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“夫人说笑了,我跟您保证,小姑娘什么时候来镇上都不会有人难为她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点头:“如此甚好,多谢王大善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站了起来,接着说道:“时辰也不早了,您如果没有什么事,我们也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王大善人笑着伸手,摆出送客的姿势:“夫人慢走!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眼光看向顾雅箬,示意她紧跟在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顾雅箬抿唇跟上,顾灼在她身后,柳娘在最后,一行人出了王家的大门以后,镇长夫人坐进了轿子里,吩咐:“去绣坊!”

    王大善人一直面带笑容的送几人出了府,看着轿子走远,脸色才阴沉了下来,返回了会客厅内。

    王太太坐在椅子上,翠红正拿着手绢小心的给她擦拭伤口,看到王大善人进来,王太太一把推开翠红的手,站起来迎了上去,满脸愤恨的问:“老爷,我们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瞥了她颈上的血迹一眼,王大善人哼了一声:“事情到了这种地步,不这么算了还能如何?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看到自己手上的血以后,王太太的脸唰一下就白了,恨恨道:“这个小贱蹄子,真是小看她了,下手竟然这么狠?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吧,要不是你办事不力,将事情办成这个样子,我又怎么会受她威胁,将这么多日的盘算功亏一篑。”

    王太太不满,立刻反驳:“老爷,这事怎么能怪我,我可是一切都按照咱们商量好的做的,要怪就怪那个丫头,突然发疯,胁迫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王大善人不耐发的打断她:“如今人已经走了,再说那些也没用了,你还是好好的想一下,接下来的事情怎么办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,当然是让那个小丫头不声不响的消失了,难道你咽的下今日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再次给了她一个不满的眼神,王大善人真想一甩袖子走人,也不知当年自己怎么瞎了眼,看上了这么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妇,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,白跟在他身边几十年了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咽不下也得咽,你没听到镇长夫人刚才临走时那句话吗,我们要是敢对那个小丫头动手,她第一个就怀疑到我们的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不就是一个镇长夫人吗?我们还能怕了她不成,大不了,我们拿钱捐个官,让我们未来的姑爷来做这镇长,将他踢出去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王大善人狠狠的拍了下桌子,气的破口大骂:“无知的蠢妇,你若是再敢说这样的话,给我待在你自己的院子中,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来!”

    说完,一甩衣袖,怒气冲冲的走了。

    王太太傻了眼,直到看不到王大善人的背影了,才回过神来,“嗷”的一声叫了出来:“王德贵,你给我回来!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是空荡荡的回声。

    王太太气的回身将桌上的所有东西拿起狠狠的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一屋子的下人吓得全都缩着脖子,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一行人回了绣坊。

    掌柜的站在门口,不时的朝着这边张望,看到柳娘和顾雅箬的身影后,才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,迎了上来,上下打量了顾雅箬和顾灼一番,询问:“你们没事吧?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回答:“多谢掌柜的关心,没事!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!”

    掌柜的话落,

    轿子已经到了绣坊门口停下,镇长夫人走下来,略有些生气的说:“谁说没事的,你跟我进来,我有话问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待顾雅箬回话,便走进了店里,才又想到了什么,回头对着柳娘道:“柳娘,我借用一下你们的楼上,你们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“不介意,不介意,您尽管用!”镇长夫朝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顾雅箬抬脚就要跟上。

    柳娘一把拽住她,无声的给她比了个收势,意思是让她一会儿到了楼上以后,无论镇长夫人说什么,都乖乖的听着,别那么冲动。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柳娘这才松开她的手,抬头,一脸担心的看着两人去了二楼。

    顾雅箬走进房间内,镇长夫人已经绷着脸在椅子上坐好了,看到她进来,也没有拐弯抹角,直接说道:“顾姑娘,咱们当日可是说好了,让我为难的事你不会做的,可你今日,算是让我彻底得罪了王大善人一家了,这样我回去如何和老爷交待?”

    顾雅箬抿唇,走到她面前,深深的弯下腰:“夫人,对不起,今日的事情是我连累您了,如果你心里气不过,可以打我两下解解气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又哼了一声:“免了吧,瞧你刚才对王太太那狠样,我看着都瘆得慌,别我打你两下,回头你再那样对付我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急忙摆手:“不会,不会,夫人帮了我的大忙,我绝对不会那样对夫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你说的是实话,我问你,今日我帮你这么大忙,你想好怎么谢我了吗?”

    这才是喊她上楼来的重点,顾雅箬也想到了,点了点头,“想到了,不过,得需等几日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微皱了下眉头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给夫人做套您没有见过的衣服,得需要几日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脸露失望之色,衣服她有的是,无论是流行的,不流行的,好看的,不好看的,她有整整的好几大箱,即使每一个时辰换一套,十天半个月的也换不完。

    看清她的神色,顾雅箬上前了一步,凑近了她一些,神秘兮兮的说:“夫人,我做的这套衣服是与众不同的,保管你穿上以后,身材大变样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眼睛一亮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欺瞒夫人,只不过这衣服要做的细致,花费的功夫长不说,用的布料也要讲究,所以,这买布料的银子还要您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楼下就有好布料,你随意的去挑就是,我让春秀跟着去付账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说定了,夫人要耐心等着,大概半个月左右,我便能做好一套,倒时我会让夫人给您传信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