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两人来到楼上,坐好。

    柳娘笑问:“说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顾雅箬从怀里掏出马氏做的香囊,递到柳娘面前:“夫人您看看,这样绣了图案的香囊,能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说完,顿了顿,又补充了一句:“不是这样的布料。”

    柳娘接在手里,低头细看,等看清绣图的针法时,蓦然眼眸睁大,腾的站了起来,急切的问:“顾姑娘,你这个香囊你是从哪儿得的?”

    顾雅箬将她的神情看在眼里,心里动了动,笑容未变,语气如常:“是一位长辈送的,是有什么不对之处吗?”

    “她在哪里,你能否立刻带我见见她?”

    柳娘的声音更加的急切,还带着微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顾雅箬脸上的笑容隐去:“夫人为何要见这做香囊的人?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隐情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柳娘张嘴刚要说出来,忽然又想到了什么,只说了一个字便打住了。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香囊,小心翼翼的问:“怎么,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是行,只不过夫人要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执意见她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柳娘迟疑。

    顾雅箬不动声色的看在眼里,道:“夫人不愿说也没事,您只要告诉我用上乘的布料缝制的香囊,再加上好的图案,你们绣坊能出多少钱收下?”

    柳娘拿着香囊的手有些发抖,没有回答她的话,而是带着些许祈求的问:“我真的不能见见这缝制香囊的人吗?”

    顾雅箬摇头:“恐怕不能。”

    柳娘满脸的失望,抓紧了手里的香囊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话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提醒她。

    柳娘抬起头来,深吸了一口气,掩下自己激动的神情,回道:“这要看做工和绣工,每个几两银子到几十两银子不等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:“多谢夫人,麻烦您将今日我卖得的所有银钱换成上好的布料,我拿回去缝制香囊。”

    “你稍等,我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柳娘说完,抬脚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夫人!”

    顾雅箬喊住她。

    柳娘脚步顿住,回头。

    顾雅箬指着她手里的香囊:“夫人能否把香囊还给我?”

    柳娘手抓的更紧了,直到将香囊抓的起了皱褶,才又缓缓的松开,慢慢的递给她。

    顾雅箬收好,道:“我也和夫人一起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柳娘的嘴唇动了动,终是没有说出话来,默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楼下,掌柜的看到柳娘的脸色不好,用眼神询问她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绣坊里人来人往,加之顾雅箬还在一旁,柳娘微微摇了摇头,道:“顾姑娘说将今日卖的所有银钱换成上好的布料,我带她看看。”

    顾灼站在一旁,听到顾雅箬要将今日卖的银钱全部换成布料,脚步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看布料的事情你也不懂,还是站在这边等我吧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的动作,顾雅箬便知道他是想要阻止自己,先一步笑着开口说。

    顾灼的脚又收了回去,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看了一圈布料,在柳娘的建议下,顾雅箬挑选好,扯了相应银子的布料下来,如孩童一般,满心欢喜的出了绣坊的门。

    柳娘看着他们兄妹俩走远,便迫不及待地拉着掌柜的去了楼上。

    银子又被花完了,顾灼再一次气鼓鼓的,出了绣坊的门,一言不发朝前走。

    顾雅箬紧走几步追上他,笑嘻嘻的问:“大哥,生气了?”

    顾灼停下脚步:“二妹,你知不知道,这一百两赔给王财主家后,咱家只剩下一两银子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,“我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顾灼气的跺脚:“知道你还乱花?你、你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顾雅箬趁他不备伸出手,快速的揉搓了几下他的面颊:“大哥,操心太多会长皱纹的,小心你早早的变成小老头。”

    顾灼急忙抬手打掉她作怪的手,额头上都冒汗了:“你疯了吗?这里是大街上,你这样做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顾雅箬被他的反应逗笑,忍不住又要伸手去搓他的脸颊:“大哥,你太可爱了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她的手再次又被打掉,顾灼已经气的眉毛都竖起来了:“你再这样胡闹,下次不许跟我来镇上了!”

    顾雅箬再次笑出声,银铃般的笑声引的过路的人纷纷看过来。

    顾灼的脸都黑了,什么也顾不上了,拉着她的手大步朝前走。

    走出了一段距离以后,顾雅箬才“好心的”提醒他:“大哥,这好像不是去王财主家的路。”

    顾灼的脚步停下,见四周人少了,放开了她,仔细打量了一下四周,有些懵了,不好意思的挠着自己的脑袋:“二妹,我好像忘记是那条路了。”

    当时天黑,心情又着急,哪里还记得是那条路。

    顾雅箬却记得,指着左边的方向指了指:“大哥,是那边。”

    二妹识的字,记性又好,顾灼完全相信,转身朝着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兄妹俩来到王财主家门前。

    守门的看到是他们,禀了王太太后,领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王太太还和那日一样神态威严的端坐在椅子上,看两人进来,眼中闪过一丝算计,又很快的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银子带来了?”

    顾灼拘谨的回答:“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太太点头,“拿过来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顾灼应着,伸手入怀拿出银票。

    王太太看了翠红一眼,翠红微微点了点头,走上前去,刚要接过顾灼手里的银票,一只手从从旁边伸过来,先她一步将银票拿走。

    翠红诧异,看过去。

    顾雅箬将银票拿在手里,抬眼看着王太太,笑眯眯的问:“太太,您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王太太的眼睛眯了一下,她没想到这个乡下的小丫头竟然还知道一手交钱一手交字据,嘴角不屑的微微撇了撇,装糊涂的问:“不知小姑娘指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顾雅箬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斜看了翠红一眼,道:“都说贵人多忘事,看来这话说的是不假,不过,即使您不记得了,您身边的丫鬟总记得吧,要不然您问问她们?”

    翠红眼皮子一跳,急忙低下了头,退回了王太太身后,其余伺候的丫鬟也全都把头低得低低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