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王财主也是被吓得不轻,急忙再次让下人退下。

    看着下人退了出去,王太太还提着一口气,脑袋不敢乱动,颤着声音说道:“顾、顾姑娘,他们都退下去了,你这手可要稳一些,千万不要发抖呀!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道:“您放心,只要没人进来想要我们兄妹的命,我这手稳着呢,毕竟我是来还债的,不是来和您同归于尽的。”

    王太太一口气刚要松下,顾雅箬笑中带着冷意的声音却又在她耳边响起:“不过,一炷香后,镇长夫人未到,我不介意用我的这条贱命换您的尊贵的命。”

    王太太一口气又提了起来,着急的对王大善人喊:“老爷,快派人去看看,镇长夫人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王大善人有了今日的成就也不是白给了,慌乱之后很快镇静了下来,没有理会她的话,眯眼打量着顾雅箬:“小姑娘,你可知道,凭你今日的所作所为,我可以命人将你活活打死!”

    顾雅箬假意的抖了抖身体,手中的瓷片也随着晃动,王太太又感觉到了疼痛,吓得立刻尖叫:“顾姑娘,拿稳,拿稳,我给你保证,他不敢,他不敢!”

    王大善人凝眉,自己的这个老妻,平日里也不是个傻的,今天是怎么了,连他这惯用的吓唬人的手段也看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王太太当然看不出来,她已经吓得快死了,要不是怕她昏过去以后,发生什么不可知控制的事,她早就撑不住昏过去了,一点儿也不想不想感受着随时死亡的恐惧。

    两方人这么僵持着。

    快到一炷香的时候,宅院外响起杂乱的脚步声,王太太面色一喜,小声着提醒:“顾、顾姑娘,镇长夫人来了,能否放开我了?”

    顾雅箬拿着瓷片的手微微松了松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和柳娘走进宅院中看到的就是这一幕。

    柳娘大惊,“顾姑娘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则是皱起了眉头,自己虽然是镇长夫人,可这王大善人在这清水镇也是出了名了,即使老爷见了他,也要客气三分,如今顾雅箬弄出这一出,让自己出面,自己要是帮了她,肯定会得罪了王大善人,到时候他要是给老爷使绊子,老爷肯定会怪罪她头上,可自己若是不帮,那以后这化妆之术还如何有脸面跟她请教。

    心里思量间,缓缓开口,带着不怒自威:“你们谁能告诉本夫人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王太太刚要开口,感觉顾雅箬的手动了动,吓得立刻不敢开口了。

    顾雅箬保持着原来的姿势,对着柳娘点了点头后,看向翠红,命令她:“这所有的事情你知道的最清楚,你来告诉夫人。”说到这里,拿着瓷片的手警告性的动了动:“不要添油加醋,也不要一带而过,原原本本,仔仔细细的将事情讲清楚。”

    翠红看清了她的动作,哪里还敢说谎,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讲了出来,不过在讲到找不到字据的时候,将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也是掌管后院多年的人,翠红讲完,她便看了王太太一眼,要说她不是讹诈顾雅箬兄妹两人,打死她也不相信,那这事就好办了。挺了挺腰杆,不紧不慢的走进屋内,随意扫了地上四散的瓷片一眼,坐在了王太太另一边的主位上,威严的问:“王太太,你这丫鬟说的可是实情?”

    王太太慌不迭的想点头,又想起顾雅箬拿着瓷片低着自己,遂改口回道:“说的是事实,是事实!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又看向王大善人,问:“王大善人,您看这事该如何解决?”

    这件事的始末王大善人是知道的,在心里暗骂了王太太几句后,恭敬的回道:“这事确实是内人的错,不过这小丫头也太张狂了,众目睽睽之下竟敢胁迫我夫人,这事无论如何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“哦”了一声,道:“瞧着院子里的情形,如果顾姑娘不这样做,现在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这明显的是偏帮了,王大善人面色不善的看着镇长夫人:“夫人的意思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你们找出字据,顾姑娘拿出一百两的银票,当着我的面两清,以后谁也不找谁打的麻烦,您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如何,不如何,要是轻易的就这么让他们拿走字据了,那他费尽心力的布这么个局做什么,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。可若是不答应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?有难处?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看他沉吟不语,沉了声音问。

    王大善人拱手:“夫人见谅,不是我不遵从你的意见,只是您刚才也听说了,这个没用的奴婢,将那字据弄丢了,我就算是想拿也拿不出来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明知道王大善人说的是谎言,镇长夫人也没有揭穿他,毕竟官商相护,谁也离不开谁,不能为了一个小丫头,将王大善人得罪狠了,给老爷添个绊脚石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看向顾雅箬,用眼神示意,她能帮的只有这么多了,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吧。

    顾雅箬抿了抿唇:“这个好办,王老爷当着夫人的面给我们打个字据,就说我们已经赔偿了一百两的银子,以前的那份字据作废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个好办法,镇长夫人点头,转头看向王大善人:“你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还能如何,只能是答应了,王大善人狠狠的瞪了顾雅箬一眼,压下心里的怒火,吩咐:“拿笔墨来!”

    下人将笔墨备好,王大善人写下了一份收据,命丫鬟呈给了镇长夫人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出身商贾之家,未出嫁时管理过家里的生意,是识得字的,接过以后,看了一遍,没什么问题,点头,对顾雅箬道:“顾姑娘,银子呢?”

    顾雅箬伸手入怀,掏出银票,教给镇长夫人。

    银票是自己给她的,是真是假镇长夫人知道,也没有验证,将银票教给了丫鬟,将收据交给了顾雅箬。

    王大善人看也没看丫鬟拿过来的银票,眯起眼,看着顾雅箬。

    顾雅箬接过收据,快速的看了一眼,没有什么问题,松开了王太太。

    得了自由,王太太脚下发软,朝着地上跌去,翠红手疾眼快的上前扶住她,将她扶在了椅子上做好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看了一眼她颈边的血迹,站起来:“既然事情解决了,我们也该走了,柳娘,顾姑娘,你们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迈开步子就要朝外走。

    不料,刚抬起一只脚,王大善人阴沉的声音响起: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推荐十二玥新文《穿越桃源之浊世清欢》

    穿越而来,没爹没娘,家徒四壁,另外还有咄咄逼人的大伯母一家,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街上捡了条狗,山上捡了个傻子,于是开局只有一狗一“二傻”,苏清便开始发财致富、养爷爷、赶伯母、斗财主,带着小伙伴们闯天下的宏伟之路!

    初见,他是她捡的“傻子”,对她依赖成性,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再见,他高高在上,冷漠不识。

    却不知,他已引她入局,宠妻之路刚刚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