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内衣还有尺寸,马氏更加惊讶了,但是和刚才的震惊比起来,已经小多了,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左右看了看,家里没有纸笔,为难的皱了下眉头,随即站起来,对马氏说:“大伯母,你随我来!”

    马氏不知她要做什么,愣愣的起身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顾雅箬到了院子里,找了一个细长的木棍,折下一小节下来,然后就地蹲下,仔细的画出了内衣的形状后,标记好各处的尺寸。

    马氏认真的看着,一一的记在心里,然后闭上眼睛,默想了一遍,睁开眼点头:“大伯母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出身不一般,顾雅箬心里的疑惑在此时得到证实。

    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,擦掉了地上的东西,站起来:“那就麻烦大伯母了。”

    马氏摆手,笑着道:“这只是举手之劳,你这孩子,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看着她的脸色,笑着试探:“其实呀,除了我娘的针线活不如您以外,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我找到了一个挣钱的活计,就是缝制了香囊去卖,我娘和大姐都在忙那些,我才来找大伯母的。”

    马氏的神情微微一愣,随即恢复如常,不但半丝嫉妒的神情也没有,还很替他们高兴:“那真是太好了,这下家里的生活可以改善一点,你娘呀,也不至于那么累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也是微微一笑,接着说:“所以呢,我今日除了让大伯母帮我缝制内衣以外,还想着让大伯带着顾耀哥和香儿姐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自从顾南受伤后,两家的地都是自家打理着,顾东和顾耀连去镇上做零活的功夫都没有了,听了顾雅箬的话以后,马氏的眉头微皱了下,问:“需要帮几天?”

    不是她不同意,实在是家里现在的银钱也紧的很,昨日她看了看,总共不到一百文了,她原是想着过几日不忙了,让顾东去找个活计干,补贴一下家用,因为家里还有两个老人呢,总不至于青黄不接的时候让他们也跟着饿肚子吧。

    顾雅箬还真的一本正经的想了想,皱起小脸摇头:“这个还不好说,也许是几天,也许是几个月。”

    几个月?马氏暗暗都抽了几口气,脸上露出为难之色,看着顾雅箬,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看懂她的神情,顾雅箬已经做好了她拒绝的准备,没想到马氏拒绝的话在嘴里转了一个圈后,又咽了回去,变成了另外一句:“好,等他们回来以后,我给你大伯说,让他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反而错愕了一下,随后笑了,发自真心的那种,语气里带着几分轻快和几分说不明的情绪:“谢谢大伯母!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大伯母不是说过了吗,以后别再说这样的客气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大伯母的,以后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从顾东家回来,顾雅箬抑制不住的高兴,一路哼着小曲回了家。告诉张氏和顾英准备让顾东他们爷儿几个去摘花的事。

    张氏不但没有意见,还非常高兴:“箬儿,你做的对,你爹的腿伤了以后,你大伯和你大伯母将家里的银钱全部拿出来了,给你爹治腿,现在咱们有了这挣钱的法子,自然是要拉他们一把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想的却不止是这些,治疗顾南的腿迫在眉睫,再耽搁下去,真的就要晚了,可现在家里没有银子,她要想办法在短时间挣更多的银子,所以便没有多余的精力跟着上山了,有了顾东三人的加入,既可以缓解一下他们家里的困境,也让自己又多余的时间去做别的事。

    顾东晚上回来,马氏告诉了顾雅箬找他的事。顾东一听,晚饭也没有顾上吃,洗干净了手后,便急匆匆的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箬儿,你找大伯帮什么忙?”

    顾雅箬如实的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听说山上的野花摘了以后晒干了能卖钱,顾东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。有些结巴的问:“箬、箬儿,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还没等顾雅箬点头,张氏笑着说:“大哥,是真的,这些时日多亏了箬儿想出了这个挣钱的办法,要不然呀家里现在是真的揭不开锅了。”

    自己弟弟家是个什么情况,顾东清楚,要不然张氏也不会每天来回走将近四个时辰去镇上浆洗衣服,还给人赔了一百两银子。想到那一百两银子,顾东的眼瞪得更大了,再次吃惊的问:“那一百两银子不会是这么挣来的吧?”

    张氏脸上的神色暗了暗。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接话:“大伯,你想多了,这些个花儿最多也只能卖个几两银子,维持家里的温饱而已,我不是跟您说过嘛,那一百两银子是因为我无意中给镇长夫人帮了个忙,她赏我的。”

    好像是有这么回事,顾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:“大伯记性不好,有些忘了。不过,这满山可都是花儿,我们要全部摘回来吗?”

    要真是那样,花费的时日可不是一天半天的。

    顾雅箬摇头:“不是,只有几种香味比较浓厚的,到时我指给大伯你们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顾东点头,痛快应下,多余的话一个字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“明日一早我带着你顾耀哥和香儿姐过来,地里剩下的那点活,我抽空去干完。”

    张氏张嘴要说给报酬的事,被顾雅箬拦下:“多谢大伯了。”

    顾东摆摆手,心情高兴的大步走了。

    等看不到人影了,张氏才不解的问:“箬儿,刚才不是说好了要给你大伯他们报酬吗?怎么你又不让娘开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是以为过来帮忙的,你现在说报酬的事,他肯定会不高兴的。不如暂时先不说,等我们挣到钱以后分他们一些不就好了吗。”

    想到顾东和马氏的脾气,张氏觉得顾雅箬这样做也好,点了点头,嘱咐她:“你大伯一家对咱们一家人是没话说,你可不能亏待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应下:“那是自然,我们是一家人,等挣到钱了,有我们的一份自然也有他们的一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