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听她提起绣活,女人的脸色隐隐有些发白,手也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顾雅箬看在眼里,更加确定了自己心中所想,不过装作什么也不知,有些小心试探的问:“大伯母……没空闲吗?”

    女人深深吸了口气,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:“空闲我倒是有,就是许多年没有做绣活了,手生疏的很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的声音欢喜起来:“无碍,大伯母绣个简单的图案就好。”

    女人无奈的闭了闭眼,应承下:“好吧,大伯母试一下,如果不好你可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连连摆手:“不嫌弃,不嫌弃,谢谢大伯母。”

    女人脸上露出真挚的笑容:“你这孩子,跟大伯母还客气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嘿嘿笑了两声,说道:“对了,大伯母,顾耀哥和香儿姐呢,怎么没看到他们?”

    提起一对儿女,女人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,“他们跟着你大伯下地干活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这才想起,顾南受伤以后,顾东把他们家的地全部揽了过去,帮着他们耕种。

    张氏满脸的愧意:“大嫂,对不起,我们家连累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摆手:“一家人互相帮忙不是应该的吗?说这些见外的话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,张氏和顾雅箬去了两位老人的屋子里打了招呼以后,朝着自己家里走,还没走到家门口,老远的看见一辆马车停在家门口,顾英正给他说话。

    母女俩心中纳闷,加快了步子。

    顾英看到她们回来,立刻对她们说:“娘,二妹,这是济仁堂的伙计,说是来接爹去济仁堂治腿的。”

    伙计回身,看到顾雅箬,笑着对她道:“小姑娘,老大夫说你们家里没有马车,无法送病人去济仁堂,特意让我过来接人。”

    这是昨天和老大夫说好的,可那一百两银子还要赔偿给王财主家,顾雅箬抿了抿嘴唇,歉意的说:“对不起,我们今日……不去济仁堂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伙计皱眉问。

    这清水村距离镇上可不近,他赶着马车一来一回要两个时辰呢,更何况是昨日就说好了事,怎么今天就变卦了呢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们家昨日出了些变故,准备好的一百两银子花掉了,所以今日去不了了,还望您回去后,帮着我们多说几句好话,再去镇上的时候,我会亲自去济仁堂给老大夫赔罪。”

    一百两银子一个晚上花掉了,这话伙计明显的不信,在这穷乡下,有什么大事能花一百两银子,无非就是回来以后感觉心疼了,才不愿意将人送去济仁堂了,只是可怜了他,白跑了这一趟。

    伙计这样想着,摇头,什么话也没说,开始调转马头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去拿三十个铜板来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对着顾英道。

    顾英转身回屋,很快来了铜板过来,交给顾雅箬。

    伙计已经调转好了马头,刚要挥起马鞭,顾雅箬将铜板递到他面前:“麻烦您白跑一趟了,这些铜板当作雇佣马车的费用吧。”

    伙计微愣,在济仁堂做工也有几个年头了,上门接的病人也不好,但给铜板的,眼前的小姑娘还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“拿着吧,这件事是我们的错,付马车的费用是应该的,这样您回去也好有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说的也是,自己白费了半天的功夫,病人没有接回去,回去后掌柜肯定会责骂的,有这些铜板,也许还好一些。想到这里,伙计也不客气了,伸手接过铜板,揣在自己的怀里:“多谢小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两天以后,张氏和顾英大概缝制好了三十多个香囊,顾雅箬一一将它们放好,又收拾了一些晾晒好的干花,准备第三日一大早送去绣坊。

    马氏也拿了缝制好的香囊过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看她两眼通红,知道她是连夜赶出来的,心里微动:“大伯母,其实您不用这么赶的,晚一些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马氏摆手:“许多年没做绣活了,手生了些,一朵简单的花儿我竟然绣了一整天,这要是搁在以往,不到半天的时辰我就能绣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把香囊拿在手里,小心翼翼的填充了一些干花进去,递给马氏:“还请大伯母帮我缝好。”

    顾英急忙拿来阵线,马氏很快全部缝好,低头咬断了线头以后,用手轻轻的抚平,交给顾雅箬:“好了,你可以戴在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二弟妹两口子对这个孩子偏宠的很,对于她的要求没有不答应了,即使家里现在这种境况,也没有忘了给她缝制一个香囊囊,马氏早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顾雅箬接过,仔仔细细的看过,看似随意的问:“大伯母,您说这香囊我要拿去镇上卖,大概能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马氏的脸色唰一下白了,嘴唇快速的蠕动了几下:“箬儿,这香囊不是为你缝制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我呀想到了一个挣钱的方法,就是缝制这香囊去卖,可您也知道,即使是最不值钱的布料,我们家里也没有一块,所以我和娘才去求了大伯母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马氏轻声低喃,看着她手里的香囊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顾雅箬装作没看到,继续问:“大伯母,您说说,这个香囊大概能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马氏的手紧紧绞在一起,眼神有些不安:“我、从来没有佩戴过香囊,哪里知道会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:“也是,那我拿着这香囊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马氏慌了,喊了一声:“箬儿呀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看向她。

    马氏抿了抿唇,声音带着细微的颤抖:“这香囊可是用上好的云锦做的,别说是清水镇的人了,就是京城里得那些达官贵人,太太小姐多半也是没有的,你这样拿出去卖了,岂不是太可惜了?”

    顾雅箬微微一笑:“大伯母想岔了,我不是拿去卖,只是拿去探探价格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落,马氏明显的松了一口气,紧绷的神情退去,恢复了自然,喃喃道:“不去卖就好,不去卖就好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看了看手中的香囊,皱眉沉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