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顾雅箬看出了张氏情绪的异样,笑眯眯的开口:“娘,我们做的香囊全部卖了,卖了不少的银子呢?”

    听到卖了银子,张氏伤感的情绪立刻没有了,欣慰的摸了摸小人儿的头,“俏俏吃吧,娘不吃。”

    小人儿欢快的应了一声,拿着糖人去另一边的板凳上坐下,小口的吃起来。

    顾灼已经将背篓放下,顾雅箬将里面的布料拿出来,捧在手里,颇有些得意的对张氏炫耀:“娘,看看。”

    虽然家里的条件以前不是太艰难,也仅限于吃饱穿暖而已,张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布料,一下有些傻眼,伸出手想要摸一下她手里的布料,手都伸到半路了,又怕弄坏似的缩了回来:“箬儿,这……”

    顾英也一手端着一碗水过来,看到布料也是稀罕不已:“大哥,小妹,这布料也太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得意的扬眉:“那是自然,我挑的,那还有错,你也不想想你小妹我的眼光是一般人能比的吗?”

    顾英被逗笑,将手里的一碗水递给了顾灼,另一碗水递到顾雅箬面前:“先把布料放下,把水喝了吧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示意她端高一点,然后低下头,就着她的手喝起水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可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顾英嘴里略显嫌弃的说着,手却抬高,让她更方便的喝到水。

    喝了几大口,嗓子不冒烟了,顾雅箬抬头,嘿嘿笑了几声:“大姐,这水好甜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落,顾英的手抖了抖,碗里剩余的水差点洒出来,瞪眼:“你是不是又把今天卖的银子花完了?”

    顾雅箬躲去了张氏身后,小心的探出头来,嘿嘿笑了两声,还不忘调皮的说:“知我者,大姐也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顾英气的直跺脚:“娘,你管管小妹,家里是真的没有银子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吐了吐舌头,对着她做了个鬼脸,缩回了张氏身后。

    听说银子花完了,张氏也有些心疼,但她自来疼宠顾雅箬惯了,不由自主的护着她说话:“你二妹不是买了这么多布料回来吗?等咱们做好了香囊卖掉不是银子更多吗?”

    “娘说的对!”

    还不等顾英说话,顾雅箬笑着接口,从张氏身后出来,“大姐,我告诉你,等这些布料全部做成了香囊,我给你保证,咱们家少说也能赚个几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顾英瞪大了眼睛,连生气都忘了,不相信的反问:“几十两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几十两。”

    看她不像是开玩笑,顾英不由的信了,端着水碗的手开始发抖,声音也有些不稳:“二、二妹,这、这、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大姐,水要洒了,我还没有喝够呢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着急的提醒她。

    顾英看看她,再看看自己手里的水碗,猛然上前了一步。

    顾雅箬反而吓到了,不由的退后了一步:“大姐,你、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英将水碗端高:“来,大姐喂你喝水,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有些傻眼,看看顾英,又看看顾灼,最后看着张氏问:“娘,大姐这是什么意思,想要灌死我吗?”

    “噗哈哈!”

    张氏和顾灼同时笑出声。

    顾英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。

    院子里回荡着三人欢快的笑声。

    屋内的顾南听了,嘴角也露出了笑意,这样的日子,真好。

    除了大红的布料,剩下的顾雅箬全部交给了张氏,让她裁剪成香囊的样式,而她则拿着那块大红的布料去了顾东家里。

    马氏正在家里缝补衣衫,看到顾雅箬过来,笑着问:“箬儿,找大伯母有事?”

    “我想请大伯母做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马氏有些微愣,张氏的针线活也是不错的,怎么箬儿来找自己做衣服呢,不过也只是心里想了一下,立马笑着问:“箬儿想做什么样的衣服?”

    “内衣!”

    马氏闻言是真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内衣?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。

    马氏抿了抿唇,询问:“什么是内衣?”

    顾雅箬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:“和我们穿的肚兜差不多,只不过更精致一些。”

    马氏明白了,笑着点头:“这个好做,大伯母今日就可给你做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母不必急,等我慢慢的说给你听以后,你再做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做个肚兜能有多难,马氏刚开始还不以为意,可听顾雅箬慢慢的说了以后,心里的惊讶越来越多,直到听完,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拿手在她面前晃动:“大伯母,大伯母。”

    马氏回神,:“箬儿,你说的这、这、这什么内衣,也太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脸色已经红的不像样子了,她长了三十多岁,还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内衣呢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面容,顾雅箬知道她是害羞了,她的反应已经很好了,在来的路上她已经做好了马氏拒绝的准备了,这也是她不敢让张氏做的原因,张氏若是知道了她想要做这样的衣服,恐怕以后一次也不允许她去镇上。

    “大伯母,我今日去镇上的时候碰到了一件难事,恰巧被镇长夫人出手救我,我感激不尽,想要报答她,可您也知道,我们家里连一件像样的东西也拿不出来,情急之下,不知怎的我脑中就出现了这样的内衣,我想让大伯母帮着做出来,一是呢,还了镇长夫人这个人情,二呢,是想着巴结上她这个关系,等以后再遇到什么事情,可请她出面帮忙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解释完,马氏脸上的红晕退下去了一些,第一反应就是仔细打量了她一遍,关心的问:“出了什么事,没有伤到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大伯母放心,只是这内衣还要麻烦大伯母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要做的东西,马氏的脸又红了,但还是点头应下:“你放心,大伯母已经按照你说的做出来,只不过你要多等几天,这样的内衣,我实在不敢当着家里人的面做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点头:“多谢大伯母了,我给镇长夫人说了要用十五天左右的时间,您不要着急,慢慢做,只不过这内衣还有尺寸,我给您说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