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买了半斤糖,买了一罐酒,张氏和顾雅箬来到自己的娘家。

    好久没回家了,张氏心里高兴,隔着老远看到自己家的栅栏门开着,脚步飞快,很快走进院子里,喊:“爹、娘,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屋内有动静,张氏的大嫂(牛氏)先走了出来,看清是张氏母女,脸上闪过不耐,话声也有些阴阳怪气:“哎哟,大姑子,今日是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?”

    张氏的笑意僵在脸上,扯着嘴角,喊了声:“大嫂。”

    牛氏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氏的娘(曲氏)也从屋中走了出来,看到是自己的大女儿,非常高兴,迈着小脚迎上来:“凤花,你们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姥姥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喊人。

    曲氏看向她,看清她的容貌,有些微愣,不确定的问:“你是……箬儿?”

    张氏眼神闪了几下,急忙回道:“娘,是箬儿,看她长得随我,漂亮吧?”

    “漂亮,漂亮!”

    曲氏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:“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张氏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牛氏却暗暗撇了撇嘴,不屑的小声哼了一下,开口打断几人的话:“娘哎,您先别高兴得太早,今日大姑子回来,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呢,要是一会儿找您借钱,您就该哭了。”

    张氏闻言,不由得抓紧了手中得东西。

    曲氏仿佛没听到牛氏的话,拉起顾雅箬的手进屋:“别听你大舅母的话,她呀,就是刀子嘴豆腐心,人不坏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顺便招呼张氏:“凤花,你也进来。”

    张氏挤出一丝笑容,随着走进屋内。

    进了屋内,曲氏拉着顾雅箬不松手,左看右看,上看下看了以后,说:“你出生了以后,差点养不活,后来有个算命先生说,你命里和姥姥家犯冲,不能来姥姥家,所以这些年你娘从没有带你来过,姥姥这是你长这么大,第二次见你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看了张氏有些发虚的面容一眼,笑着说:“原来是这样,我还以为我是爹娘捡来的,不是亲生的呢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落,张氏的脸唰一下白了。

    曲氏却笑起来,连拍了几下她的手:“你这小丫头,乱七八糟的想法倒不少,你娘生你的时候,可不容易,足足生了一天才生下你来,姥姥记得清清楚楚的,所以说谁是捡来的,你也不会是。”

    张氏暗暗松了一口气,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牛氏倚在门框上,也跟着帮腔:“就是,你这小丫头,生下来瘦弱的很,还不如一直老鼠大,没想到现在竟然出落成大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牛氏这比喻,一下子遭到了曲氏的白眼,不过她好像习惯了,也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顾雅箬笑起来,笑脸明媚,光彩照人:“姥姥,大舅母,我小时候那么瘦小呢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我们所有人当时都以为你养不活了,没想到你这小命还挺硬,竟然挺到了现在。”

    牛氏张嘴,想也不想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张氏的娘觉得硌耳朵,立刻呵斥她:“老大家的,怎么说话呢,不会说就别说。”

    牛氏不以为意的翻了个白眼:“娘,我说的是实话,怎么不好听了,想当初要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嫂……!”

    张氏语气急迫的打断她,将手里的半斤糖递给她:“我来的急,没有买什么东西,只在村口的小铺子买了些糖,你放好。”

    牛氏看了一眼,没接,直接开门见山的问:“大姑子,你家里的情况我们都知道,今日你突然回家,又买了东西,莫不是有什么事情吧?”

    张氏的脸色发僵,嘴唇动了动,一时没说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牛氏一看,立刻瞪大了眼,身子也站直了,提高了嗓门问:“还真有?”

    “大嫂,我……”

    张氏刚说了几个字,牛氏伸手做了一个停的姿势:“打住,你别说,我知道,你又回来借钱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猜中了,牛氏急眼了,情绪也激动起来:“别你的,我的,上次妹夫腿受了伤,我们家把该拿的,不该拿的,全拿出去了,家里都掏空了。很是过了一段吃糠咽菜的日子,这刚缓过一点劲来,你又借钱,我告诉你,没有!一文也没有!”

    “老大家的,怎么说话呢,你妹妹家有难处,咱们能帮一把是一把,你这……”

    牛氏一听这话更急了,“娘,你这心眼偏的也太没边了,大姑子家有难处,我们没帮吗?就连准备给大虎说亲的银子都拿出来了,这还不算?”

    顾南出事,自己的两个舅舅家确实拿了银子,可是说连大虎哥说亲的银子都拿出来了,有些过了,顾雅箬笑着插了一嘴:“娘,大舅当时借了我们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这个张氏记得清楚,当即答道:“三两!”

    顾雅箬看向牛氏,笑着问:“大舅母,现在说清这样便宜吗,三两银子就能说成?”

    牛氏心虚的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,后来不知想到了什么,又理直气壮啊起来:“三两怎么了,你们也不是不知道,你大舅没什么本事,我们一家都是土里刨食的人,这三两银子攒了好多年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虽然有夸张的成分,但却是有些事实,张氏的脸涨红的不行,愧意的说:“大嫂,我不知道那是给大虎说亲的银子,要是知道,打死我也不会借的。”

    牛氏得了理,气势高高的,用鼻子眼哼了一声:“你们借了就借了,我也没说什么,谁让咱是亲戚,能帮一把是一把呢,可是,你们不能可着一个人累赘呀,先不说大虎、二虎到了说亲的年纪,就是爹娘的年纪也大了,不也指着我们养呢,我们哪里还有闲钱借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张氏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抿了抿嘴,笑着道:“大舅母说的是,是我们想的不周到,您放心,这银子我们不借了,今儿个就当来走了一回亲戚,你不介意吧。”

    介意,当然介意,你们来不还得吃喝吗?

    牛氏心里想着,嘴上却没敢这样说,自己那口子的脾气倔的很,要是知道大姑子娘俩来了,自己没给她们好脸色,非给她急了不可,强忍着心里的不快,摆手:“你这孩子,说的哪里话,你们来走亲戚,大舅母当然不会介意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加更了,加更了,夸我,夸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