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提前一天说好,第三日的早上张大爷如前几次一样,早早的赶车来到顾家门前。

    张氏,顾灼和顾英以及顾雅箬都起了,听到牛车的声音从屋子里出来,将收拾好的东西全部搬到了马车上。

    张老汉看到又是五六个大背篓,眼神闪了闪。

    张氏将盛香囊的包袱交给顾灼,嘱咐了又嘱咐顾灼和顾雅箬两人,早去早回。

    两人应下,张老汉赶着牛车慢悠悠的回秀丽村平日等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天色尚早,路上没有行人,寂静的夜里,牛车笨重的轱辘声传出去好远。老汉轻悠悠的甩鞭子,悄悄的看了兄妹俩几眼,好似闲话家常一般的问两人:“你们这背篓里装的是什么,闻着好香。”

    顾灼心实,没有多想,但也被警告过不许将自己家晾晒干花的事说出去,所以一时不知回答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顾雅箬倒是笑眯眯的,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:“家里的亲戚给找了个活计,给镇上的绣坊加工点东西,至于这东西是啥,我们真不能告诉您,因为那绣坊的掌柜的说了,我们一旦说给别人知道了,这活计就不让我们干了。”

    乡下人日子过的都不易,能找点活儿干是最好的,尤其是顾家这种情况,一家之主倒下,娘几个更加不容易了,老汉信以为真,但还是好奇的问:“那这些东西你们能挣多少钱?”

    顾雅箬挺了挺小胸脯,一副了不得的模样:“一背篓十文钱,除去坐牛车的三十文,这些我们可以赚三十文钱。”

    三十文,还不如自己一天跑牛车挣得多,老汉立时没了兴趣,也不问了,趁着牛车平稳的走着,拿出自制的烟袋锅子,装好烟,点上“吧嗒,吧嗒”抽起来。

    顾灼暗暗对着顾雅箬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顾雅箬得意的一挑眉,小孩子的心性流露无疑。

    又是晃悠了两个时辰,牛车才到了镇上,等所有的人下了牛车以后,顾雅箬还是多给老汉五个铜板,让他帮着送到了绣坊门口。

    来到好几趟了,绣坊的伙计都认识他们了,看牛车停在门口,立刻从绣坊里走出去,给他们打招呼:“顾姑娘,你们来了?掌柜的在后院,马上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点头,从牛车上下来,看着老汉赶着牛车走远,才抬脚走进绣坊内。

    今日好像是来的早一些,绣坊里还没有卖绣活的,伙计们送背篓去后院,掌柜的看到了,知道是她来了,也从后院过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声音清脆的给他打招呼:“掌柜的,我们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一心记挂她说的做香囊的时,从昨日就盼着她过来了,听她如此说,也不拐弯抹角了,笑着道:“看顾姑娘今天的神情,是不是有好东西给我呀?”

    顾雅箬调皮的回答:“好东西是有,不知道掌柜的会不会看上呀?”

    掌柜的有些迫不及待了,伸出手:“拿出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给掌柜的看看。”

    顾灼将手中的包袱放在了柜台上,打开,露出里面香囊。

    掌柜的目露惊讶,那日顾雅箬兄妹走后,他和柳娘猜测了好半天,也想不出她会用那些根本没用处的碎布头能做出什么样的香囊,现在一看,忍不住心里赞叹,这些做好的香囊,是用不同的颜色的布头拼凑起来的,看上去,不但没有任何的杂乱之感,反而让人觉得心里舒服。

    掌柜的刚要伸手拿起一个,顾雅箬却上前,将那些香囊一一摆放在柜台上,目露期待的问:“掌柜的,如何?”

    掌柜的眼睛不离那些香囊,翘起大拇指,由衷的赞叹:“不错,出乎了我的意料,这些香囊我们绣坊里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掌柜的,怪不得我爹娘说您是我们家的大贵人呢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道谢,并恭维他一句。

    一大早便听到这样的奉承,掌柜的心里愉悦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问:“顾姑娘,这香囊你打算怎么卖?”

    “掌柜的,您说了算,甭管您多少文收我们的,我们都没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样说着,顾雅箬却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,满怀期待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的话掌柜的十分受用,但也没有冲昏了脑袋,略微沉后,道:“这香囊虽好,但到底是上不了档次的,而且你里面的这些花瓣也没有经过加工,香味清淡,真正的大户人家是不屑戴它的,只有那些小门小户,家底稍微富裕的,才愿意买它,这样吧,每个给你十五文如何?”

    顾雅箬虽然不知道这里香囊的价格,但也知道,掌柜的给的价格有些低了,小脸上微微露出了失望,但还是勉强露出了笑脸,强忍着失落说:“十五文就十五文文,反正只是废了一些功夫。”

    她脸上的表情,掌柜的看的清清楚楚,心里不知为何,有些不忍,忍不住又开口说:“你也莫要失望,这样的香囊我们也是第一次卖,不知道销路如何,暂时只能给你这个价格,如果以后卖的好了,自然会给你涨价的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这才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:“谢谢掌柜的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摆手,亲自数清了多少个香囊,又询问了干花的重量后,给他们结了帐。

    等伙计将那些香囊收走,顾雅箬笑着问掌柜的:“不知道夫人在不在,我找她有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柳娘曾说过,顾雅箬应了她,再来的时候教她化妆,掌柜的以为是这事,吩咐伙计去后院喊了柳娘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是顾雅箬,柳娘高兴不已,“我以为你们昨日就该过来了,眼巴巴的等了一整天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家里有事耽搁了,所以才今日过来,但今日也还有别的事情,教给您化妆的事还要再晚几天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。

    柳娘虽然心急,但也知道顾雅箬的事情要紧,笑着说:“无碍,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了,再教我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夫人的体谅,我今日找夫人还有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顾雅箬左右看了看,除了伙计以外,卖绣活的人陆陆续续的进来了,说话不方便,便又说道:“我说的这事比较隐蔽,咱们能否去楼上说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