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还没开口,便被堵了回来,张氏知道,今天的银子是借不到了,将手里的东西全部放在了桌子上以后,对曲氏说道:“娘,不瞒您说,我今天确实是来借钱的,既然大嫂说没有,我也不耽搁了,领着箬儿先回去,等哪日有空了再来看您和爹。”

    闺女来了家里,连口水也没喝就要走,曲氏哪里愿意,急忙拉住了她的手:“凤花呀,你们这大老远来了,怎么也得吃完饭再走啊。”

    牛氏本来听张氏要回去,心中一喜,可笑容还没有堆起来,自己的婆婆又说出了留人的话,心里那个暗恨呀,可又不敢表现出来,皮笑肉不笑的开口:“娘,您也真是的,妹夫的腿不方便,大姑子还要回去照顾他呢,你就别强留了。”

    牛氏的话说完,顾雅箬看了她一眼,笑着开口问:“大舅母,你莫不是不愿意我们留下来吃饭吧?”

    心思被揭穿,牛氏的脸色有些胀红,眼神闪了几闪后,心虚的笑了笑:“你这孩子,怎么跟大舅母开这样的玩笑,大舅母什么时候不愿意留你们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叨扰大舅母了,正好,我陪姥姥多说一会儿话。”

    牛氏也就是那么一说,听她真的留下来,笑容立时僵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其实顾南没有受伤以前,牛氏对他们一家人还算不错的,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,家里的顶梁柱倒了,那个家对于自家来说以后就是个累赘了,牛氏是万分的不愿意张氏母女在自家吃饭的,可她又不敢明说,只是脸色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张氏看在眼里,知道怎么回事,张嘴想要劝顾雅箬回去,可顾雅箬已经亲热的挽着她娘的手开始说话了,看她表明了要留下吃饭,张氏无奈,暗自叹了一口气后,装作没看到牛氏的脸色,也跟着坐下了。

    牛氏心里那个气哟,恨不得将这娘俩拎起来扔出去,以往看着挺明白的人,今儿却给她装起了糊涂,这是非得在自己家赖一顿饭了?

    顾雅箬抬头,正好看到她的脸色,嘴角微勾了下,露出嘲讽的笑意,故意的开口问:“大舅母,您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氏母女也看过来。

    牛氏怕被看出端倪,立刻恢复了常态,但话却没有那么好听了,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:“大舅母没事,只是在想中午给你们做什么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外人,大舅母随意一些,你们吃什么,我和娘就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完全一副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口气,牛氏更加的生气了,勉强扯了扯嘴角,道:“你们先说话,我去做饭!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,那脚步声落在地上,噔噔噔的响,好像是在无声的告诉张氏母女,她心里此刻有多么的生气。

    张氏不赞同的看向顾雅箬:“箬儿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,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姥姥,我想陪她老人家多说会儿话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一句话,将张氏要说的话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屋外,牛氏气的头顶都冒白烟了,在院子里溜达了好一会儿,才平复下来心情,眼珠子骨碌骨碌转了几圈后,贼贼的笑了笑,蹑手蹑脚返回屋门口,将上面的大锁拿下来,又去了厨屋,关好门,锁上,将钥匙紧紧的攥在了手心里,招呼也没打一声,走出了院门。

    三人说了好半晌的话,眼见到了中午,还没听到牛氏喊吃饭的声音,张氏的娘坐不住了,催促张氏:“凤花,你去看看,你大嫂做的什么饭,怎么这半天还没有做好?”

    张氏应着声站起来,走出门外,一眼看到了厨屋上的那把大锁,心里沉了下去,抿了抿唇,又回了屋中:“娘,大嫂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察觉到她的神色不对,曲氏脸上的笑容退去。

    “大嫂,她……把厨屋的门锁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曲氏不相信的站了起来,迈着小脚噔噔噔的朝外走,张氏急忙扶住她。

    看到厨屋的门真被锁上了,曲氏气的差点没昏过去。

    张氏慌忙伸手给她顺气:“娘,也许大嫂是出去借东西了,很快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……。”

    曲氏再也忍不住了,气的破口大骂:“我原以为她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,心没有那么坏的,没想到她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,花儿,来,你去拿斧头来,将这锁头给我劈开,我就不信了,我这老婆子还活着呢,轮得到她当家作主?”

    看她着急,张氏万分后悔来家里这一趟,“娘,您别生气,大嫂也许不是那个意思,您听我的,咱们先去屋中坐一会儿,兴许大嫂马上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也走上前来,搀住曲氏的胳膊,帮着劝说:“是啊,姥姥,说不定大舅母马上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厨屋从来不上锁,牛氏却将她锁上了,这分明就是嫌弃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了,曲氏心里明白的很,哪里肯听她们的话,气的甩开两人的手:“你们不劈,我劈!”

    一把锁头好几十文钱呢,要是劈坏了,还要花钱去买,再说了,买锁头事小,要是因此让自己的娘和大嫂之间生了嫌隙,那便是自己的不对了,张氏拦截不住,情急之下,噗通跪在地上,请求:“娘,您别冲动,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这个女儿,从小就懂事,曲氏也偏疼她多一些,看到她跪下,眼眶一热,差点掉下泪来,急忙弯身扶她起来:“花呀,娘听你的,不砸,你快起来!”

    张氏站起身:“娘,千错万错,都是我的错,我不应该回来借钱的,您也别生大嫂的气,确实是我拖累家里了,大嫂对我不满,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曲氏拍拍她的手,声音忍不住有些哽咽:“花啊,咱是一家人,什么拖累不拖累的,等你过去了这个难关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嘴上这样安慰着,曲氏心里明白,顾南的腿治不好,恐怕以后会永远躺在床上了,自己的这个女儿以后的日子会一日比一日艰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