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张氏和顾雅箬回了家里,并没有告诉家里人今日发生的事,但顾南还是隐隐猜到了,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后,心里更加的自责。想要劝慰张氏几句,却不知该如何说。

    张氏心里也是万分难过,不是因为牛氏没有借给她银子,而是因为自己太思虑不周了,大哥家也不富裕,自己没有经过考虑便跑去借钱,不但惹得大嫂不快,恐怕今日还惹得自己的娘伤心了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心里越发惦记的厉害,吃过晚饭以后,早早的躺去了床上,却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。朦朦胧胧中听到外面有人喊:“妹妹,妹夫,开下门!”

    张氏“噌”一下坐了起来,问同样没有睡着的顾南:“当家的,你刚才是不是听到了有人喊门?”

    顾南隐约也听到了,点头:“好像是,但这大晚上的,谁会过来?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张氏说着掀开被子下床。

    看屋子里没有动静,不顾天黑赶过来的张生和张大虎对看了一眼,又微微提高了声音喊:“妹妹,妹夫,是我,大哥,你们开下门!”

    这次张氏听清楚了,油灯也没点,摸着黑从屋子里出来,月光下,看到篱笆墙外真的是自己的大哥,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栅栏门前,边打开边着急的问:“大哥,您和大虎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,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张生还没有回话的,大虎喊了一声:“大姑!”

    张氏点头算是应下,又着急的问张生:“大哥,你到是说呀,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张生摆手:“没事,家里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张氏刚要再问,顾灼、顾英听到动静,也先后从屋中出来,一一喊人。

    顾南的声音也从屋中传来:“孩子他娘,这大晚上的,有什么话进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张氏应声,急忙让张生父子走进屋内,手脚忙乱的点亮了油灯。

    顾南正费力的想要做起来,张生急忙上前阻止他,“妹夫,你腿不好,不要起来了,我说几句话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?”

    张氏纳闷,是什么重要的话让大哥大晚上的过来要说。

    “大妹。”

    张生喊着人,站起身,从怀中拿出一些散碎银子,“今日的事是你大嫂做的不对,我回去后已经教训过她了,这是三两银子,是家里所有的积蓄了,你先拿去用,要是还不够,就给大哥说,大哥回村里再去借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张氏眼里泛起了泪花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大哥大半夜的过来,仅仅是为了给她送银子。

    晚了一会儿才起身的顾雅箬走到门前,正好听到了张生的话,脚步顿住,立在门外。

    张生将银子放在桌子上,没有多说,道:“你们将银子放好,我和大虎趁着月色还要赶紧回去,明日一早还要去做工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就要往外走,是他心里着急,唯恐妹妹,妹夫和他们之间生了嫌隙,这才连晚饭也没吃,急匆匆的赶过来了,却忘了,这夜深了,人都休息了。

    大虎也转身跟上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张氏挡在他们面前:“这银子我们不借了,你拿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快速伸手拿起桌上的碎银,就要还给张生。

    张生以为她还怪罪牛氏白日所做之事,深深吸了口气,替牛氏求情:“大妹,你大嫂那人平日虽说泼辣了些,可人不坏,今日也是一时想岔了,你不要往心里去,我刚才已经狠狠的教训过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大哥,不怨大嫂,是我的错,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听张氏这样说,张生心里更加的不是滋味,可有什么办法呢,自己只是个没用的乡下人,平日里靠着一身蛮力,给人打点零工,使点大力气也才勉强整个二三十文钱,一个月也攒不下半两银子,大妹家如今的情况,就算自己想帮,也帮不上什么大忙。又深深叹了一口气,道:“你不怪你大嫂就好,否则我以后还真的没脸见你和孩子们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待张氏说话,又接着说道:“这银子我既然送来了,便没有再带回去的道理,你们先用着,能解一时之急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张氏张嘴,想要说银子都借给她们家了,家里怎么办。

    张生摆手:“没有什么可是,大哥别的没有,一身力气是有的,大虎、二虎也长大了,爹的身体也还行,怎么也比你的日子好过。听话,拿着,大哥回去了,再不回去,爹娘该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舅且慢,我有些事还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说着,走进屋子里。

    张生微愣: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顾雅箬调皮的歪了歪脑袋,语调轻快的回答:“我是箬儿,你那很少见面的外甥女啊。”

    张生这下是真的愣住了。在他的记忆里,这个外甥女脾性不好,以往他也来过几次大妹的家里,可这个外甥女都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,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这个外甥女长的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,大舅,是箬儿长得太好看了吗,您都看呆了?”

    看他愣着不说话,顾雅箬笑着问。

    张生回神,脸上露出笑意:“箬儿都长这么大了,这若是在别处,大舅肯定是不敢认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太漂亮了吗?”

    顾雅箬仰着小脸,大眼睛眨巴眨巴的,充满期待的问。

    张生一愣,随即笑着点头:“是、是、是,咱们箬儿太漂亮了,是咱们这十里八村的大美人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得意的仰了仰小脸:“那是,还是大舅有眼光。”

    张生又笑了出来,脸上的忧愁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众人受到了感染,也都嘴角露出笑意,屋内气氛一下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箬儿,你刚才说又是要我帮忙,是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笑完以后,张生问。

    顾雅箬却没有回答他的话,而是问:“大舅,您吃过晚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张生下意识的回答,说完了以后立刻后悔了,急忙改口:“吃过了,吃过了,我和你大虎哥都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三点见

    推好友文《田园娇医:娘亲,爹爹来了》作者:凡云玲

    简介:

    一次上山采药,她手贱救了一个美人儿。

    美人儿醒来第一句话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相思:“……给你做人工呼吸。”

    美人儿第二句话:“我记得你,五年前你强了本王。”

    顾相思:“……”她就说这人有点眼熟吧?

    美人儿第三句话:“我找了你五年。”

    顾相思:“……”帝都离俺们村就十里地,爷您路痴吗?

    美人儿最后一句话:“我知道你给我生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顾相思:“……”您真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,找了一个强了您,还给您生了孩子的女人五年,坚持不懈。