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王太太狂妄的声音响起:“小丫头,怕了吧,怕也晚了,今天我要让你知道知道,有些人是能得罪的,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镇长夫人能不能得罪呀?”

    顾雅箬从顾灼身后探出头来,笑颜如花的问,那神情,一点儿没将眼前的事情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王太太的火气更大了,站起来,朝着她的方向呸了一口:“不知死活的东西,给镇长夫人提鞋你都不配,还敢得罪她?来呀,给我打,打到他们只剩下一口气为止。”

    几名下人应声,摆开架势对他们出了手。

    顾灼挨了一下,闷哼了一声,却还是挡在顾雅箬面前不动。

    顾雅箬眼中厉光一闪,一把将他拉去了自己身后,并顺势踢出了一脚。一名正对顾灼出手的下人应声倒地。

    众人惊诧,还没回过神来,顾雅箬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了王太太身边,并顺手将桌上的茶杯打破,留了一块瓷片在自己手里,抵在了王太太的脖颈上,凛冽的声音厉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意:“谁若是再敢动,我杀了她!”

    “太太!”

    “太太!”

    屋里响起数道惊恐的喊声,所有的丫鬟想要上前,又怕顾雅箬真的动手,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几名下人也停住了动作,胆战心惊的看着眼前的情形。

    顾灼也瞪大了眼,如傻了一般看着顾雅箬。

    顾雅箬扫视了他一眼,抿了抿唇,撇开了视线,将瓷片往朝王太太的脖颈又抵了抵,无视她脖颈渗出的鲜血,冷声说道:“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,去明月绣坊传信,让那里的夫人去请镇长夫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没人动弹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提着心看着她拿着瓷片的手。

    王太太感觉到了疼痛,面色顿时白了,颤着声音开口:“顾、顾姑娘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,你先把瓷片放下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的手更加用力,声音也越发的阴厉:“按我说的吩咐,否则我不介意用我的命换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剧痛传来,王太太疼的差点昏过去,慌忙吩咐:“去,快去,快去!”

    一名下人应声,慌忙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翠红悄悄的上前了一步,抖着声音请求:“顾、顾姑娘,已经有人去喊人了,您能否将我们太太先放开?”

    顾雅箬瞥了她又要上前的脚一眼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说着话,手中的瓷片又动了动。

    王太太再也忍不住了,尖叫了一声,怒骂翠红:“蠢货,退回去,退回去!”

    翠红吓得后退了几步,其余的人也都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顾灼傻呆呆的站在原地,怎么也把眼前的顾雅箬和以前的顾雅箬联系不在一起,以前的顾雅箬仗着爹娘的疼宠,任性,娇蛮,不理人,受了委屈时也会找人拼命,可绝不会有这样好的身手和这样重的杀意,可刚刚,眼前的顾雅箬那一连串的动作,让他恍惚感觉那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二妹,而是另一个他不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就在他恍惚间,顾雅箬的声音传来:“大哥,过来!”

    顾灼回神,看着他,静静的站着没动。

    顾雅箬也看着他,眼里有着他看不懂的情绪,似叹息,似失望,似恼怒,似后悔,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慢慢的,顾灼的脚步动了一下,再一下,又一下,走到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顾雅箬忽然笑了,像个开心的孩子一样,笑得异常璀璨,笑得异常的……满足。

    顾灼的眼眶忽然有些酸涩,他是家里的长子,这一切本该是他该承担的,可他太没用,关键时刻还要二妹来保护自己,而自己呢,还在那里想东想西,甚至怀疑她。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着,蹲下身子,捡起了一块尖利的碎片,拿在手里,站起身,哑着声音开口:“小妹,我来!”

    顾雅箬摇头:“大哥,你站到我身后去,一会儿还会有人过来,我不想分神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顾灼嘴唇动了动,还没有说话,一阵杂乱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,随后,十几名手持刀枪棍斧的家丁,簇拥着一名老者缓慢而来。

    房门大开,老者一眼看清了里面的景象,神色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王太太如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颤着声音求救:“老爷救我,老爷救我!”

    王财主只觉刺眼的很,想他王德昌,在这清水镇几十年,还没人敢不知死活的在他头上动土,面前的这个小丫头不但动了,还敢伤了他夫人,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当下沉着声音问:“你们是谁,为什么劫持我夫人?”

    一来开口就是劫持,看来这王善人是想将他们往死路上送呢,顾雅箬微微一笑,毫不客气的拆穿他:“看来这是讹诈不成,恼羞成怒,想要置我们于死地了?”

    被说中心事,王大善人大怒,手一挥:“上,拿下这个小丫头者,赏银十两!”

    十两银子,那可是自己一两年的工钱,十几名下人眼睛同时一亮,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冷静的看着他们,等他们距离自己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,才手中用力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王太太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叫。

    不但下人们吓的停住了动作,就连王大善人也吓得心里颤了几颤,急忙呵斥:“住手!”

    顾雅箬看着王大善人,却笑着对王太太说:“这笔帐您可不能记在我的头上,是他们先动手的。若是他们再敢乱动一下,您可要直接毙命了,这满府的荣华富贵可就是别人的了。”

    王财主既然是以大善人闻名,家里的财产肯定是不少的,想当然,家里的姨娘,小妾更不会少了,所以想要代替她这当家主母的也有不少,只不过,王财主为了在外的大善人的名声,还有他私下里那些勾当,也只能她知道,所以才没有动过休了她的心思,可若是她就此死了,那可就不一样了,说不定很快就有人顶替了她的位置,在这府里作威作福起来,不行,她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,想到此处,立刻对着王大善人大喊:“老爷,你让他们退后,退后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刚看到文文被投了个一星票,我这心啊,像这秋天的早晨一样,凉的透透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