕,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发酵,满满的填满了她的心房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唯恐顾东真的挨家挨户去借钱,顾南喊了顾灼将他找来,再三说家里有银子,不必去借了。

    顾东当然不相信,直到张氏拿出了那一百两的银票,才瞪大了眼睛,满脸怒气的看着他们夫妻两人:“二弟,二弟妹,你们那里来的银子,莫不是真的把孩子卖了吧?”

    顾南也不再隐瞒:“大哥,我的脾性你还不了解,就算自己饿死了,也不会卖儿卖女的,这银票,是箬儿机缘巧合下给镇长夫人化了个妆容,镇长夫人一高兴,赏的。”

    顾东惊讶的嘴巴都要合不上了:“我的天哪,给了一百两的赏银,这、这、这也太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实在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词了,干脆一跺脚,转了话锋:“我这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银票啊。”

    随即又拍了拍大腿:“这下好了,今日我们便给王财主家送去,免得再生出什么变故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孩子他娘商量过了,揣着银票走着去镇上不安全,雇牛车又花费不少的铜板,索性等两日,等灼儿和箬儿再去镇上的时候,给那王财主家送去,顺便拿回箬儿写的字据。”

    顾东点头:“也好,等孩子们去镇上的时候喊着我,这么大的事情,没个大人跟着去可不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