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三人回了屋子里,一直等到晌午饭过了,牛氏才哼着小曲,心情很好的从外面回来。

    曲氏一直瞪着眼盯着外面,牛氏的身影一出现,她便看到了,腾的一下站起来,快速的走去了外面,质问牛氏:“老大媳妇,你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冷不丁的被喊了一嗓子,牛氏吓了一跳,慌忙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,不满的埋怨:“娘,你这是干什么,吓死我了?”

    曲氏的眼睛里冒着怒火,声音也带着怒意:“我问你,你做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自己没有留在家里做饭,老太太这是急眼了,牛氏早就料到会这样,暗暗撇了撇嘴角后,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了两声:“娘,我这不是看到大姑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想要做点好吃的,可是家里的面不多了,我便寻思着去我娘家要一些,哪承想我回去以后,我爹娘非要留我在家里吃完饭再回来。我想着大姑子也会做饭,我少吃家里一顿也能省下不少,便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牛氏的娘家是隔壁村的,距离黄村也只有三里地,平日里来去也方便,可今日不同,今日里自己的大女儿和外孙女回来了,她这分明是找借口,曲氏更加的恼火了,“老大家的,你心里想什么我知道,你回娘家我也没阻拦,但你为什么锁上厨屋的门?”

    “厨屋的门上锁了?”

    牛氏装作惊讶的样子看过去,看清门上的大锁后,猛的一拍自己的脑门:“娘哎,我那时怕老鼠进去,所以才锁上的,怎么就给忘了呢?”

    说完,又装作着急的对曲氏和跟着出来的张氏问:“娘,大姑子,你们不是没吃晌午饭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曲氏气的身子都开始哆嗦了,这个老大家的,以前没有看出来这么奸猾,今日这是故意给花儿难堪,以后好让她没脸上门了吧。

    “我的错,我的错!”

    牛氏又伸手拍了自己的额头几下,往前走了几步:“娘,您别生气,我这就去给你们做饭。”

    话这样说着,脚步却没有移动半分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一直站在后面的顾雅箬出声,声音如常,听不出任何的情绪。

    牛氏诧异的抬眼看向她。

    顾雅箬对着她微微一笑:“大舅母,对于你今天的招待,我终生难忘,以后我肯定会”好好“报答您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明明是笑着说的,牛氏听完,却从心里冒出了一股冷意,张了张嘴,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顾雅箬已经转向曲氏:“姥姥,我和娘也来了大半天了,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女儿好不容易回家来一趟,就算不是来看她,来借钱的,也不能连顿饭也没有吃上,曲氏心里难受,红了眼眶:“箬儿呀,听姥姥的,姥姥现在就去给你做好吃的,吃过饭你们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容不变,语气柔和:“姥姥,这天色不早了,我和娘正好再天黑以前回去,若是回去的晚了,路上恐怕出个什么意外,那您更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日子不好过,偶儿有劫道的,曲氏即使不出门,也听说了不少,想到她们娘俩要真是遇上了,可真的麻烦了,狠狠的瞪了牛氏几眼后,转身回了屋子里,拿出来八九个铜板,抓起顾雅箬的小手,放在她的手心里:“拿着这些钱,路过村口的小铺时买些吃的。”

    家里的日子不好过,曲氏手里不会有钱,这些铜板还不知道攒了多少时日呢,张氏急忙阻拦她:“娘,不用,我们身上带的有钱。”

    曲氏将顾雅箬的手蜷起:“拿着,只当是姥姥给的零花钱。”

    一口气给了这么多铜板,自己的两个儿子也没有见她这么大方过,牛氏有些不乐意了,张嘴说道:“哎哟,娘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曲氏回头,怒声呵斥她。

    牛氏微张着嘴愣住,不可置信的看向曲氏,进了张家门这么多年,老太太还从来没有这样对她说过话。

    曲氏不再搭理她,回头拍了拍顾雅箬的手:“好孩子,有空的时候多来看看姥姥。”

    “哎!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攥紧了铜板应下,漂亮的大眼睛笑得眯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笑脸,曲氏心里好受了一些,多余的话没再多说,送她们出了大门口,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远处,才转身脚步沉重的朝着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牛氏回过神来,心里不知怎的,不安的很,慌忙在她身后喊:“娘,您先歇一会儿,我马上去给您做饭。”

    曲氏没说话,径直走进屋子里。

    牛氏慌忙拿出钥匙,打开厨屋的门,生火做饭。

    娘俩走到村口,张氏刚要朝着小铺的走去,被顾雅箬一把拉住:“娘,我不饿,咱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张氏的心疼全部表现在了脸上:“箬儿,娘这里还有几个铜板,买些零嘴你先垫饱一下,等到了家娘再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摇头:“不用了,娘,我真的不饿,咱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天已经下午了,多半天没有吃饭了,自己是气饱了,不觉得饿,可箬儿还是个小孩子,正是好动多吃的年纪,哪能不额,张氏以为她是舍不得那几个铜板,想要在劝说几句,顾雅箬先她一步开了口:“娘,快走吧,爹还不知道在家里怎么担心呢。”

    想到顾南,想起来时顾南的话,张氏深深吸了一口气:“好,不买了,咱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心里有气,还是怕顾雅箬饿坏了,张氏回去时走的很快,一个时辰便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顾英和顾香还在院子里继续缝制香囊,听到脚步声,抬头见是两人回来,顾英立刻喊了声:“娘,二妹,你们回来了?”

    张氏应了一声后,走进院子里,径直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察觉到她的情绪不对劲,顾英问已然走到自己面前的顾雅箬:“二妹,娘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中午在姥姥家吃的少,娘心疼了,去给我做些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说谎,眼里有幽光闪过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我滚去码字,下午三点还有一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