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就家里现在的状况,别说十两银子了,就是十文钱也拿不出来,顾灼看着顾雅箬,张了张嘴,想要反对,可看着怀中的小妹,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,心里打定主意,等回去了便去王财主家自卖自身,来换取银两填补家里。想到此处,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顾雅箬露出了笑意,回头对着两人道:“我大哥都点头了,你们把心放肚子里,踏踏实实的跟我们回去,再重新立个字据。”

    长子为大,顾灼已经十五岁了,顾南倒下后,他就是家里的顶梁柱,说话自然是有一句算一句的,要不然,以后没法在村里立足的。两人闻言,欢喜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顾雅箬暗自松了一口气,头前带路要往回走。

    顾灼挡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顾雅箬微愣住,不解的看向他

    顾灼将俏俏放在了地上,然后弯低了腰身,对她道:“上来,大哥背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睁大了眼睛,彻底的愣住。

    没有感觉到身后有动静,顾灼疑惑的回头,看到她的神情,嘴唇抿了抿:“你的伤势还没好,又跑了这么远的路,肯定累坏了,大哥背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如傻了一般,还是呆呆的没动。

    顾灼伸手,抓过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,刚要使力背她起来,顾雅箬仿如惊醒了一般,猛然甩开了他的碰触,连着退后了两步。

    顾灼愣了下,看她的神色有些不对劲,担心的问:“二妹,你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顾雅箬回神,看看顾灼,再看看仰着小脸,担心的看着她的俏俏,心里那股异样的情绪在胸膛里再次蔓延开来,急忙深吸了几口气,勉强压抑住,才没有让自己失态:“我、我自己能走,你好是抱着小妹吧,她还小,这么远的路走回去会累坏的。”

    顾灼还没有说话,俏俏已然挪动着小小的身子走到了她面前,牵着她的手就往顾灼身边拽,还一副小大人的口气:“二姐,听话,让大哥背你,我走的快,很快就会到家的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哭笑不得,微微用力挣脱了她的小手,反手在她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:“哎呦,我们家俏俏长大了,竟然会说大话了,还很快就会到家,要不要和二姐比试一下?”

    俏俏伸出双手,捂住自己的小鼻子,不住的摇头:“我不和二姐比,二姐受伤了,要让大哥背着。”

    顾灼也摆好了姿势,笑着开口:“二妹,上来吧,爹娘在家里肯定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刚要说话,顾英从远处边跑边喊:“大哥,二妹。”

    几人看向她。

    顾英气喘吁吁的跑到几人面前,快速的打量了他们几眼,见几人没事,放下心来:“吓死我了,还好你们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我们已经谈好了,吴叔吴婶答应我们三个月以后再还银子。我们正要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顾灼避重就轻的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顾英惊喜的反问。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英欢喜的不行,转身对着两人不住的道谢:“谢谢吴叔、谢谢吴婶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不好意思的站在原地,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顾灼打断了她的道谢,说道:“你领着俏俏,我背着二妹,我们赶紧回去吧,爹娘肯定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!”

    顾英笑着应声,牵起了俏俏的手。

    顾灼再次示意顾雅箬趴到到自己的背上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少年单薄的身体,顾雅箬咬着嘴唇,迟疑了一下,身体前倾,试探地、缓缓的趴在了顾灼的背上。

    “菜刀,菜刀……”

    看那把破旧的菜刀还在顾雅箬手里,唯恐伤到顾灼,顾英一边说着,一边领着俏俏上前,将菜刀拿了过来,拎在自己手里,才长舒了一口气,“大哥,走吧。”

    顾灼直起身,稳稳的背着顾雅箬大步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顾英领着俏俏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吴叔和吴婶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三里路,说远不远,说近不近,即使顾雅箬的身体单薄,身上没有多少肉,可顾灼也毕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,走了一半的时候,就已经气喘吁吁,脚步缓慢了。

    沉浸在酸酸涩涩的情绪中,顾雅箬一直没说话,直到察觉了顾灼的脚步慢了下来,才轻声开口:“大哥,放我下来吧,我没事,可以走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大哥有的是力气,你这身体还没好,不能再累到了。”

    顾英附和的点头:“大哥说的对,你的身体还很虚弱,今天这一路跑出去,还不知道多少天才能缓过来呢,你就别担心了,大哥没力气了,我也可以背你的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不再说话,静静的趴在顾灼的背上,感受着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亲情和温暖。

    一行人回了村里,距离家门口还有几丈远的时候,突然听到了院内传出了妇人的喊声:“他爹,他爹,我错了,我错了,求求你,快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几人听闻,心神一凛,加快了脚步,冲进了家里,看清眼前的情形时,吓了一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