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王太太伸手,不紧不慢的抚了抚自己额头上的簪子,漫不经心的开口:“小姑娘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顾雅箬眼睛眯了眯,一道凌厉的光闪过以后,恢复了原来的神色,反问,“太太是真忘了吗?”

    王太太只感觉身上一寒,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时,那种感觉又消失了,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,也没有在意,微微一笑:“小姑娘,我这年纪大了,有些事确实不记得了。身边伺候的人也是不精心,问了她们也是白问,不若你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也不拐弯抹角了,笑意吟吟的回她:“我们前日过来时,写下了一张字据,如今该是一边交银子,一边给字据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王太太伸手假意拍了拍自己的额头:“瞧我这记性,将这件事忘的死死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立刻吩咐丫鬟:“翠红,快去将字据拿来!”

    “是,太太!”

    翠红屈了屈膝,应声后走了出去。不一会儿便走了回来,脸上带着惶恐之色,“太太,奴婢该死,那字据不知放到哪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王太太狠狠的拍了下桌子,怒声呵斥:“没用的东西,这么重要的东西竟然不知放好,要你们何用?”

    翠红吓得跪在地上磕头:“太太赎罪,太太赎罪!”

    顾雅箬静静的站着看着主仆两人演戏。

    顾灼看的于心不忍了,忍不住出声:“要……”

    只说了一个字,便被顾雅箬打断:“大哥,这是王太太的家务事,没有我们插嘴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王太太等的就是顾灼这一句求情的话,没想到竟然生生的被顾雅箬拦了回去,心里那个生气呀,恨不得露出本来的面目,让人动手撕了她的嘴,面上却堆起了伪善的笑:“你们两个也看到了,字据被这个不省心的东西弄丢了,这样吧,你们将银票交给我们,这件事就算完了。”

    顾灼抿了抿嘴唇,刚要说话,顾雅箬一个眼神看过去,他立刻闭了嘴。

    王太太看在眼里,眉冒挑了挑,笑着问:“怎么,你们不同意?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恭维:“王太太和王老爷的大善人之命,即使我是个乡下的黄毛丫头,也是有所耳闻的,按理说,您这家大业大的,不会诓骗我们这一百两银子……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,王太太笑着点头,张嘴刚要说话,顾雅箬却又接着说道:“可是,什么事都有万一不是,您刚才也说了,您的年纪大了,记性不好,我们若是将这一百两的银子,交于您后,你过几日忘了,又恰好找出来字据,再派人上门讨要银子,那我们一家就别活了。”

    王太太打的就是这个主意,听她说中了自己心里的想法,心里猛跳了几下,面皮也紧了紧,不由重新打量起来顾雅箬。

    顾雅箬笑意吟吟的站着,脸上既没有失去一百两银子心疼的神情,也没有因为她拿不住字据的着急神情,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,看着她。

    王太太心里打了几个转,慢悠悠的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几口茶后,才缓缓说道:“小姑娘,你想如何做?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办,你给我写个收条即可,等您哪日找到字据之后,再拿过来换即可。”

    王太太心里又跳了一下,眉头不由的皱起,眯着眼睛再次看向顾雅箬。

    顾雅箬脸上带笑的回望着她。

    屋内寂静下来,连空气里都带着窒息之意,顾灼也感受到了王太太的不善,脚步挪动挡在了顾雅箬面前,屋内的丫鬟则是全部低下头,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王太太才沉声开口:“小姑娘,当日你娘洗坏了的衣服可不止一百两,是我看你们可怜,才压下了此事,让你们拿个手工费而已,如今听你的这个意思,是以为我是趁机讹诈你们了?”

    顾雅箬心里呵呵了两声,这是蒙骗不成,开始反悔了。抬脚从顾灼身后走出来,声音里也没有恭维之意,“王太太,不管那两件衣服值多少银子,我们当时说好了,我也立下了字据,如今您这样说,是想出尔反尔,还是像您说的那样,真的是趁机讹诈我们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被说中了心事,王太太大怒,气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了起来,脸色也变得很难看:“臭丫头,你休要血口喷人,我王家这么大的家业,我能看中你区区一百两银子?”

    “银子您倒是看不中,但是要是因此想要毁了我们顾家,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,也是说不定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落,王太太的脸色巨变,翠红也忍不住抬起头来惊诧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两人的神情落入眼底,心里的猜测得到了证实,顾雅箬的怒火蹭蹭的往外冒,垂在身侧的手不由得握紧,浑身紧绷起来,发出骇人的气势,虽然穿越过来没几天,但顾家每一个人都对她很好,她已经融入这种生活了,要是有人敢毁了它,那别怪她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下贱的丫头,满嘴的胡说八道,我看你是不想活了!”

    为了掩饰自己被戳穿后的不安,王太太立刻大声怒骂。

    声音入耳,顾灼不愿意了,挺直了腰杆,怼了回去:“太太,请您慎言,欠债还钱,我们做到了,如今是您的不是,您为什么还骂我们,难道您和善的面孔都是装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顾雅箬闻言,伸出大拇指在他面前,赞道:“大哥,说的好!”

    王太太气的差点仰倒,浑身哆嗦个不停,用手指着两人:“你、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太!”

    翠红赶忙上前扶住她。

    王太太气的一把推开她,尖利着声音吩咐:“来人,将他们给我抓起来!”

    外面有人应声,几个粗壮的下人立刻跑了进来,将两人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顾灼变了脸色,将顾雅箬挡在了自己身后,绷着身体防备的看着几人。

    轻笑了几声后,顾雅箬闲适的,没有一丝惧意的声音从顾灼身后传出:“王太太,您确定要这样做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