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余猛脸上的表情快速的变换了几个颜色,很快恢复了正常,哈哈一笑:“你这孩子,可真会说笑,俊儿正在外地跑生意,哪里会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最好,令公子本事大了,我大姐嫁过去才能享福。”

    余猛再次大笑:“那是,那是,我刚才就和你爹娘说了,我们余家的家业呀,以后可都是俊儿和英儿的,所以这才急着上门提亲的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道歉:“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余伯伯莫与我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余猛笑着摆手:“哪里,哪里,也是我上门的唐突,不怪你。不过你这小丫头口齿伶俐,倒是让我喜欢,等英儿和俊儿成亲以后,你可要多去我们家走动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:“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,若是我大姐成亲了,我自然会去多看望她的,只不过你说的早些成亲的事,恕我们不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一番话下来,顾雅箬还没有改变主意,余猛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,目光转看向顾南。

    顾雅箬看在眼里,毫不避讳的点破他:“余伯伯,如今我爹的腿不方便,如果这个时候答应了大姐成亲,外面的人会笑话我们家是卖女儿的。”

    顾南的脸唰一下白了,他刚才确实没想到这一层,只是觉得英儿不该这个时候成亲,箬儿说的对,英儿如果这个时候成亲了,他和张氏这做爹娘的,会被人戳脊梁骨的。

    余猛的脸色更加难看了,他没料到顾雅箬这么难缠,原本他几乎快说动顾南两口子答应了,这个小丫头的一句话,别说近日了,就是一年以后,也不见的让他这大女儿成亲,可俊儿那里……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脸色愈发的不好了,语气有些逼人了,“顾兄弟,你这女儿是什么意思,我可是一心为英儿和你们家着想,难道说还是我做错了?”

    顾南动了动身体,深喘了一口气,着急的解释:“余大哥,你别着急,箬儿说的也是事实,刚才确实是我们两口子考虑不周,还请余大哥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余猛的语气更加的沉了,眼睛眯起:“这么说,你们也是铁了心不同意了?”

    顾南慌忙解释:“不是不同意,而是英儿年纪还小,一切等她及笄了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眼里发出凌厉的光,一直紧紧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余猛察觉到,意识到自己太着急,深吸了一口气,放软了声音:“顾兄弟呀,我刚才不也说了吗?我之所以急着提亲,也是想帮你们家的意思,否则现在名不正言不顺的,你让我如何出手啊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嘴角微勾,露出嘲讽的笑容,这个余猛,口口声声的说为自家着想,却连一文钱也没有拿出来,要说他没有别的心思,打死自己也不信。

    “余伯伯,多谢您的好意了,只不过我们家现在还没有到食不果腹的地步,至于我爹的腿……。”说到此处,想到今日是打算带顾南去济仁堂看腿的,可准备好的一百两银子却要赔给王财主家,下次不知何时才有机会挣到这么多的银子,抿了抿唇,接着说道:“我们也会尽力帮我爹看好的。”

    余猛指着屋内有些破旧的摆设:“就凭这些,你们家能有多余的银钱为你爹治腿,小丫头,你是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顾雅箬看着他,丝毫不相让:“有句话说的好,莫欺少年穷,余伯伯焉知我们兄妹几个,以后不会富甲一方,您当年不也是从一个贫困的穷小子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吗?您又怎么知道我们兄妹几个不行。”

    余猛做了多年的生意,也走过南闯过北,见识的少年英杰不少,可像顾雅箬这样字字犀利,咄咄逼人的小丫头他还是头一次见,不由的愣了愣。

    顾南觉得顾雅箬这样对余猛说话不好,且不说他是长辈,就说两家是儿女亲家,他若是因此恼了,那英儿以后嫁过去,也不会有好脸色看。可他素来疼宠这个二女儿,舍不得当着外人的面训斥她,因此张了张嘴,说:“箬儿,你和你大姐先出去,我有话和你余伯伯说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爹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变了一副面孔,乖巧的应声,拉起顾英的手。

    顾英站着没动,脑子里一直回响着那一千两银子,一千两啊,不但爹的腿可以治好,还可以让大哥说一门好亲事,弟弟妹妹门吃上好吃的,穿上好看的,就算早嫁过去一年,在余家做牛做马也值了。

    见她没动,顾雅箬眉头微皱,手上用力。

    顾英回神,张开嘴:“爹,我……”

    顾雅箬急忙打断她:“大姐,余伯伯的水凉了,你还不赶快重新换一碗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手环抱住她半边身子,强硬将她拉出去了。

    顾英脚步踉跄的跟了出了屋门,来到院子里,怒了:“二妹,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雅箬没有放开她,看着她的神情,近距离的问:“大姐,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,我,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答应余家的亲事是不是?”

    顾英没有否认,但还是自觉压低了声音:“二妹,你没听余伯伯说嘛,除了聘礼外,还可以多给我们家一千两银子,一千两呀,那是我们家几辈子也挣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打算将自己卖了?”

    顾雅箬声音沉沉的问。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,怎么就是卖了,我和余公子早就定亲了,只不过早成亲一年而已,外人不会说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叹息了一声,伸手在顾英的头上摸了几下:“大姐呀,我很好奇你这脑袋里都长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顾英被气笑,一把打开她的手:“给你说正事呢,少给我说这些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也笑嘻嘻的说道:“我给大姐说的就是正事呀,你动用你脑子所有的脑浆想想,这余家为什么会突然上门提亲,还给出了这么好的条件,难道是真的想要早点娶你过门,还是他们家,或者说那个余公子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顾英瞪大了眼,咽了几下口水:“不能吧,如果真的有事,余伯伯不就直接说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