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顾南趴在地上,用双手支撑着地面,拖着伤残的双腿正在用力的往院外爬。妇人哭跪在他身边,边认错苦求边伸出手想要扶他,却被他一次次的挥手甩开。从那满身的尘土和涨红的脸色来看,应该是从屋内爬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两声喊声起,顾英领着俏俏飞快的跑了过去,顾灼也加快了脚步,背着顾雅箬到了两人身边。

    听到喊声,顾南抬头,看见跑到面前的俏俏,停住动作,艰难的抬高一只手,想要抚摸俏俏的头,通红的眼眶溢出了泪水,哽咽着道:“俏俏,别怕,爹在,爹在!”

    而妇人则是一把将俏俏紧紧的搂在怀里俏,哭声里有自责和狂喜:“俏俏,俏俏……”

    顾灼红了眼眶,停下脚步,弯低了腰身,小心的将顾雅箬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顾英也抹起了眼泪。

    看到一家人如此,吴叔和吴婶对望了一眼,吴叔开了口:“顾南大哥,对、对不起,是我们的错,我们不应该迷了心窍,非要抱走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顾南这才看到他们,抹了把泪眼,急切的请求:“大兄弟,我知道你们也不易,请你们再宽限几日,就算是砸锅卖铁,我也会尽快的还你们银子的,至于我的女儿,我不能卖给你们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挣扎着想要坐起来。

    顾灼和顾英见状,急忙扶起他。

    顾南坐在地上,深喘了几口大气,接着说道:“大兄弟,你放心,我顾南说到做到,绝不会赖账!”

    “顾南大哥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,你们家都这样的,如果我们两口子这时候再逼迫你,还是不是人了?这样吧,这五两银子我们也不急着要了,等你们家什么时候过去这阵,手头富裕了,再还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实在是看不下去这种惨状,吴叔咬了咬牙,说道。

    吴婶张嘴要反驳,看着眼前的情形,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顾南没有料到他们会这样说,愣怔了一下后,哽咽着道谢:“谢谢,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妇人泪水涟涟的抬头,听完他的话后,脸上闪过狂喜,也是不住的道谢:“谢谢,谢谢!”

    吴叔摆手:“不用,不用,地上凉,还是赶快扶顾南大哥回屋吧,我们呀,也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,深叹着气往外走,吴婶急忙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顾雅箬走到了两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吴叔脚步顿住,不解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的眼,顾雅箬一个字一个字重重的说道:“你们不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两人不解,互看了一眼,吴叔不安的询问:“什、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会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的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加重了语气解释。

    吴叔明白了过来,苦笑了一下。顾家现如今这种状况,别说短时间内,就是十年八年,也不见得能还得起。又长叹了一口气,什么也没说,绕过顾雅箬走出院子。

    “他爹,进屋吧!”

    等两人走远了,妇人才劝说道。

    顾南没有理会她,吩咐顾灼和顾英:“灼儿,你扶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顾南的双腿已经没有了任何知觉。

    顾英也上前帮忙,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他扶进了东屋里。

    顾雅箬一直站着没动,静静的看着几人的动作。

    安置好顾南,三人从东屋内走出来,妇人看到顾雅箬还站在院中,急忙走到她面前,伸出手:“箬儿,你是不是累了,娘扶你回屋休息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退后了一步,避开了她的碰触,一言不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妇人愣住,似不相信的看着自己扶空的手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眼泪唰一下就流出来了;“箬儿,你是不是也认为娘狠心,将你小妹卖了?”

    顾雅箬不说话,但脸上的神情却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妇人的眼泪流的更凶了:“箬儿,娘也是没办法,你爹伤的重,昏迷了好长时间,娘将能借的都借了,好不容易才求大夫保住了你爹的一条命,可大夫说你爹必须好好养着,要不然、要不然还会有危险的,娘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呀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儿,被他们偏宠坏了,脾气有些大,所以当初借钱立字据时,她才让大儿子跟着,没让这个女儿知道,怕的就是她脾气上来,不管不顾的阻止。那个时候,要是没有这五两银子,当家的说不定就永远醒不过来了。原本这一切,妇人都不想说的,可此时看着她冷漠的表情,妇人心慌的很,不知为何,总有一个感觉,要是不和她说明白了,以后这个女儿再也不会和她亲近了。

    顾雅箬抿唇,不语。

    顾灼走上前来,“二妹,立字据的时候我也在,这事不怪娘,当时我们确实没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想过,小妹被人抱走了,有可能永远抱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终于开了口,声音却有些莫名的嘶哑。

    妇人哭着摆手:“不会的,不会的,娘在镇上找了一个给大户人家浆洗衣服的差事,每日能得十文钱呢,要不是你突然……”说到这,意识道自己说错了什么,急忙改了口:“娘明日就去,我已经给他们说好了,工钱一日一结,一天省下五个铜板,不出五年,我们就可以赎回俏俏了。”

    妇人说的明白,可她没有想过,就他们家里这个情况,一天十个铜板恐怕连肚子都填不饱。

    顾雅箬嘴唇动了动,没有打破她的幻想,转身,大步朝着自己的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箬儿!”

    妇人在她身后恐慌的呼唤。

    顾雅箬的脚步顿了顿,没有回头:“娘,我累了,回屋休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