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镇长夫人的脚放下,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,沉着声音问:“王大善人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王大善人拱手:“夫人恕罪,这一百两银子的事就算完了,可我夫人被这小丫头伤成了这个样子,不知又该如何解决?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在心里咒骂了一声,她怕的就是王大善人借王太太的伤发挥,生出别的幺蛾子,才匆忙想领着几人走的,没想到还是被他拦下了,不满的瞪了顾雅箬一眼,你说这个丫头,拿拿样子,吓唬吓唬就行了,还真的下了狠手,这下难办了吧。

    心里虽然这样想着,但身上的气势没变,又缓缓的坐了回去,问:“王大善人想要如何解决?”

    “我王家财大业大的,不稀罕他们这穷家小户沾着穷味的银子,赔偿就免了,让这小丫头自断了手臂,就当赔罪吧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惊得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,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王大善人,这么多年了,和他打交道的次数都数不过来了,无论什么时候,他都是一副笑眯眯,乐善好施的样子,今天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狠毒的话来了呢。

    柳娘也是惊吓的不轻,靠近了顾雅箬身边,暗暗呈现了一副保护的姿态,不管怎么说,她手中有他们苦寻了多年的东西,自然和那人有十分亲密的关系,她绝不能让她出了事。

    顾灼也是浑身紧绷,挡在了顾雅箬面前。

    顾雅箬却勾了勾嘴角,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,推开顾灼,气势凛然的看向王大善人:“刚才王老爷也听见了,我挟持她是迫不得已,否则现在我可能就剩一口气了,你却以此事为借口,想要我自断手臂,不知你们图谋这件事的背后,真正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王大善人眼神快速的闪了几下,眼睛眯起:“好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,做下此等罪大恶极的事,竟然还敢质问我?”

    “我罪大恶极?是你们言而无信在先,逼迫在后,我为了自保,迫不得已出手,何错之有?难道就因为我们穷,我们的命就贱,就应该乖乖的任你们欺辱?”

    她的几句话落,屋里屋外全部静寂了下来,连一丝喘气的声音都听不见,众人全部愣愣的看着她,明明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,个子不高,衣衫破旧,可那周身的气势却是他们这些人仰望不及的。

    王大善人也是闪了几下眼睛,不知为什么,心里涌现出了一丝不安,直觉如果再逼迫下去,恐怕以后会多一个敌对的人,可想到……不行,他不能气软,思及此,当下脸色绷紧,口气不善道:“小丫头,休要胡言乱语,既然你敢伤了我夫人,就应该敢承担,你应该感念我,没有让你用命来抵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看了看一直拿在手中,还沾着血的瓷片,攸然一笑:“我这贱命不值钱,如果一条抵一条,我倒是乐意的很,不知您和您太太敢吗?”

    她的话落,王太太不受控制的颤了颤身体,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王大善人也是微愣了一下,活了这么大的岁数,见过撒泼耍赖的,见过跪地求饶的,但是像她这般不要命的,他还是第一次见,而且看她那气势,如果他敢说一个“敢”字,她就真的敢和他们夫妇当中的任何一个同归于尽,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也是看呆了眼,顾雅箬在她面前一直是个小姑娘的模样,她从来没有想过,她竟然有这么凶狠的一面,不过,她喜欢,有几分她当年在娘家做闺女的风范。

    众人惊愣间,顾雅箬的声音又在他们的耳边响起,带着几分嘲弄,再次逼问王大善人:“您敢吗?”

    王大善人的脸色一下红,一下白,答不上话来,他当然不敢,汲汲经营了这么多年,才有了现在的名声和成就,他怎么会因为一个穷贱的乡下丫头舍弃了这些。

    见他答不上话来,镇长夫人心里莫名的觉得痛快,假意咳嗽了一声,威严的开口,斥责顾雅箬:“你这小丫头,也太胆大妄为了,王大善人也是一时气不过,才随意说了这么一句话,你应该体谅他对王太太的那份爱护之心,怎么能以性命要挟了,你这是连本夫人也不放在眼里了。”

    柳娘也赶紧附和假意斥责她:“你呀,就是年纪太小,性子太急了,王大善人一句玩笑话,你怎么还当真了呢,有夫人在此,还真的有人要你自断手臂不成?”

    两人这明着呵斥,暗里撑腰的说辞,王大善人听的明白,虽心里恨不得将顾雅箬千刀万剐,但几番思量之后,还是捋着胡须,哈哈笑着出声:“刚才我进门看到这小姑娘的第一眼,便觉得她不是一般的人,一番试探下来,还真是被我看中了,以后呀,咱们这清水镇怕是要多一个了不起的女中豪杰了。”

    他让了步,顾雅箬自然不会再紧紧相逼,将拿着瓷片的手背去了身后,微微展开一个笑颜:“王老爷,过奖了,我也只不过是碰到了您这样的善人,才敢如此嚣张,若是换成了别人,此时恐怕早就是一具尸体了。”

    王大善人脸上的表情一愣,随即又笑了起来:“你这小丫头,倒是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既然王大善人给了台阶,镇长夫人也见好就收,笑着打圆场:“这个小丫头,伤到了王夫人,确实也有错,这样,夫人看病的花销我包了,需要多少钱,你改日让人到我府上去取。”

    王大善人急忙摆手:“夫人说笑了,哪能让您出银子呢,再说了,我夫人做的也有错,怎么会不小心将字据弄丢了呢?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笑着点头:“如此,我代替这小丫头谢过您了。”

    王大善人再次摆手:“夫人言重了,不敢,不敢!”

    “也好,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,只是有一件事还要拜托王大善人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请说!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扫视了屋内屋外的众人一眼,笑着道:“这个小丫头甚得我的眼缘,以后呢,免不了我经常喊人上镇上来,希望王大善人以后也行个方便,不要难为了她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啊啊啊啊,我家编辑可能把我忘了,到现在还没有通知PK,我想加更都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