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将盒子全部盖好,抱起其中的一盒走出来,交给顾英:“大姐,你将这补品小火炖出来,端给爹吃了,让娘多缝制几个香囊。”

    顾英的女红不错,可比起张氏来还是差很多,顾英点头,放下手里的阵线,站起身,接过盒子,去了灶台边。

    张氏坐在原来的凳子上,低头缝制香囊,顾雅箬扒拉了一些碎布头在自己屁股下,盘腿坐在了她身边,边拼凑香囊,边询问:“娘,咱们这村子里谁的女红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张氏手里的活没停,“要说这女红呀,村里的女人个个都会,可要是出众些的,只有你大伯母和你刘婶她们几个。”

    侧头看了她手中缝制一半的香囊几眼,顾雅箬接着问:“比娘的女红还好?”

    张氏笑了:“当然比娘的好,娘只是给家里人做做衣裳什么的,你大伯母那可是会绣花的人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惊诧抬头:“绣花?大伯母还有这手艺,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大伯母好多年没绣了,想当年娘刚嫁过来的那时候,你大伯母绣的绣品,镇上的绣坊里可是抢着收呢,只不过不知为什么,后来她忽然不绣了。你奶奶问过,她说眼睛疼,家里人怕她眼睛有个好歹,从那以后也就没人提这事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:“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我印象里没见过大伯母做绣活。”

    母女俩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话,张氏一个香囊很快缝制好,交给顾雅箬:“你看看,娘做的还行吗?”

    顾雅箬拿在手里,仔仔细细的看过,夸赞:“娘做的这香囊,比那绣坊里做的也不差。”

    张氏有些红了脸:“你这丫头,何时嘴变得这么甜了,连娘都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,娘的针线活就是好啊。”

    张氏越发高兴了,弯腰拿起她拼凑好的另一个香囊的碎布头放在膝盖上,接着缝制下一个。

    顾雅箬凑近了她一些,问:“娘,您说大伯母做了那么多年的绣活,手里有没有剩下的好布料?”

    “这我不知道,不过,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指着那些摊开在地上的碎布头,顾雅箬道:“娘,您看,这些布头太碎了,找不出来一块能完整的做个香囊的,虽然说拼凑到一起后看着也可以,可总不如那些整块布料的好看,我想这大伯母手上要有,咱借一块过来做一个香囊试试,如果卖的价钱高,等咱卖了这些香囊和干花以后,咱们也买些好的布料,多做一些精致的香囊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张氏想了一下,放下手里的针线,“我去问问你大伯母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也站起来:“我跟着娘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母女俩跟顾英说了一声,出了家门,朝着老宅走去。

    老宅和他们这边相隔较远,顾家老两口和村里所有人的人一样,跟着家中长子,也就是顾东。

    母女俩来到老宅。

    张氏站在院中喊了一声:“大嫂!”

    一个女人应声,打开门帘走出来,看到是她们母女,赶紧问:“弟妹,怎么了,是不是二弟的腿又疼了?”

    张氏连忙道:“没有,是我和箬儿有点事要找大嫂。”

    女人(马氏)明显松口气,看向顾雅箬,笑着问:“箬儿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母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喊人。

    马氏应下,问:“箬儿看起来气色很好,头上的伤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伯母惦念了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跟大伯母客气什么,快,快,进屋坐。”

    三人进了屋子,坐好。

    马氏笑着问:“弟妹、箬儿,你们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张氏搓了搓手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大嫂,是这样,箬儿呢想要找块好布料缝制一个香囊,可你也知道,咱这都是乡下的穷人,哪里有好布料,我记着你多年前,曾给镇上有名的绣坊做过绣活,就过来问问,你当年有没有剩余的布料?”

    听她说起绣活,女人的笑容僵在了嘴角,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,张氏没看到,顾雅箬却注意到了,不由得眯了眯眼,仔细打量眼前的女人,和张氏差不多的年纪,一身普通的衣衫,袖口处和肩膀上都打了补丁,脸上因为常年的辛苦劳作,也有了淡淡的皱纹,可这些都掩饰不了她周身的气度,尤其是她的一举一动中不经意的流露出来的优雅,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形成的,如果说她这个大伯母是个普通的农家出身,打死她也不信。

    “我记的是有一块的,但这么多年我也不知放哪儿去了,你们等等,我找一下。”

    马氏起身,走到床边,弯腰从下面拉出了一个木箱子,许是真的好长时间没有动过了,木箱子上还蒙上了一层尘土。

    轻轻吹了几口上面的尘土,女人将箱子打开,里面放了不少零零散散的东西,都是顾雅箬未曾见过的。

    马氏也不避讳两人,翻找了好一会儿,才在箱子的底部找到了那一小块布料,拿出来,递给张氏,把里面得东西弄整齐后,盖好箱子,放回了床下,才起身说:“就是这一块,你们看看,行吗?”

    布料丝滑柔顺,色泽鲜艳,张氏粗粝的大手在上面滑过,欣喜不已:“大嫂,这布料也太好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织锦,当年镇上的绣坊委托我给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做绣活,多出来这一块,我便裁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盯着女人的神色,笑着说:“大伯母见识真多,竟然认识这么珍贵的布料。”

    马氏脸上的神色一僵,眼神闪了闪,才道:“我哪里认识这么好的布料,都是那绣坊里的掌柜的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唯恐顾雅箬再说出什么她意想不到的话来,赶紧转移了话题:“只是呀,这布料小了一些,最多只能做两个香囊。”

    张氏连忙道:“不少,不少,一个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看着女人的面容,笑着说:“大伯母,我娘说你的针线活也是村里数一数二的,不知您能不能帮我缝制这个香囊,当然你若是有空闲的话,顺便帮我在上面绣上一个图案是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们,国庆节快乐!吃好,喝好,玩好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