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屋内,余猛在嘘寒问暖了一番后,也说出了自己今日来的目的:“顾老弟呀,我今日过来除了来看望你之外,还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“余大哥请说。”

    余猛轻轻咳嗽了一声:“顾老弟,这话我实在说不出口,可我也是为了你我两家好,我想着,俊儿的年纪也不小了,能不能让英儿早日嫁过去呀。”

    顾南错愕:“余大哥,英儿才十四岁呀,还没有及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余猛伸出手安抚他:“你不用着急,我说了让英儿嫁过去,可没说让他们圆房啊,一切都等到英儿及笄了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顾南皱起了眉头:“余大哥,可是家中出了什么事?为何要急着让英儿成亲?”

    余猛的眼中有一丝慌乱一闪而过,又掩饰性的咳嗽了两声,才说:“没有的事,你不要胡思乱想。你也知道,我现在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,家里的事情全交给了你大嫂,她早就说自己力不从心,我想着让英儿和俊儿早些成亲,好跟着你大嫂学着管理家里,你要知道,我只有俊儿这一个独子,以后的家业可是要全给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以后,看顾南有话要说,摆手制止了他,又接着说:“当然了,还有另外一个原因,就是你现在这种状况,我若是伸手帮你们一把,以后你们家里人走在大街上,恐怕被人戳脊梁骨呀。但英儿嫁过去就不一样了,这女人帮衬娘家是天经地义的事,没人敢在你们背后嚼舌头。所以啊,听说了你出事以后,我一夜没合眼,想出了这一举两得的好个主意,既可以让英儿早日学到管家之权,又可以解决了你们家的燃眉之急。”

    顾南感激的红了眼眶:“余大哥,你这样设身的为我们家着想,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只是这事你提出来的太突然,我们没有准备,这样,你先别急,容我们家人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余猛有些着急:“哎呀,商量什么,我看英儿今日在家,将她叫进来问问不就行了,如果她同意,我立刻回去准备下聘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顾南迟疑。

    张氏也觉得不妥,先不说顾英才十四岁,单说顾灼还没有说亲,她也不能越过哥哥去,妹妹先成亲,这要是被传开了,顾灼以后还说不说亲了。

    顾南也是想到了这个问题,一时没说话。

    余猛的语气更迫切了,“顾兄弟,我知道你们有顾虑,这样,除了下聘需要准备的东西外,我再另外多给你们一千两银子,留作以后给灼儿娶媳妇。”

    一千两可不是小数目,顾南和张氏同时倒抽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余猛听到他们的吸气声,自觉有望,再接再厉的说:“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合规矩,有些难为你们了,一千两的银子就当作我给你们赔礼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一千两银子确实可以给家里带来很大的好处,可顾南是个实心的人,觉得收下不妥,连忙拒绝:“余大哥,这可使不得,我们本是儿女亲家,你这上门求娶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,我们怎么能多要你一千两银子呢。”

    余猛摆手:“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英儿若是先成亲了,对灼儿的亲事会有影响,可有了这一千两银子,就不一样了,这方圆几十里内的大姑娘还不任由你们挑呀,说不定到明年你们就能抱上大胖孙子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那种情景,顾南脸上不自觉有了笑容,可还是觉得不合适,“余大哥,您容我们一家人商量商量,我们会早日跟您回话的。”

    看他一再推脱,余猛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,“顾兄弟,我这道理也摆了,好话也说了,银两也会多给的,你怎么就这么死板呢?我的为人你还不知道,这英儿进了门以后,我还能亏待了她?”

    顾南连忙道:“余大哥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只是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被余猛打断:“既然不是那个意思,那把英儿叫进来问一问吧。”

    顾南看他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那个劲,没法,只得让张氏喊了顾英进来。

    余猛又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,包括多给一千两银子的事,说完后又道:“英儿呀,你可要好好想想,虽然你早成亲了一年,可有了那么多的银子,你家里的日子可改善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顾英身体紧绷着,两只手也紧紧的绞在一起,低着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余猛的眼里闪过不屑,说出的话却带着诱哄:“英儿,你放心,你嫁过去之后,就是余家的少奶奶,吃最好的,穿最好的,就算是一天三次帮衬娘家,也不会有人说你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顾英深吸了一口气,抬头,刚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顾雅箬先她一步开口,人也随之走进屋内。

    “箬儿!”

    “箬儿!”

    “小妹!”

    三道不赞同的声音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顾雅箬看了他们一眼,转向余猛,笑着说:“抱歉,余伯伯,这个主我做了,我大姐不嫁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?”

    余猛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顾雅箬继续笑着道:“我是箬儿,排行老三,余伯伯这么多年没上门了,自然不认识我了。”

    余猛老脸红了红,掩饰性的笑了两声:“原来是箬儿了,几年不见,都出落成大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脸上的笑容不变,话语里却带着嘲讽:“是啊,余伯伯上次见我,我还是个婴儿吧?”

    余猛老脸更红了,两家是儿女亲家,相隔的又不是太远,按理说是应该常走动了,可这十多年,他一次也没有带着余俊上门过,若不是这次俊儿……想到这,哈哈一笑,转向顾南道:“老弟呀,你这闺女的嘴可够厉害的,说的我都无地自容了。”

    顾南的声音里有着笑意:“孩子小,不懂事,让余大哥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话这样说,可看向顾雅箬时,眼里的宠溺怎么也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顾雅箬也是笑起来:“我呀,被爹娘宠惯坏了,不怎么懂礼数,但余伯伯可是走南闯北,见过大世面的人,怎么今日会提出这么无礼的要求呢,莫不是令公子、我那从没有上过门的姐夫出了什么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