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张氏母女走后,牛氏很快做好了一大碗稠乎乎的面条,端到了屋子,对着坐在床上闷声不响,费力纳着鞋底的曲氏,小心翼翼的说:“娘,饭做好了,您快吃吧。”

    曲氏手里的活计没停,没有理会她。

    当时是被张氏来借钱的事情气懵了,牛氏才做出了那样的事,这一会儿冷静下来想想,自己确实做的不妥,但也只是做的不妥而已,并没有太大的过错,俗话说帮急不帮穷,大姑子家有难,自己家已经伸过手了,总不能连自己得家底全给她吧。

    心里是这样想的,但连累了自己的婆婆没有跟着吃晌午饭,确实是她的不对,因此她也放低了态度,陪着小心:“娘,您就别生我的气了,还是把面条吃了吧,您这样饿着,当家的回来,肯定会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曲氏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牛氏没了办法,急得脑门上都出了汗,今日当家的和公公领着两个儿子去隔壁村的财主家做农活,挣些钱补贴家用,留自己在家里照顾婆婆,要是知道她把婆婆气的不吃饭,回来非得大闹一顿不可。

    无论牛氏怎样劝说,曲氏始终没有吭声,自然是那碗面条也没有吃。

    天色将黑,院子里响起脚步声,牛氏心里一慌,看了凉掉的面条一眼,急急忙忙出去了,看是四人回来,神色不自然的打招呼:“你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生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:“今日的活计做完的早,得了工钱我们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从怀里掏出用麻绳串着的铜板递到牛氏面前:“一共是七十个,爹的也在里面了,你去放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牛氏应着,伸手就要接。

    “张生!你进来!”

    曲氏连名带姓的喊自己儿子的声音从屋内传来。

    牛氏吓得手一哆嗦,铜板没接住,掉落在地上,哗啦啦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当、当家的!”

    牛氏的哆嗦声也响起。

    自己的娘还从来没有这样喊过自己,张生正纳闷,看到牛氏的样子,不自觉的皱起眉头:“怎么了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张氏的嘴唇张张合合了好几次,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张生的眉头皱的愈发紧了,盯着她看了两眼,越过她走进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屋内,曲氏已经放下了手里的活计,神色悲凉。

    张生进屋,看清她的神色,再看看已经凉掉的面条,心知出了事,放低了声音问:“娘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曲氏未说话,眼泪已经先流了出来:“生儿啊,娘这心啊,今天被你媳妇挖了一个大窟窿呀!”

    张生一时没明白她话里的意思,真的以为曲氏的心被张氏挖了,立刻吓得魂飞魄散,声音都不稳了,身子扑到了曲氏面前:“娘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待看到曲氏胸前没有血迹时,愣住。

    “娘,这、这、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起来,娘说的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张生愣愣的站好,感觉手脚还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曲氏抹了把眼泪,“生儿呀,今日你大妹来了,你知道你媳妇做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?”

    张生还没有缓过神来,愣愣的问。

    曲氏看向他,眼睛通红:“你把你媳妇叫进来问问吧,让她亲口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娘这样说,肯定是牛氏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,张生也没有多想,扬高了声音喊牛氏:“孩子他娘,你进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牛氏正蹲在地上拣铜板,闻言手又一哆嗦,刚拣好的铜板又哗啦啦掉回了地上。颤着声音回答:“当、当家的,我、……”

    张老汉也察觉到了牛氏的不对劲,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张大虎和张二虎也感到了异常,问牛氏:“娘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娘、娘腿、腿软,起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牛氏颤着声音回答。

    张大虎上前,弯腰用力扶起她。

    牛氏紧抓住他的手:“大虎呀,你扶娘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张大虎没有多想,扶着她进了东屋。

    张老汉也随着走了进去,看到曲氏的眼红红的,看了一眼凉掉的面条,没有说话,沉默的坐在了凳子上。

    看牛氏进来,张生开口问:“孩子他娘,今天你做什么了,将娘气成这样?”

    说实话,牛氏进门这么多年,嘴巴虽然是尖利了点,但还从来没有惹过曲氏生气,所以张生也没有多想,想着不管牛氏做了什么,做的对不对,让她先给自己的娘道歉,让老人把气消了。

    牛氏身子颤了颤,下意识的朝着张大虎的身后躲了躲,结结巴巴说:“我、我、我……”

    张生皱起眉头:“我什么我,家里人都在,你说说到底是惹到娘了?”

    不说是不行了,牛氏咬牙,闭眼,鼓足勇气小声说出来:“我、我将厨屋的门锁了……”

    屋内没有了声音。

    除了曲氏,剩余的三人全部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牛氏又往张大虎身后躲了躲身体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张生带着怒气的声音才再次响起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牛氏的声音更加的小了:“然、然后我回娘家了。”

    屋内响起张生磨牙的声音:“再然后呢?”

    牛氏不敢再回答了,身子全部躲去张大虎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过来!”

    张生直接怒吼,吓得牛氏差点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张大虎听明白了,转身,不赞同问她:“娘,你怎么可以这样做?”

    大姑这么远的路过来,自己的娘竟然连一顿饭也没让她吃,打死张大虎他也想不出,自己的娘为什么这样做。

    牛氏颤抖着嘴唇辩解:“我、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气不过,她、她们……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张生的大手已经打了过来:“你还敢这样说?”

    牛氏尖叫了一声,噌的一下窜去了门外。

    张生气不过,大步追了出去,边走边挽袖子:“牛氏,那是我亲妹妹,没好有赖,哪怕是吃糠咽菜,你也不能这样对待她啊!”

    他的气势凶狠,似要将她打死一般,牛氏吓得在院子里乱窜,恐惧的大声嚷:“你不能怪我,谁让她们又是来借钱的,我们的日子也不富裕,再这样借下去,我们家也要饿肚子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